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三十一章 不能吃饭

第三十一章 不能吃饭

更新时间:2018-09-01 21:36:24

  郝向柔垂下眼帘,长长的睫毛颤动了两下,淡淡的说:“徐法医,你看上去不像是那么幼稚的人。”

  我笑笑:“我叫错了?”

  郝向柔看了我一眼,回头对赵奇说:“我们去房间吧。”

  赵奇点点头,转眼看向我,刚要说什么,旅馆的大门忽然被人从外边推开了。

  还没看清来人,就先闻到一股浓重的酒气。

  进来的是三个男人,其中还裹杂着一个年轻女人。

  一个瘦猴似的男人一进来就扯着嗓门,喷着酒气喊:“老板,给我们开一间房!”

  我看的皱眉,除了这个穿着花衬衣的瘦猴,另外一个大胡子和一个光头都五大三粗,三个人都是红头胀脸,流里流气的。

  被夹在中间的女人约莫二十四五岁,穿着一身中规中矩的套裙,看上去倒像个白领。

  她明显是喝多了,站都站不稳。

  三个喝了酒的男人,带着一个喝醉的女人来开房,而且只开一间房?

  旅馆老板也忍不住皱了皱眉,“不好意思,没房间了,都住满了。”

  “咋个就没得房咯?”瘦猴眼睛瞪得通红,人站在那里都直打晃,显然是喝醉了。

  “真没得房咯。”老板陪着笑说。

  “别废话,赶紧给老子开房!”大胡子和光头也都跟着咋呼起来。

  “开房?好啊,把你们的身份证拿出来。”赵奇把包放在一边,缓步走了过去。

  “你是哪个?”瘦猴瞪着眼问。

  赵奇习惯性的挑了挑一边的眉毛说:“到底是哪个要开房噻?”

  随即沉声说了三个字:“身份证!”

  “艹!”光头把女白领往大胡子怀里一推,捋胳膊挽袖子的走上前:“这是哪里跑出来的龟儿子……”

  “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你再说一遍?”赵奇把证件举到他眼前,差不多都快贴到他脸上了,“龟儿子说哪个?”

  光头愣了一下,跟着就蔫了,“原来是警官撒。”

  瘦猴这会儿也收起了嚣张,跟三孙子似的过来陪着笑说:“警官……”

  “她是什么人?”赵奇打断他,收起证件指了指女白领。

  “嘿嘿,耍朋友噻……”

  赵奇猛一瞪眼,目光在三个醉酒男人身上扫过,最后落在瘦猴脸上。

  迎上他凌厉的目光,瘦猴忍不住一哆嗦,嘴角抽搐了两下,边往后退边结结巴巴的说:

  “警官,我们都不是坏人,这个小妹儿喝醉了,我们看到她……看到她睡在大马路上,好心送她来噻。”

  说完,一扭脸,拔脚向外跑去。

  他这一跑,大胡子和光头立马也丢下女白领,跟着撒丫子跑了出去。

  赵奇上前扶住女白领,转头对我说:“报警。”

  我看了他一眼,拿出手机。

  “不要……”女白领忽然睁开眼,含糊的说道,“我不要去警局,我不要回家,让我……让我在这里住一晚就好了。”

  说着,打开皮包,将包里的东西一股脑的倒在柜台上,“我有身份证……钱……刷卡……”

  女白领在那堆东西里扒拉了两下,忽然趴在柜台上呜呜的哭了起来:“他不要我了……我到底哪里不好……呜呜呜……”

  “唉,又是个瓜娃子。”旅馆老板摇了摇头,拿过一把房间钥匙,让自己老婆把她扶到后面去。

  赵奇和我对视一眼,也是摇了摇头,然后拿起包,很自然的揽住郝向柔的腰,跟着去了后边。

  回到饭桌,窦大宝忍不住问我:

  “老赵怎么来这儿了?跟他一起那女的是谁啊?”

  我默默点了根烟,浅浅的抽了一口,拿起一瓶啤酒咬开了,一口气喝干。

  窦大宝还想再问,瞎子拦了他一把,说:“你不看电视的?那女的,是杜汉钟的老婆。”

  “杜老板的老婆?”窦大宝瞪圆了眼睛,“那杜路明是……”

  说了半截,他自己也反应过来,“噢,不是原配啊。”

  静海把一片水煮鱼塞进嘴里,边嚼边举着筷子看着另一盘已经为数不多的炸酥肉,忽然嘿嘿一笑:

  “哎呀,我突然很想见见那个人,想看看他有什么能耐,把这里搞得这么热闹。”

  我心里没来由的一打突:“谁?”

  “嘿嘿,还能有谁?”静海斜了回到座位的旅馆老板一眼,“不就是让他供养那只‘猫咪’的财神爷咯!”

  我眼珠微微一转,没再多说,拿起碗想盛饭。

  “别吃饭!”段佳音突然说。

  “怎么了?”愣怔的不止我一个。

  段佳音柳眉紧蹙,似乎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好半天才抬手指了指桌上的酒瓶:“你不能吃饭……你……喝酒吧。”

  “是啊,年轻人,只要不是傻子,都看出你心情不美丽了!人活一世,草木一秋,你总这么憋着,怎么能活的快活呢?正所谓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玩儿他妈的去……”

  静海嘴里说着,扬起兰花指朝着瞎子一指,“啤的不过瘾,快去拿白的来,咱爷们儿今儿不醉不休!”

  人和其他动物不一样的地方,就是会为自己找各种理由,来强调自己的行为是必须的。

  在静海和瞎子的合伙‘围攻’下,两杯白酒下肚,我想起了一切喝醉的理由。

  这一放纵,便不可收拾了……

  “嘎吱……嘎吱……嘎吱……”

  一阵刺耳的声音将我从昏沉中惊醒过来。

  我睁开眼,没来得及看清状况,又本能的紧闭上眼用力甩着生疼的脑袋。

  “嘎吱……嘎吱……”

  刺耳声响连续不断,直刺激的脑仁发颤。

  我终于忍受不住,勉强再次睁开了眼。

  眼前却是一片漆黑。

  “靠!”

  发觉自己还坐在椅子里,四周却暗黑不见五指,我忍不住蹙紧了眉头。

  散场了?

  这尼玛是把我一个人留在饭厅了?

  “嘎吱……嘎吱……”

  奇怪的声音再次传来,我蓦地清醒了大半。

  这种声音我虽然不熟悉,但也绝不陌生。

  声音是从右侧的角落传来的,一下又一下,听在耳朵里,让人有种神经脆弱的都快要崩断的感觉。

  这是指甲抓挠硬物的声音!

  就在离我不远的地方,有人在用指甲挠着什么……

201802/16/9048_3452145 201802/16/9048_3452145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