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四十五章 第二扇铁门

第四十五章 第二扇铁门

更新时间:2018-09-06 1:43:52

  转盘显然最近被转动过,虽然沉重,我和窦大宝两人合力,还是缓缓将转盘转动。

  “咔嚓”一声,几人都是一喜:“开了!”

  推开沉重的铁门,一股更加浓重的腐朽味道扑面而来。

  突然,我的手电突如其来的熄灭了。

  与此同时,我浑身涌起一种无法形容的异样感觉。

  “没电了?还好有油灯。”窦大宝把煤油灯往上提了提。

  借着灯光,我突然就看到在他身后不远处,贴墙站着一个人影。

  “谁?出来!”我厉声道。

  窦大宝和瞎子都是一惊,双双转过身。

  灯光的照射下,暗处竟同时走出来三个人。

  “哎呀,小佛爷,你们这么厉害,居然把这铁门打开了!”静海拍着手,迈着小碎步走了过来。

  另外一男一女,却是赵奇和郝向柔。

  我愣了一下,反应过来,这三个家伙都鸡贼到姥姥家了,这他妈是把我们几个当先头兵,他们捡现成的了。

  郝向柔和赵奇一起走了过来,郝向柔面无表情的看着我说:

  “话不多说了,我想你们应该也知道我们没太多时间,一旦戴文号漂出凤凰嘴,任凭你们水性再好,也都不可能活着上岸。我不知道你们来这里是什么目的,总之我们互不相干。”

  “戴文号?”我盯着她问。

  这女人和初次见面时的判若两人,一身紧身水靠将她挺拔健美的身材彰显无遗,盘起的发髻更衬托出她表情的干练和果断。

  同样是里边穿了一身水靠,外边套了件夹克的赵奇朝我扬了扬眉毛:“还问什么啊?该干嘛干嘛吧。”

  郝向柔没再理我们,而是反手拿出个手电,按下了开关。

  然而,手电却并没有打亮。

  赵奇脸色微微一变,也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小巧的强光手电,却同样没能够点亮。

  “看来你们准备的也不怎么充足嘛。”窦大宝提着煤油灯晃了晃,“先说好,互不相干可以,你们可不许跟着我们。”

  接着又狠狠瞪了静海一眼,“你也一边儿玩去!”

  静海嘿嘿一笑,竟厚着脸皮装没听见。

  郝向柔看也不看窦大宝,反手从身后的背包里摸出一根荧光棒,用力一掰,立刻亮起了荧黄色的光芒。

  赵奇同样是拿出了荧光棒,冲我笑笑,跟着郝向柔走进了铁门,经过我身边的时候,就感觉他另一只手往我怀里塞了什么东西。

  等两人进了铁门,拿出来一看,居然是三根荧光棒。

  “快走,别让他们抢先得了宝贝!”静海大叫一声,第三个跑了进去。

  瞎子朝我点点头:“走!”

  我回过头,朝着长长的走廊看了一眼,总觉得铁门打开的那一刻,船上似乎起了某种变化。这种感觉无法琢磨,也只好先跟着进去了。

  铁门内的空间很小,转过铁门,就见门后是一条通往下方的阶梯。

  瞎子拿出寻龙尺,提着煤油灯第一个走了下去。

  我边跟着往下走,边把赵奇塞给我的荧光棒分别给了季雅云和窦大宝一根,剩下一根收了起来。

  “祸祸,你不觉得奇怪嘛,这么大一艘船,怎么就上面那几个船员呢?其他人该不会都被水冲走了吧?”瞎子低声说道。

  “没,没有。要是没猜错,其他人应该都在下边。”

  “下边?”瞎子一怔,回过头看着我,“下边应该是动力机械舱吧?”

  “有人。”看了看季雅云,低声说:“下面应该有很多死人。”

  从进入船舱,就一直被腐败潮湿的气味包裹,直到这时,我才在空气中闻到一股不同于先前的味道。

  味道明显是从楼梯下方透出来的,那分明就是沉沉的死气!

  转过楼梯拐角,瞎子突然停住脚步,弯腰捡起一样东西,借着灯光看了看,回手把那东西递给了我。

  “又是木钉!”我眉心拧出了疙瘩。

  瞎子捡起的同样是一根七寸左右长的木钉,和先前我在驾驶舱从尸骸上找到的那一根相似,唯一的不同是,那根沾染了深色的污迹,应该是木钉刺入船员身体时浸染的血迹。而瞎子捡的这一根,却是没有污迹的。

  再往下走,楼梯上竟散落了更多的木钉。

  季雅云见我一直拿着根木钉眉头紧锁,也捡起一根看了看,忽然转头对我说:“这些应该是没用过的。”

  “没用过?”我脑子里的某根神经没来由的一蹦。

  “我靠!”不等我再想,瞎子和窦大宝就同时倒抽了一口冷气。

  等我和季雅云下到底,看到眼前的情形,我同样是倒抽了一口气,季雅云更是低呼一声把脸埋进了我怀里。

  我们下来的阶梯十分狭窄,应该是供船员上下的通道。

  直到下到底,转过身,才看到眼前的地板上竟堆积了大量的骸骨。

  不说堆积如山,但一眼看去,尸骸怎么都有百十具了。

  见季雅云吓得魂不附体,我只能是用力紧了紧她的肩膀,“你被鬼搞那么多次,也该见怪不怪了。别怕,有我在,没事的。”

  窦大宝朝地上啐了一口:“静海老秃驴又他娘的跑没影了!”

  话音未落,就见前方忽然闪出一道荧光,静海出现在尸骸另一端,朝着这边挥舞荧光棒:“快过来!”

  我对这见利忘义的老和尚已经没了信任,只是一心想要找到徐洁和桑岚。

  我没理静海,而是看向了肉松。却见这单身狗也似乎有些犯迷糊。

  唉,船上到处是潮湿腐朽的气味,如今再加上上百具尸骸散发出的死气,就他妈是警犬也早迷了鼻子了。

  我只能是和瞎子、窦大宝对了个眼色,示意两人小心,揽着不敢睁眼的季雅云,淌着地上的死人骨头朝对面走去。

  到了跟前,还没开口问静海,就听一扇门里传出赵奇的声音:“徐祸,快过来帮忙!”

  那是一间不知道干什么用的舱室,没有门扇,但在舱室的角落里,居然有一道和上面那扇铁门几乎相同的带转盘的铁门。

  “快帮我把这扇门打开!”赵奇抹了把汗说。

  我快步走过去,看了看转盘,问他:“先前上面有手印吗?”

  赵奇一怔,摇头,“时间这么紧,我哪顾得上看有没有手印?”

  我皱了皱眉,也顾不上多说,和他一起用力转动转盘。

  和先前那扇门不同,这转盘插销似乎是很久没被开启过,我、赵奇,加上窦大宝三人合力才将转盘转的松动。

  铁门刚被推开一道缝隙,就感觉一股气流呼啸着从门缝里钻了进去。

  随着铁门缓缓打开,原本漆黑的舱室内,竟猛然亮起了火光。

  看清门后的情景,所有人都惊呆了。

  这间舱室至少有两百平米,然而这并不是什么货舱,也不是机械舱,反倒是更像一间富丽堂皇的会客厅。

  舱室周围是一圈的古代条案,每个条案后,竟都盘坐着两名穿着古代衣服的女人!

201802/16/9048_3454709 201802/16/9048_3454709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