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二十八章 蓍草卜卦

第二十八章 蓍草卜卦

更新时间:2018-08-31 19:33:49

  窦大宝忍不住问:“去重庆干什么?”

  段佳音看了我一眼,说:“来之前我替你卜了一卦,你要找的人,应该去了重庆。”

  瞎子见我发愣,走过来揽住我的肩膀说:“是我让佳音帮你起卦的,徐洁不会无缘无故出走,人走了,总要找回来才行。”

  我这才反应过来,感激的看了他一眼,对段佳音说:“谢谢。”

  “应该是我谢谢你才对,如果不是你,我可能这辈子都不会见到我妈。”段佳音微笑道。

  想到娟子,我心里没来由的一动,“你母亲她……”

  段佳音:“她很好,我爸也很好。”

  听说是去找徐洁,窦大宝自然不能落下。

  让人没想到的是,静海竟也说要跟着去。

  瞎子不禁皱眉:“你跟着去干什么?”

  静海眼睛一翻:“和尚我本来就是行走四方的苦行僧,老在一个地方待着,算怎么回事?”

  我们几个相对无语。

  苦行僧?有哪个苦行僧是撸着大腰子猛灌啤酒的?

  我给高战打了个电话,跟他交代几句,然后让他帮忙查一下那个两次发短信给我的号码。

  高战很快就回电话给我,说我给他的那个号码,没有登记身份。

  第二天一早,我、瞎子、窦大宝、段佳音,还有静海和尚一起登上了高铁。

  路上我几次对段佳音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她开口对我说,卜算一门不是万能的,她也只能是按照我的生辰八字,算到我心头所想之人的大致方位。至于徐洁为什么会去四川,去那里干什么,她也是算不出的。

  一路无话,中午火车到站前,窦大宝问瞎子,要不要在网上订宾馆。

  段佳音说不急,等到了再说。

  因为都不愿意吃火车上又贵又坑的盒饭,下了火车,一行人就先在附近找了家饭馆。

  点完菜,段佳音忽然拿起桌上的牙签盒,把盒子里的牙签全都倒了出来。

  见她一根根的数牙签,窦大宝朝一边的服务员看了一眼,低声说:

  “四毛姐,你还小不丁点呢?你这么着,让服务员看见,人家不说你啊?”

  段佳音瞪了他一眼,没说话,低下头继续摆弄牙签。

  静海盯着桌上的牙签看了一会儿,“哟”了一声,搭住窦大宝的肩膀说:

  “小佛爷,她这可不是玩呢,她是在卜卦呢。”

  “算卦?”窦大宝一愕,“算卦不得用算盘吗?用牙签怎么算?”

  静海呵呵一笑:“这你就有所不知了,卜算一门博大精深,推盘问卜,只不过是其中一种而已。这位女施主用的法子,却是比推盘之术还要高明的多。”

  静海解释说,段佳音用的法子,是源自古代的蓍草占卜术,蓍草非是普通草木,按照古人的说法,蓍草和龟甲一样,都是具有预知灵性的。

  取五十根蓍草,意味着天地万物;取出一根存而不用,这一根代表着天地未开合前的太极混沌,大衍之数,遁去其一,也就是太极衍生万事万物的意思。

  继而一变四营、三变成一爻、十八变成一卦……

  见窦大宝听的云山雾罩,静海也没了显摆的兴趣,手一摊说:“总之就是很牛13咯!”

  “噗……”

  我刚喝的一口茶全喷了出来,下意识的看了段佳音一眼,又忍不住看向瞎子。

  不是我思想猥琐,而是这老和尚的话风实在转变的太刁钻。

  他突然来这么一句,让人不自觉的就会想,牛13的不是蓍草卜算,而是段四毛本人。

  她要是牛13,那瞎子……

  我正胡思乱想,段佳音忽然抬起眼,怔怔的看着我。

  “怎么了?”我小心的问。

  段佳音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又看了我一会儿后,摇着头叹了口气,然后才说了一句话:“这趟你一定要小心了。”

  我问她小心什么,她却是不肯再多说,只让我们赶紧吃饭,吃完了直接去丰都县。

  我也知道卜算一门不同于瞎子的故弄玄虚,算门高手能够探知天机,却不能泄露,否则就会遭到天谴。

  段佳音能亲自跟来,我已经很感激了,她不肯说,我也不会追问。

  就像窦大宝在火车上开玩笑说的:“这次是四毛姐带队,四毛姐指哪儿,咱打哪儿。”

  吃完饭,一行人开着租来的车直奔丰都县,段佳音摆弄了一阵手机,让窦大宝直接导航,开去一个叫凤凰嘴的小镇,说她已经在那里定好了宾馆。

  到了凤凰嘴,我和窦大宝都傻眼了。这就是个紧挨着长江边的小镇,和丰都几处著名的景区都不挨着,因此显得有些破败。

  而段佳音说的宾馆,就只是江边的一家民宿旅馆。

  相比我和窦大宝的懵逼,静海反倒是显得有些兴奋。

  照他的话说就是,凤凰不落无宝之地,此地名为凤凰嘴,那绝对是蕴藏宝气的福地。

  我们都知道老和尚贪宝的毛病,也就没当回事。

  一进旅馆大门,我立时就愣住了。

  “耶?大小美女?!”窦大宝愕然的瞪圆了牛眼。

  自从上次东北回来,桑岚一家就都搬回了市里居住。我怎么都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这一家人……

  后来是季雅云告诉我,这旅馆是桑岚父亲的一个老战友开的。董亚茹刚解了降头,桑岚最近心情也不怎么好,所以一家人就来丰都游览散心,顺便桑岚的父亲也来探望一下老友。

  我忍不住长吁了口气,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爷故意玩我,我怎么就和这一家子掰扯不开了呢?

  “汪汪……”

  听到狗叫声,我没来由的身子一颤。

  “肉松!”窦大宝和瞎子同时叫了起来。

  随着两人的叫声,一条黄狗从后门蹿了进来,雀跃的跑到我脚下,围着我可劲的撒欢。

  “徐洁在这儿?!”我感觉嗓子眼发紧。

  季雅云和桑岚对视了一眼,说:“我不知道,我们也是上午刚到。”

  “别撒赖了,赶紧带我们去找小包租婆!”窦大宝急着对肉松说。

  “她不在这里。”段佳音忽然说道。

  旅馆老板,一个肤色黝黑的中年人似乎才反应过来,说:“这狗是头两天从外边跑来的,我看它挺乖的,就把它养下了。”

201802/16/9048_3451559 201802/16/9048_3451559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