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二十九章 泥猫

第二十九章 泥猫

更新时间:2018-08-31 23:34:16

  听了旅馆老板的话,我像是被兜头泼了盆冷水,刚燃起的热切顿时被浇熄。

  “小包租婆肯定不会丢下肉松的,肉松在这儿,小包租婆一定会回来接它的。”窦大宝安慰我说。

  肉松像是附和他似的“汪”了一声。

  我看了段佳音一眼,只能是点点头,“先住下吧。”

  办理了入住,旅馆老板把我们和桑岚一家带到后边,看到所谓的客房,所有人都是眼前一亮。

  不得不说,这老板很会做生意,住宿的客房竟然是一条船。

  当然,船是在岸上的,却濒临江水,人在船上,听着江面水浪,很是有点在江中漂流的意思。

  看到船屋,我突然心中一动。

  老八嘎临死前曾说过‘游轮’,那条神秘的短信和段佳音又同时让我来这里,难道说这旅馆有着什么秘密不成?

  这个想法很快被我自己否定了,这就是一艘旧渔船改成了旅馆客房,房间总共加起来也就二十多间,从船头走到船尾也就几分钟的事,根本和游轮搭不上什么边。

  我用力甩了甩头,强迫自己不去多想,不经意间看到一旁的一间屋子,不由得就是一愣。

  这是一间独立的砖房,就建在船头的位置,占地大概也就五六平米,说不上来是干什么用的。

  我停下脚步,向旅馆老板问:“那间屋子是用来做什么的?”

  旅馆老板笑呵呵的说:“是家庙。”

  “家庙?”我又是一愣。

  对于家庙我还是了解一些的,古代的一些大户人家会在家中修建庙宇,供奉保家的宅仙,以祈求家宅平安,人丁昌盛。

  所谓的宅仙,并不是单一的指哪一路的神明,而是按照各地的风俗不同,供奉什么的都有。在东北通常是供奉胡黄白柳四大家,南方沿海多供玛祖,在江南地区还有供五通神的。总之是按信仰不同,供什么的都有。

  瞎子就跟我说过一个关于宅仙的故事。

  那个故事发生在现代,说是京津地区有户人家,去西藏旅游的时候,偶然在一个地摊上看到一个树根。

  这树根生得奇特,没经过雕琢,却天然生成一男一女的模样,而且这一男一女还似乎是在干那回事。

  这户人家的男主人看到这奇异的树根,当即就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把树根买了下来。

  回到家,竟在院里单辟出一间屋子,把树根供奉了起来。

  他之所以这么做,自然是有原因的。

  因为这户人家几代都是人丁单薄,到了这一代,两夫妻结婚十年,都一直没有孩子。

  而那树根的样子,天生就像是一尊欢喜佛。

  男主人设家庙供奉,一是为了求子嗣,另外也是乞求神明保佑,自己在男女之间的那点事上大振雄风。

  要说这人也是猪油蒙了心,牛粪堵了窍,宅仙哪能是一时心血来潮随便供奉的?

  就在他把树根供上没多久,有一次单位出差,提前一天回来,回到家,就听自己屋里头动静不对。

  房门从里面插着,屋子里不时的传来女人欢愉的哼哼声。

  男人的脸都绿了,这是趁自己不在家,老婆勾了野男人了。

  他当即从厨房拿了把菜刀,要和奸`夫拼命。

  可是踹开房门一看,菜刀当时就吓掉了,人也吓尿了。

  自己老婆确实是光着身子在床上呢,身上也确实骑着个人。可这人的嘴居然有一尺长,嘴外边还呲着两颗巴掌长的獠牙。而且这‘人’从头到脚都黑漆漆的,身上还长满了黑毛。

  这哪是什么人啊,分明就是野猪成了精了!

  猪脸人看到男主人进来,竟是视如不见,只管将女人折腾的死去活来,这才大模大样的下了床,朝着屋外走去。

  等它出了屋,男主人才醒过神来,站在门口,眼睁睁就看着它大摇大摆的走进了自己家的家庙。

  男主人壮着胆子跟过去往里一看,里头哪里有猪脸人的影子。这才明白过来,自己供奉的哪是什么神明,根本就是个邪祟精怪。

  再回到屋里一看,自己老婆身下一滩血,竟活活被折腾死了。

  对于这样沾荤腥的故事,瞎子讲起来一贯是着重YY,讲到这里也就没了下文。

  但有一点,无论故事真假,神明都是不能乱拜的,宅仙更是不能胡请的。

  听旅馆老板说家庙里供着宅仙,窦大宝好奇心起,颠颠儿的跑过去,想看看供奉的是什么。

  我犹豫了一下,也跟着走了过去。

  绕到正对着江水的门口,往里一看,我和窦大宝都是一怔。

  庙里香案上供奉的,竟然是一只泥猫。

  泥猫比脸盆还要大,全然是用黄泥捏塑,并没有烧制上釉,但却形神兼备,活灵活现。只是看上去没有半点猫的温驯,反而有些凶恶狰狞。

  旅馆老板笑着给我们解释,说对于江边的人而言,江里的鱼虾就代表着财富,家庙供奉猫仙,庙门朝着江水,财运就会自动送上门来。

  “狗屁不通!”静海尖着嗓子说道:“财运上门?我看你是嫌自己命长!把这么个肮脏东西养在家里,你非全家死绝不可!”

  “你他妈胡说什么?”旅馆老板立刻变了脸。

  也难怪,就算脾气再好,听老和尚这么指着鼻子咒全家死绝,也得当场爆发。

  我拦住想动手的旅馆老板,摒了摒气,沉声说:“大和尚虽然话不中听,却是实话。这泥猫绝对不是什么好来路。”

  我之所以向他询问这屋子是干什么用的,就是因为无意当中看到屋子外头隐约环绕着一股黑色的煞气。

  现在看到这泥猫的样子,更觉得邪异的很。

  旅馆老板听我这么说,更是火上浇油,用力挥着手要赶我们走。

  最后还是桑岚的父亲劝他先别发火,问他泥猫是哪里来的,供奉了多久,供奉泥猫期间,家里有没有什么不妥。

  “哪有什么不妥?要不是供奉了猫仙,我早穷的喝西北风了。”

  旅馆老板又瞪了静海一眼,才对桑岚的父亲说,泥猫是从三年前开始供奉的。

  那时候旅馆的生意很差,几乎都要关门了,忽然有一天来了个老头,自称懂些风水堪舆之术。

  在老头的指点下,旅馆老板才修建家庙,又通过老头请来这么一尊泥猫。

201802/16/9048_3451641 201802/16/9048_3451641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