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三十三章 第五颗‘保龄球’

第三十三章 第五颗‘保龄球’

更新时间:2018-09-02 1:36:44

  门外也是一片昏暗,可相比屋内的伸手不见五指,却胜似白昼与黑夜的对比。

  我顾不得仔细看外面的情形,扭过脸看向身后。

  借着门外透进的微弱光线,隐约就见屋子里就是一间类似饭厅的模样。

  屋子的中间有一张圆桌,而圆桌的周围,除了正对门这边的那张歪倒的椅子,周边赫然散落着好几副白森森的骸骨!

  那些骸骨多数已经零散,身上的衣服还没有彻底腐败,却因为骨架的歪斜散落不同程度的破裂。

  我终于知道,在碰到桌子时,那些古怪的声响都是怎么来的了……

  房间内绝不像先前旅馆的饭厅那么宽敞明亮。阴暗,且透着一股子不同寻常的腐朽潮湿。

  我一边回忆绕着桌子走那一圈时摸索到的事物,一边转动眼珠,看着眼前桌上的情形。

  在黑暗中,我一共摸到几个保龄球似的东西。

  现在,桌上滚落着四颗白森森的人头骨。

  在头骨之间,散落着一副扑克牌。

  不对!

  我抱着欲裂的脑袋蹲在了地上。

  这根本不是饭厅,而是我从没到过的所在。

  我是在恐慌中把这里想象成饭厅,想象着我触摸到的那些头骨是和我坐在同一张桌子上的瞎子、段佳音、窦大宝、静海,甚至我自己……然后才确定门的方位……

  我现在的确找到了出去的门,可我刚才摸到的是五个头骨,现在桌上只有四个……

  “嘿嘿嘿嘿……”

  随着一阵阴鹜的小孩儿笑声,一个球形的物体像是被人踢了一脚,从桌子底下直朝我滚了过来。

  我已经吓毛了,尽管心胆俱裂,却无法做出反应,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东西滚过来,滚到我脚底下。

  我不用做任何判断,那他妈就是颗人头!

  然而,看清这颗人头的大概样子,我不由得愣在了原地。

  人头就在我脚边,离我的脚尖几乎不到一尺的距离。

  我能清楚的看到,她是面朝下,长头发,头发微微卷曲,而且头发竟然是金黄色的。

  “怕什么……刚才摸都摸过了。”我不断安慰着自己。

  我刚才一共在桌上摸到五颗‘保龄球’,现在第五个出现了!它不过是滚到地上,滚到桌子底下去了!

  不对!

  我记得前面四个摸到的,表面都是沙沙的,有点像磨砂的质感。

  摸到第五个的时候……那像是个皮球,可那和保龄球一样,上面有眼儿。

  当时自我安慰、自我催眠……我告诉自己那就是个保龄球。

  我是土鳖,我没怎么去过保龄球馆……我还把一根手指头抠到第五个‘保龄球’的孔洞里,把它提起来晃了晃!

  “冷静!冷静!”

  “瞎子,大宝……静海老丫的绝不会眼睁睁丢下我不管,这是幻觉,是……是他妈该死的灵觉……”

  我不断自我安慰。

  “你,刚才是在找我吗?”一个声音突兀的传来。

  我浑身一激灵,终于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那是一个女人的声音,虽然发音有些奇怪,但我能肯定那是个女人的声音。

  而且,那个声音,就来自我面前!

  “你在找我?!”那个声音再次猛然响起。

  我浑身剧烈一颤,就见面前地板上的人头突然翻了个个儿,把脸翻了过来!

  人头的脸正朝着我!

  我看的真真的,这的确是个女人,而且似乎是个有着一头金发的外国女人。

  鼻梁挺翘,嘴唇宽厚丰润……这是个洋婆子?!

  她是有一头金发,可是‘碧眼’呢?

  她深陷的眼窝里,根本就没有眼珠,而是只有两个被洞穿的、黑洞洞的窟窿!

  极度的惊恐终于压垮了我的底线。

  物极必反,我不知从哪儿来的力气,强撑着踉跄的爬起来想要逃离这恐怖的所在。

  可就在我转过身想要逃走的时候,眼前的情景却让我如坠冰窟。

  就在我的身后,不,应该说是在我身前,几乎是紧贴着我……竟然矗立着一个没有脑袋的身子!

  “啊……”

  我再也控制不住,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尖叫。

  就在我面临这一幕接一幕恐惧的场景,几乎快要崩溃的时候。

  突然,感觉有人拽住我的裤脚,拼力的将我向一旁拉扯。

  我几乎吓得瘫软,这拉扯的力道却又十分的大。

  我只觉身子一斜,就倒向了地面……

  “汪……汪汪!汪汪汪!”

  我蓦地睁开眼。

  猛然转过头,就见肉松正对着我狂吠。

  “呼……呼……呼……”

  我仰面急促喘息了好一阵子,才强撑着汗流浃背的身子从地板上坐了起来。

  “呜……”

  臭烘烘的狗舌头舔在脸上,我渐渐回过神来。

  这根本不是饭厅,也不是……也不是那类似饭厅,桌上散落着扑克牌的房间。

  窗外水浪传来,我的背包就在一旁的椅子上放着。

  这是我的房间。

  我艹,做噩梦?

  想到梦中的情形,我恍然的摇着头。

  那怎么可能是梦……那么真实……

  “嘎吱……”

  惊魂未定间,角落里突然传来一声指甲挠门的刺耳声响!

  “呜……”

  与此同时,肉松夹着尾巴仓惶的钻进了床下。

  “呵……呵呵呵……这是要疯啊!”

  我咬着牙从地上爬起身,想去拿包,手伸出去,却又缩了回来。

  喜子寄身在阴阳刀里。

  他是我兄弟不假,可我不能万事都靠别人呐……

  我挺了挺身子,把两只手抬到眼前,同时屈伸了一下十根手指。

  记得姥爷死那会儿,我怎么说来着?

  那时候我还没认识张喜、孙禄,没认识瞎子他们呢。

  深夜,雷鸣,暴雨。

  董家庄。

  我蜷缩在从小睡到大的床上,蒙着被子哭。

  第二天早上起来,我一个人,一件件的收拾破烂家当,孤身来到都市的钢铁丛林……

  我怕谁啊?

  关键是……

  “我用得着怕谁啊!”

  我咬牙说了一句,随手拿过桌上的烟盒,抖出一根,叼在嘴里点上。

  一手夹着烟,一手拉开了房门。

  门外是长长的走廊。

  挠门声只响了一下就消失了。

  我也不再在意,探出身子朝走廊两边看了看。

  这就是在那艘改成客房的渔船上,估计很晚了,除了江面传来的水声,只是一片寂静。

  我狠狠吸了口烟,“呼……”

  “噩梦而已,别再吓自己了。”

  我喃喃说着,想要回屋。

  可就在转过身的一刹那,蓦地浑身一震。

  就在我房间的房门上,靠近门牌标识的位置,赫然多出了五道手指甲抠出的长长印记!

  “汪汪汪……”

  我惊醒过来,见肉松对着窗口狂吠乱跳,心里莫名一紧,三步并作两步来到了窗边……

201802/16/9048_3452252 201802/16/9048_3452252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