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三十五章 庆幸有你

第三十五章 庆幸有你

更新时间:2018-09-02 23:27:50

  大略看了一遍图纸内容,我心里疑惑到了极点。

  图纸画的并不细致,标注的字迹也十分潦草,像是时间紧迫,匆忙赶画出来的。

  我虽然很少接触船只,可也能看出,图上画的,应该是一艘颇具规模的轮船内部结构。

  老八嘎死前认为自己被骗了,除了宣泄委屈和歇斯底里的大喊军国主义口号,就只说了这么一个词——游轮。

  他显然是想要传达什么讯息。

  现在,赵奇又偷偷将一张轮船平面图传递给了我……

  赵奇和郝向柔来这里,应该和轮船有关。

  可问题是……这艘船在哪儿啊?

  难道是说,我们现在住的船屋隐藏着什么秘密?

  这个想法很快被我自己否定了。

  我们现在居住的船屋,就是由一艘旧货船改的,和图纸上画的船只规模根本不是一个级别。

  一艘船的空间是不会改变的,我并不认为旅馆本身有着怎样的秘密,除了……

  那个被供奉在家庙里的泥猫!

  可那只泥猫就算再邪异,和轮船又有什么关联?

  我拿起手机,盯着点亮的屏幕看了半晌,最后还是放下了。

  赵奇要是方便联络,也不会偷偷把图纸塞到我屋里。

  事实是,见到他和郝向柔一起出现时,我已经隐约想到一个可能。

  赵奇的回归是一场阴谋没错,但却未必是他自愿的。

  他有一个很大的软肋,那就是,一直被裹挟囚困在鬼山阴谋中的萧静。

  我宁可相信他是被威胁,才会替鬼山做事。

  现在眼前的这张图纸,似乎已经证明了我的猜测……

  我将图纸反复看了几遍,收了起来,准备明天一早拿给瞎子等人讨论。

  其余事我也不多想,多想无益,见招拆招。

  本来想安稳的睡一觉,哪知道睡到半夜,外面竟又传来了“嘎吱嘎吱”的挠门声!

  “呵,这是不想让老子消停了!”

  我冷笑了一声,翻身起床,几步来到门口。

  “谁啊?”我冷声问。

  “嘎吱……嘎吱……”

  “你牛13。”

  我也懒得管到底是梦境还是现实了,右手捏起法印,同时左手拉开了房门。

  就在我打开房门的前一刻,挠门声戛然而止。

  门外,并没有人。

  然而,看清外面的情形,我还是不由得呆住了。

  我对船屋的一些细节已经很熟悉了,外面虽然是过道,但却明显不是船屋客房的走廊……

  “谁在那里?”一个发抖的女人声音突然从走廊上传来。

  我心一动,一步跨出门。

  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一看,顿时又是一愣。

  “老板!”季雅云一脸仓惶的跑了过来。

  等她来到身边,我才勉强反应过来,低头一看,她身上居然还穿着睡裙。

  “老板……徐祸,这是怎么回事?这是什么地方?”季雅云有些惊慌的问。

  “呵,我要是说,这是在梦里,咱俩是在梦中相会……”

  一句调侃的话没说完,我就窒住了。

  在和季雅云说话的时候,我的目光下意识的转回到自己的房间,却惊愕的发现,房间里的陈设已经完全变成了另外一副景象。

  原先的客房不复存在,房间里除了靠墙的一个木柜和一张双人沙发,就只有正中一张欧式的圆桌和围绕着圆桌的几把椅子。

  而在圆桌的桌面上,赫然散落着一副扑克牌!

  “艹!”我忍不住低声骂了一句。

  这不就是我昨晚做梦,在黑暗中摸‘保龄球’的那间屋子?

  妈的,做恶梦还连本的?

  错愕间,季雅云突然握住了我的手,颤声问:“这是什么声音?”

  我愣了一下,反应过来,更是惊诧的无与伦比。

  我竟然听到了机械的轰鸣声,还有水浪拍打船身的声音。

  脚下的地板微微晃动……

  打量四周……这分明就是在一艘船上,而这艘船绝不是我们居住的旅馆船屋,而是在水中行进!

  “徐祸,我们是在做梦还是怎么了?”季雅云喃喃的问。

  我朝她丝质睡衣包裹的身子看了一眼,点点头:“是啊,是做梦,你的噩梦,我的春梦。”

  季雅云顿足:“你什么时候能改掉这吊儿郎当的毛病?”

  “好啊,你现在告诉我发生了什么,我马上就改。”我干笑道。

  事实是我现在除了惊疑就只剩下无奈了。

  我根本分不清如今的一切是梦境还是现实。

  现实中,我绝不可能从一个空间转移到另一个空间。

  可如果是梦,季雅云现在几乎整个人都贴在我身上,以男人对女人本能的敏感,这他娘的能是做梦嘛……

  季雅云显然也大体意识到了身处的环境,竟少有的低声吐槽说:

  “本来是陪茹姐来散心,又这样了……我这辈子是不是就跟这些破事脱不开了!”

  “现在该怎么办?”她问。

  我说:“现在?你可以继续抱着我,可等会儿我要是兽性大发,你别躲。”

  季雅云脸一红,放开我的胳膊,却仍是拉着我一只手,嗔了我一眼说:“你就是没边儿!”

  跟着又跺了跺脚,“赶紧想想怎么办吧?!”

  “你先告诉我,你现在是季雅云,还是小雅?”其实从上次季雅云‘本人’出现在阴阳驿站,我就对这个问题很好奇。

  我有预感,‘小时候’的小雅不会再出现了。

  小雅是季雅云分离出的灵识,如果没有消散,那就是和我被顾羊倌分化出的‘小草头神’一样,回归本体了。

  小草头神回归后我并没有感觉到和先前有多大不同,那季雅云呢?

  小雅回归后,她自身又有怎样的感觉?

  “其实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季雅云神情有些茫然,突然,她的眼神一紧,指着前方说:“那里有人!”

  我虽然尽量让自己放轻松,可听到这话,还是紧张地转过头,朝她手指的方向看去。

  就见一个身影一闪而过,隐没在走廊的尽头。

  “是她!”

  “是她!”季雅云慢了我半拍,却和我吐出了相同的两个字。

  我看了看身边已经改变格局的房间,耳听隐隐传来的行船声响,下意识的握紧了季雅云的手:

  “我不知道你这个童养媳到底是哪位大能的安排,可我知道,等我老了以后,想起和你在一起的每一段莫名其妙的经历,我都会庆幸这辈子认识你。”

201802/16/9048_3452696 201802/16/9048_3452696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