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四十章 祭江

第四十章 祭江

更新时间:2018-09-04 17:41:29

  “祸祸能有什么事啊?”窦大宝皱着眉头说:“我发现你和四毛还真是绝配,一个比一个能装,有什么话就不能痛痛快快说出来?”

  “大宝!别瞎说。”我拉了他一把。段佳音肯这么帮忙,是因为我最终把她母亲带回了蛟鳞河,这点我早就想到了。至于她凡事都不肯说明,却是算门中有着诸多的禁忌,那着实怪不得她。

  “本来就是,怎么着一到晚上就不让你吃饭了?还有,光说今晚会有事发生,到底什么事,她倒是说清楚啊?”窦大宝兀自没心没肺的抱怨。

  瞎子也知道这货就是心直,只是摇了摇头,没跟他掰扯。

  倒是静海拿腔拿调的叹了口气,似有意无意的说:“人生在世,吃多少喝多少都是注定的,有时候少吃一口,说不定就能捡回一条命呢。”

  我和窦大宝都是一愣。

  想到这几天每天晚上段佳音都拦着不让我吃饭,我隐约有点明白了她的意思。

  窦大宝也不是一味的浑不楞,反应了一会儿一拍巴掌,“还是和尚上路,要是早这么说,不就截了?”

  我和瞎子对视一眼,双双无语。

  听我们几个说话,旅馆老板的女儿,那个叫吕靓靓的女孩儿忍不住说:“你们真有意思,哎,你们都是干什么的啊?”

  窦大宝指了指静海:“他很明显是个和尚;我表面上是开丧葬铺的,其实我是个阴倌。”

  又指了指我:“法医,也是警察的一种。”

  接着指指瞎子:“装逼犯。”

  “我艹!”瞎子气得直翻白眼。

  “这三个草人又是干什么用的啊?”吕靓靓又问。

  随着她好奇的目光,我的视线也转移到床上并排摆放的三个草人上。

  我和静海对视了一眼,静海咂了咂嘴,对旅馆老板说:

  “事出反常必有妖这句话你应该听过吧?事到如今,我就跟你直说了吧,你那家庙里供奉的泥猫,根本不是什么猫仙,而是妖人为了布设邪局所炼的邪物。”

  “怎么会呢?”旅馆老板还是忍不住皱了皱眉。

  静海冷笑一声:“呵呵,三口人做一个梦,在梦里都跳了江,你还觉得不够妖?如果过了今晚,你们一家还有命在,那就去把那泥猫砸烂。佛爷还就告诉你,那泥猫的肚子里至少有五个初生婴儿的头颅!”

  旅馆老板不禁色变,老板娘和吕靓靓更是吓得哭了出来。

  我也是心一哆嗦,五个婴儿的头颅?我不禁想起了在这两晚的梦境中,几次听到的小孩儿声音。

  “当初送泥猫来的人,就是想用五鬼邪术达到目的,至于他到底要干什么,那就不晓得了。”静海一贯干脆的直说道,“这三个草人,是佛爷精心制作,专门替你们一家三口挡灾避祸的。”

  老板一家早被吓懵了,听他这么说,都是再三感谢。

  我和窦大宝、瞎子在一边直翻白眼,草人是我们三个扎的,混合了老板一家三口血的朱砂符箓是我按照鬼灵术的记载画的,这老和尚从头到尾都没插一根手指头,现在倒好,好人全让他做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临近子夜,外边突然传来两下敲门声。

  来的是季雅云,她和桑岚最亲密,现在桑岚出了事,她自然最是放心不下。

  我让她进来,探头往走廊上看了看,忽然记起了一件事。

  回过头刚要把平面图的事说出来,一直趴在地板上的肉松突然跳了起来,对着窗口“汪汪”狂吠。

  我心猛的一紧,几步来到窗口,透过窗户就见黑压压的江面上竟再次出现了那个幽蓝色的火球!

  我下意识的扭过脸,见瞎子、窦大宝等人也都满脸惊诧的看着江中奇景。

  这么多人都看见了,我可以确定,这一次绝不是在做梦了。

  “咦,这可不像是普通的宝气啊!”静海两眼放光的盯着那火球,口中喃喃道。

  “你们干什么去?”季雅云忽然急道。

  转过身,就见旅馆老板一家竟然已经拉开了房门,正向外走去。

  “大宝,瞎子!”我急着招呼两人,跑过去把老板一家三口拉了回来。

  见三人都是一脸的麻木不仁,我连忙从桌上的茶碗里拿出三枚事先准备好的铜钱,让瞎子和窦大宝帮着掰开三人的嘴,分别在三人的舌根下放了一枚铜钱。

  浸泡了符水的铜钱一放进去,三人立时清醒了过来。

  “唔……”一家三口满脸惊恐,却都不敢说话。

  “别出声,把铜钱含在嘴里,千万不要吐出来。”我叮嘱道。

  “好霸道的妖术啊!”静海眉心拧成了疙瘩,像是在思索着什么。

  窦大宝急着说:“不是说他们一家子是祭品吗?现在要不要把草人丢进江里?”

  “你想跟着一起跳江?”静海斜了他一眼,朝着床上的草人挥了挥手。

  也没见他有别的动作,就见三个草人竟同时从床上挺立了起来。

  “靠!草人活了!”窦大宝吃惊的瞪大了眼睛。老板一家更是看的目瞪口呆。

  我看在眼里,也是震惊不已。

  利用术法让草人挺立也不算太难,可让人感觉毛骨悚然的是,用稻草扎的草人脸上,竟然多出了三双暗红色的眼睛!

  那眼睛极小,比正常人的眼几乎小了七八倍,可那的的确确是眼睛。从杂乱的草杆中透出,还时不时眨动一下,透出的红光说不出的妖异。

  静海朝我一使眼色,“开门!”

  我急忙过去把门打开,就见三个草人同时跳下床,竟迈开步子“库嚓库嚓”的向外走去!

  草人经过我身边的时候,我终于看清,埋藏在草人脸上的眼睛,竟似乎是一种怪异的虫子!

  “要不要跟上去?”我问。

  “跟个屁啊,年轻人,别不知深浅,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静海尖着嗓子说道,“待在这里静观其变不是更安全?”

  三个草人像活人一样走上走廊,很快,就走出去到了甲板上。

  透过窗户,就见三个草人竟然像人一样,朝着江中的火球跪了下来!

  那诡异的情景,就和昨晚我在梦里见到的一模一样!

  “我艹,这草人要不是我亲手扎的,我一准以为里头是三个活人!”窦大宝说。

  我看了静海一眼,只觉得这老和尚妖异到了骨子里。

  草人是不会像真人一样走路,更不会自己跪拜的,那里边没有活人,却多半有着我们从未见过,闻所未闻的虫子……

201802/16/9048_3453842 201802/16/9048_3453842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