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二十七章 神秘短信

第二十七章 神秘短信

更新时间:2018-08-30 23:32:12

  “游轮?”我靠进椅子里,皱着眉头点了根烟,深深的吸了一口。

  我们生活的这个城市在内陆,离海很远,老八嘎死前说‘游轮’是什么意思?

  最让我纠结的,还是司马楠翻译的另外两句话。

  老八嘎最后喊了一句日本军`国主义的标志性口号,这倒还没什么。我早就怀疑他的身份,他绝不是一个普通的中国农民,真正的身份应该是日本人。

  这听上去似乎很不可思议,可如果像静海说的,老八嘎是僵尸,那就说得通了。僵尸是行尸走肉,‘寿命’比普通人要长得多。

  “你骗我,子弹有问题……”

  我喃喃的把司马楠翻译的第一句话重复了一遍。

  回想起来,我们发现老八嘎的时候,他似乎是有些失控了。可是在我说郝向柔是杜老板的女人时,他明显露出了惊惧的神情。

  也就是说,他虽然因为某些原因失控,但并没有完全丧失理智。

  老八嘎是鬼楼的看门人,对于杜老板,他还是畏惧的。

  可就在郝向柔低声对他说了一句话以后,他就彻底暴走了,忽然就想要咬郝向柔。

  当时老八嘎除了一嘴的烂牙,手上并没有任何攻击性武器,赵奇竟然毫不犹豫的开了枪。

  子弹有问题……

  我向静海问道:“大和尚,子弹能打死僵尸吗?”

  我把手比成手枪状,点了点自己的脑袋:“就是一枪爆头那种。”

  “切,头都爆了,那还不死?”静海翻了个白眼,和窦大宝碰了碰酒瓶,把瓶里的酒喝干,看着我尖声细气的说:“你是说,那个有着黑色尸僵祖的傀儡僵尸被人用枪爆头了?”

  见我点头,他往前凑了凑,喷着酒气低声说:“僵尸不是活人,他们早就死了。所以魂魄也没有什么头七成形,意识回归一说。”

  我下意识的皱了皱眉,一时间不明白他想说什么。

  静海又翻了个白眼:“你这阴倌是怎么当的?鬼呢?魂儿呢?僵尸被打没了脑袋,那他的魂儿呢?你见到他的魂儿没有?”

  我愣了一下,猛然瞪大了眼睛。

  听静海提醒,我终于想到问题出在哪里了。

  我现在对阴魂已经相当敏感了,但在老八嘎死后,我照例替他和那个被害的乞丐验了尸。在那期间,我并没有感觉到屋子里有阴魂的存在。

  小乞丐是新死,魂魄要七天后才能成形。

  可老八嘎呢?他可是僵尸!

  一个恐怖的念头闪现在我的脑海里:

  老八嘎死了……不光是脑袋被枪打爆了,而且魂魄也随之消散了。

  赵奇的那一枪,居然让他魂飞魄散了!

  郝向柔和赵奇在当时的举动,现在想来,怎么都像是事先商量好,配合演出的一场阴谋。

  郝向柔是杜汉钟的老婆,想要老八嘎的命无可厚非,因为老八嘎闯了祸,杀了人,惹得警察找上门了。

  赵奇呢?赵奇为什么要配合郝向柔?

  娟子的话在我脑海中再次响起:

  “白梦蝶让我转告你,要你小心身边的人……”

  吃完饭,我给瞎子打了个电话,说晚上我和窦大宝去他那里睡。

  没想到静海酒气熏熏的说:“佛爷今晚还没有住的地方呢!”

  窦大宝也喝得五迷三道,搭着他的肩膀含糊的说:

  “那还说什么啊?一起去瞎子阿炳家!再……再再打包五十串烤串,回去和……和阿炳一起接着喝!”

  见俩人都喝多了,我也懒得多说。

  到了猪鼻巷,一进瞎子家的门,正歪在沙发里嗑瓜子的瞎子一看见静海就拧起了眉毛,“你怎么把他弄来了?”

  我知道瞎子是真不待见静海,照他的话说就是,这老秃子太势力,眼里除了宝贝就没旁的,正碰上事,老和尚绝对是那种撒丫子先跑,跑之前还不忘把你往前蹬一脚的白眼狼。

  “别一见我就瞪眼,我又不欠你钱!”静海抢过窦大宝手里的塑料袋,在瞎子眼前抖楞了两下,“我不白住你家,咱爷们儿懂规矩,可没空着手来!”

  他涎皮赖脸这么一说,瞎子也没招了。

  不过照我看,瞎子肯答应‘收留’老和尚,应该是看在羊肉串和大腰子的份上。

  窦大宝和静海都是越喝越来劲那种,我跟着又撸了两串羊肉,就回屋睡了。

  说也奇怪,虽然满满的疑惑都快把脑子涨破了,但这一晚我睡得很安生,连梦都没做一个。

  天亮,瞎子在外头敲着窗户喊我起来吃早饭。

  我靠在床头醒了会儿神,随手拿过手机。

  点开屏幕,见有一条未读短信,随手翻开,看到发信人的号码就是猛一激灵。

  这个号码并没有标注,但已经不是第一次发信息给我了。

  上次发给我,是在去陈皮沟的路上,提醒我不要让人搭车。

  这一次,信息的内容依然很短,只有两个字……

  我第一反应是回拨过去,对方却又是关机。

  挂了电话,我看了看短信发来的时间,凌晨1点14。

  我迟疑了一下,发了条短信过去:你是谁?

  “哎!四毛,你咋来了?”院子里突然传来窦大宝的大嗓门。

  我扒着窗户往院里一看,赶紧穿好衣服跑了出去。

  “佳音!早!”我腆着脸冲刚从外边进来的段佳音打招呼。

  昨天我是没喝多少,瞎子和窦大宝、静海却是喝到后半夜。

  段佳音现在和瞎子关系不一般,说白了这和她家没什么区别。

  在朋友家胡天胡地,女主人回来,自然得赔笑脸。

  段佳音看了看我和瞎子等人,又狠瞪了瞎子一眼:“进屋说吧。”

  进了屋,见一桌子丰盛早点,我不禁好奇:“瞎子,你做的?”

  “他哪儿有那能耐啊!”静海把两只手在胸前拍了拍,“我是出家人,不会白吃白住的,你们年轻人睡懒觉,我就一早起来替你们做早点咯!”

  瞎子干咽了口唾沫,含糊的说:“这可都是我冰箱里的存货。”

  “时间紧,赶紧吃早饭。”段佳音随手拿起一只碗,一边盛粥一边对瞎子说:“刘炳,你和徐祸都赶紧把手头的事安排一下,我们马上去重庆。”

  “重庆?”我太阳穴猛一蹦,刚才那个神秘短信的内容就是——重庆。

201802/16/9048_3451071 201802/16/9048_3451071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