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四十六章 木甲艺伶

第四十六章 木甲艺伶

更新时间:2018-09-06 17:46:51

  看清门后的情景,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郝向柔同样一脸震惊,显然事先也不知道会是这样的场面。

  “这些美女都是清朝的?”窦大宝喃喃道,“她们是活人还是死人啊?”

  我和瞎子对视一眼,一时间都不知道如何开口。

  条案后的女人清一色穿着清朝宫廷服饰,虽然说不上国色天香,但也都姿容不俗。她们每个人都拿着一样乐器,长笛、琵琶、竖琴……似乎一直等待在这里,为进入这间大厅的人演奏优美的乐章。

  然而最夺人眼球的,是正对铁门的所在。

  同样是一条长案,却比两边的要大了一倍。而这条覆盖着黄色锦缎的长案后,却只有一个女子。

  和其他女子不同,这女人身上穿的衣服明显不属于清代,而是一身朴实的灰色粗布裙衫,怀中也没有乐器。

  可比起其他女子,这女人的容貌却是艳丽了数倍。

  瞎子看了看四周,低声说:“这里没有进过水,而且一直是封闭的。门开的时候外面的空气流进来,才把这里的长明灯引燃的。”

  长明灯!

  我心里猛一动,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静海。

  倒不是说老和尚有什么动作,而是听瞎子说到这里灯火自燃的原因,我一下想到了不久前在东北进入过的蛟龙附凤局。

  进入铁门后的感觉,竟然和当初进‘妃子墓’时的感觉出奇的相似。

  “难道这里是墓室?”我脱口道。

  “这些女乐师都是殉葬的人?”窦大宝悚然瞪圆了眼睛。

  他忽地指了指靠近铁门的一张条案,“那张桌上好像少了一个。”

  顺势一看,果然就见那条案后只坐了一个女子。

  我已经被突然冒出的想法弄懵了,哪还顾得上数人头。听说过天葬、海葬,甚至是悬棺、树葬,从没听过有谁把墓室造在船上的。可这里给我的感觉,却又和在墓葬中出奇的相似。

  瞎子看了我一眼,从包里掏出了罗盘,低头看了一眼,表情立刻变得古怪起来。

  瞎子说:“罗盘失灵了!”

  “喂,你干什么?小心点!”赵奇忽然说道。

  顺着声音看去,就见郝向柔已经径直走到了中间的那张条案前,正俯身查看条案后的女子。

  我也忍不住走到一边,想要弄清这些女人究竟是怎么回事。

  与其说这是活人,反倒更像是蜡像,只是这些女人的身体肌肤表面并没有蜡质的光泽。

  我盯着一个怀抱琵琶的女子看了一阵,没看出端倪,就想伸手去摸一摸她的脸颊,甚至是有些荒诞的想要探探她是否还有鼻息。

  但就在我伸出手的时候,不经意间,看到这女子手腕处的衣袖上有一片污迹。

  我被这片污迹吸引,下意识的多看了两眼,看清一个细节,我瞳孔不由得猛一收缩。

  这女人的手上同样沾染着黑色的污迹,除此之外,她的手心里还有一道摩擦出的痕迹。

  正是因为这道痕迹的颜色和污迹对比太过鲜明,所以我脑子里立刻闪出一个无比恐怖的念头。

  我深吸了口气,定了定神,仔细看了看女子的脸,把手伸向她竖起的旗装领口。

  拉开领口,顺势往里一看……

  “祸祸,你不是吧?她们可都是死人。”窦大宝在背后说道。

  “死人个屁!”我觉得自己的嗓子都走音了,急慌慌的往后退。

  因为惊慌,两脚一绊,差点没一屁股坐在地上。

  “怎么了?”瞎子过来扶住我问。

  我抹了一把脑门上的冷汗:“这些不是人,是木偶!”

  “什么?!”一直眉头紧锁的静海倏然瞪圆了眼睛。

  “这些女人都是木头做的,她们的手上有血,那些船员都是被她们杀死的!”一句话说出来,我就感觉浑身的汗毛根都在往外冒寒气。

  木头做的人没有灵魂,怎么可能杀人?

  可是,从木偶衣袖和手上沾染的血迹,还有手心摩擦的痕迹来看,我脑海中几乎浮现出一幅清晰的画面。

  一个酷似真人的木偶,无声的来到一名船员身后,将手中的木钉出其不意的狠狠插进了他的眼睛!

  静海和尚眼珠快速的转了转,露出了骇然的表情:“难道是……木甲艺伶?”

  他猛地抬起眼,大叫道:“别碰那口棺材!”

  棺材?

  我猛一吃惊,回过头,就见郝向柔已经揭开了正中那张‘条案’上覆盖的锦缎。

  这时我才看清,锦缎下并非是条案,而是一口偌大的原木棺材!

  “找到了!”郝向柔兴奋道,“赵奇,快过来帮忙把棺材打开!快!”

  “呵呵……呵呵呵……”

  她的话音未落,棺材后的那个女人竟突然发出一阵讥笑。

  “啊!”

  郝向柔被这突如其来的声响吓得一声尖叫,踉跄着跑了回来。

  窦大宝下意识的退后了一步,“那个……那个女的不是木偶?她还活着?”

  刚说完,就见原本一动不动的女人忽然抬起一只手,在棺材上轻轻拍了一下,“啪!”

  我心跟着一颤,隐约有种大难临头的感觉。

  紧跟着,女人的另一只手也抬了起来,同样是在棺材上拍了一下。

  “徐祸……”季雅云忽然拉了拉我,指着一边颤声说:“你快看……”

  顺着她手指的方向一看,我浑身的血顿时都凉了。

  先前那些低垂眼帘,酷似真人的木偶,此刻竟然全都睁开了眼睛,缓缓转动眼珠,朝着我们看了过来!

  下一秒钟,木偶竟各自拨弄吹奏起手中的乐器。

  我的神经本来紧绷到了极限,可是当听到第一下弦音,就感觉像是被打了超剂量的麻药般,瞬间松弛下来。

  突如其来的放松让我的意识短时间内变得有些昏沉,可随即我感觉到左手里还握着一只有些发凉的小手。

  是季雅云。

  不好,中招了!

  我蓦地惊醒过来,将舌尖抵进牙缝,同时奋力张开了眼睛。

  我本来是想咬破舌尖的,可睁开眼就看见,赵奇和郝向柔竟然已经跑到那口棺材旁,正合力将棺盖打开。

  “别碰棺材!”我大声道。

  但为时已晚。

  棺材似乎并没有钉死,就在我出言阻止的时候,赵奇和郝向柔已经把棺盖掀到了一边。

  赵奇朝棺材里看了一眼,却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置信的情形,猛地瞪大眼睛倒抽了口冷气,然后就见他抬起头,眼神复杂的看向了我。

  半晌,他缓缓说道:“是徐洁。”

201802/16/9048_3454993 201802/16/9048_3454993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