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四十三章 被杀死的船员

第四十三章 被杀死的船员

更新时间:2018-09-05 19:43:32

  上了船,愈发感受到船体的巨大,虽说比不上现代的钢铁巨轮,但是从规模来看,在历史上的某个时期,绝对可以称得上游轮了。

  老八嘎死前说‘游轮’,赵奇和郝向柔也来了这里,这艘船上到底有着怎样的秘密……

  “乖乖,原来世界上真有幽灵船。”窦大宝四下张望着说。

  “这不是什么幽灵船。”我摇头,“这就是一艘沉船。”

  话一出口,我心里就升起一股难以言喻的诡异感。

  诸如鬼船、幽灵船之类的传说我不是没听过,我相信幽灵船的存在,苍茫浩瀚的海洋中实在蕴藏着太多人类未知的秘密了。

  可眼下我们所在的这艘船,船身、甲板上全都是水藻藓类和水生的寄生物。

  我们每走一步,脚下传来的湿滑感觉和水声都证明,这艘船是长期沉没水底,刚刚才在我们眼皮子底下浮上来的。

  看船体外貌和船上遗留的痕迹,这艘船怕是沉在水下至少上半年了,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令它浮出水面的?

  “少说废话了,抓紧时间,该干嘛的干嘛去!”静海尖着嗓子说道:“你们难道以为,这船会一直浮在水上?”

  听他一说,所有人都露出了悚然的神情。

  船整体浮上来后,并没有继续向岸边靠近,而是随着江流缓缓的朝前漂浮。

  真要是到了江心,船忽然沉了,再好的水性也没有活命的可能了。

  “难怪郝向柔穿着水靠呢,他们早知道会发生什么,提前做了准备了。”瞎子咬着牙说道。

  “别说了,赶紧去找小包租婆!”窦大宝说着就往前走,刚迈出两步,脚下陡地一滑,整个人扑倒在地。

  “我艹!有死人!”他仓惶的爬起来,急着向后退。

  我看了看江面正逐渐减弱消失的蓝色光晕,从包里拿出手电,打亮后朝着他摔倒的位置照去。赫然就见一捆缆绳下露出一个白森森的头骨。

  “船沉了,船上的人当然活不了了,有死人有什么好奇怪的?”静海有些焦躁的说。

  “不对!”我走过去,蹲下身将缆绳拨开些,想看看下面的尸骨。

  突然,头骨猛地一动,竟转了过来,两个黑洞洞的眼窝正对准了我!

  没等我来得及反应,头骨又猛烈的抖动了几下,紧跟着一条身形细长的鱼从头骨的眼窝里钻了出来!

  “靠!”

  看着那叫不出名称的鱼在甲板上扑腾,我紧绷的头皮稍微松弛下来。目光落在和怪鱼一起从眼窝里掉出的一样东西上,犹豫了一下,把那东西捡了起来。

  “那是什么?”窦大宝问。

  “是竹片。”我站起身,把一截两寸多长的竹片在他眼前晃了晃,“这人应该不是淹死的,他的牙齿有好几颗都咬碎了,应该是被竹片插中眼睛,疼死的。”

  “你管他是怎么死的?再不抓紧时间,我们都要掉进江里喂鱼了!”静海不耐烦的说了一句,一跺脚,赌气似的说:“好好好,你们在这里慢慢研究这死鬼吧,佛爷少陪了!”

  说完,竟自顾朝着船舱跑去。

  “和尚!”

  我一声没喊住,静海已经跑进了舱门。

  “这老家伙,只要一提到宝贝就找不着北了!”瞎子皱着眉头说道,转过头冲我一扬下巴,“我们也别耽搁了,抓紧时间找徐洁。”

  “还有岚岚!”季雅云道。

  窦大宝说:“船这么大,我们分头找!”

  我忙道:“别!就这么一把电筒,分开怎么找?”

  事实是我们谁也没想到会突然出现这样一艘船,几乎完全没有准备。水面上蓝光消失,我们仅有的照明设备就只有我一直放在包里的一个手电筒。

  想到那张平面图,我招呼瞎子等人跟我走。

  我没有直接进船舱,而是径直来到船头,推开了驾驶舱的门。

  看清里边的情形,季雅云不由得惊呼出口:“死人!”

  我看了看仰躺在船舵前椅子里的尸骨,低声说:“他应该是当时掌舵的船员。瞎子,大宝,找找看有没有照明的东西。”

  瞎子和窦大宝答应一声,分头在船舱里搜寻。

  我本来也想跟着一起找,可不知道为什么,从见到甲板上那具尸骨开始,我就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我下意识的走向船舵,这具尸体也已经腐烂成白骨,但身上的衣服还没有完全腐朽。

  看衣服和身形,这应该是个外国人。

  看到尸骨正面,我不由得一怔。

  尸体心口的位置,竟赫然插着一根木钉!

  我仔细看了看尸体,将木钉拔了出来。木钉约莫七寸多长,十分粗糙,但却很尖锐。

  瞎子和窦大宝翻了一阵,都没找到可以照明的东西。

  我见船舵的一侧有扇柜门,下意识的走过去用力拉了拉。

  随着“吱嘎”一声刺耳的声响,铁皮柜门被拉开,里面除了一些杂物,竟然还有两盏手提式煤油灯,和半铁皮桶的煤油。

  我说:“不管什么时候,驾驶舱里的应急设施总是比其它地方要充足的。”

  瞎子和窦大宝各自点燃一盏煤油灯,说现在可以分头去找了。

  我摇了摇头,把从尸体上拔出来的木钉给两人看,“尸体的颈骨有横向裂痕,木钉直插入心脏。他应该是被人从后边勒住脖子,用木钉扎死的。”

  “一个被竹片插爆眼睛,一个被木钉插死……怎么这么奇怪啊?”瞎子蹙着眉头喃喃道。

  “最奇怪的不是他们为什么会被人杀死,而是这艘船当时是怎么沉的。如果船体受到无法修补的损毁,现在又怎么可能浮上来?”我边往外走边说,“总之我觉得这艘船古怪的地方太多了,从现在开始,我们四个都不能分开。”

  走进主舱室,一股潮湿腐朽的气味扑面而来。

  窦大宝提着煤油灯四下照了照,说:“这里去上面的楼梯木板都烂了,只能看看有没有别的楼梯能上去了。”

  “先不用想着上去,上面的两层应该是客舱,水下暗流很大,上面的东西又或者尸体,不被暗流卷走也应该破坏的没样子了。”

  说到这里,我心口忽然一真发闷,我按住胸口,心里却是一喜:“桑岚!她果然在这里!”

201802/16/9048_3454507 201802/16/9048_3454507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