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三十四章 纸青蛙

第三十四章 纸青蛙

更新时间:2018-09-02 23:37:50

  因为凤凰嘴江段地处相对偏僻,两岸并没有璀璨的灯火。

  此刻,江面上黑漆漆一片,似乎还笼罩着一层朦胧的雾气。

  然而,透过窗户,就见黑压压的江水中,竟然翻腾着一颗巨大的幽蓝色火球。

  火球大如磨盘,约有三分之二浮在水面上,不断的翻腾滚动。幽蓝的光焰映照水面,犹如魔幻般,让人既觉得叹为观止,又感觉诡异莫名。

  “不对劲,这火球绝不是什么好路数啊……”

  我喃喃说了一句,隐隐觉得刚才诡谲的梦境可能和江水中的奇景有关。

  我想去找瞎子等人,谁知刚一转身,眼前突然猛地一黑,竟完全失去了意识……

  “砰砰砰!”

  “汪汪!”

  不知过了多久,拍门声和狗叫声同时响起,我被惊醒过来,转动眼珠左右看看,才发觉自己躺在房间的地板上。

  想起来去开门,却觉得浑身酸软无力,脑袋里更是像被塞了块铅疙瘩一样,又沉又疼。

  “祸祸,你没事吧?起来了没?”窦大宝在外边问。

  “没事!”我勉强挣扎着爬起来,过去开了门,走到床边一头栽回床上。

  窦大宝走了进来,盯着我瞪圆了眼睛:“靠,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是不是生病了?”

  我歪在床上摇了摇头:“没……没事,昨天喝多了。”

  我忽然想起昨晚昏迷前的情形,急着说:“我门上有什么?”

  窦大宝挠了挠头:“有什么?”

  说着,走过去把门完全敞开,上下看了看,一脸迷惑的看向我。

  我偏过头一看,门上除了房间号,根本没有什么抓挠过的痕迹。

  难道昨天晚上……后来看到的,那也只是梦境的一部分?

  我问窦大宝,昨晚后来发生了什么事。

  窦大宝微微皱眉,说静海和尚不知道发哪门子疯,一个劲的灌我喝酒,还不让我吃饭。

  我后来喝的不省人事,是他把我背回房间的。

  我问他,昨晚有没有发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窦大宝摇头,“我昨晚也喝的不少,一觉睡到大天亮。”

  胡乱洗了个澡,身子总算松快了些。

  来到饭厅,桑岚一家已经在吃早饭,静海也在,却不见瞎子和段佳音。

  “四毛和瞎子炳一早就出去了,说是去逛什么鬼国神宫。”窦大宝说。

  桑岚的母亲、那个女人犹豫再三,走过来说:

  “徐祸,昨天晚上喝那么多酒,该难受了吧?赶紧坐下,我帮你盛碗粥。”

  “我自己来行了。”我说。

  想起昨晚的梦境,我朝她笑笑:“你以后……还是叫我小福吧。”

  女人一怔,随即露出复杂的表情,眼中也隐约闪动泪光。

  昨晚的梦虽然诡奇,但对我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我开始知道,有些事情、有些人不是我想逃避就能逃避的。

  直到傍晚,瞎子和段佳音才从外边回来。

  吃晚饭的时候,段佳音却又一次拦住我,不让我盛饭。

  窦大宝终于忍不住问:“四毛姐,你咋不让祸祸吃饭啊?你想帮他减肥啊?”

  段佳音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静海眼珠转了转,说:“昨晚喝的不过瘾,咱今天……”

  “一边儿去!”不等他说完我就连连摆手。

  段佳音不让我吃饭,肯定是有原因的,老和尚虽然神神叨叨,但多半猜到了她的意思。

  一顿不吃饭没关系,可要再喝的跟昨晚一样断片,那我真受不了。

  窦大宝忽然说:“这赵奇身子骨不错啊,他和那女的可是一天都没出屋了。”

  他把头往桌上凑了凑,压低声音说:

  “你们说,老赵是不是真和杜老板的老婆有一腿?还是说,他们假扮夫妻来这儿另有目的,然后情不自禁,假戏真做,变得真有一腿了?他俩可一天没出屋了。”

  “我看是第二种。”瞎子伸出俩手指头勾了勾。

  “英雄所见略同。”窦大宝一拍桌子,又说:“还有昨天晚上被那仨痞子‘捡尸’的那个小白领,她也一天没露面了,听她那话头,像是被男朋友给甩了,她该不会想不开自杀吧……”

  旅馆老板恰好走进来,边把菜放在桌上边说:“别瞎寻思了,我让我爱人去看过了,那丫头就是喝麻了,吐的浑天黑地的下不了床。我做了暖胃的鱼汤,让我爱人给她送屋里去了。”

  “你良心不错啊。”静海咂嘴道。

  “那就是一孩子,想不开很正常。谁还没年轻过啊?”旅馆老板斜了他一眼,走到桑岚他们那桌去了。

  “孩子?呵呵,就怕是个要命的孩子哟。”静海垂着眼,低声嘀咕道。

  “嗡……嗡……”

  桌上的手机震动,我的心没来由的跟着一蹦。

  拿起来点开,竟然又是那个神秘号码发来的一条短信。

  内容是:凤凰嘴唯民旅社。

  唯民旅社?不就是我们现在的这家旅馆?

  虽然不知道这个神秘人有着怎样的目的,可很明显,他是在指引着我该去哪里。

  只不过,这一次,有段佳音这女神算引路,他的信息来的晚了一步。

  我没再尝试和他沟通,又胡乱吃了几口菜,喝了两杯啤酒,就回了房间。

  打开房门,跟在脚边的肉松忽然“汪”的叫了一声。

  低头一看,就见地板上居然有一个纸折的青蛙。

  我退出房门,退到走道上,往两边看了看。

  瞎子他们还在前头,其它房间也都没有动静。

  我走回房,捡起纸青蛙,顺手关上房门。

  见纸青蛙上透着笔划字迹,我赶紧把‘青蛙’拆开。

  看清上面的内容,不由得就是一愣。

  这居然是一张手绘的平面图!

  看到标注的字迹,我心里砰然一动。

  这是赵奇的笔迹。

  换了昨天,我怕是忍不住就会去找他,最起码也会发信息问他是什么意思。

  可昨晚真实无比的梦境,和在梦中极度恐怖的经历却让我下意识的放弃了冲动。

  我打开台灯,把纸摊平放在桌上,先是拿出手机拍了两张照片,然后才仔细查看。

  “机舱、淡水舱、隔离舱、货舱、舵舱……”

  我越看越惊疑不定,这居然是一张轮船的平面图纸!

  我不自觉的又想起了老八嘎临死前说的话——游轮……

201802/16/9048_3452648 201802/16/9048_3452648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