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五十一章 骷髅赌桌

第五十一章 骷髅赌桌

更新时间:2018-09-08 3:50:07

  我看了看赵奇举在手里的荧光棒,再看看四周黑漆漆一片,这荧光棒竟是此刻唯一的光源!

  “你该不会还想在现在问我问题吧?”荧光下,赵奇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我摇摇头,“赶紧走!”

  我心中的疑问实在已经累积如山,可眼下的境况是,宁可捕捉星火般的灵光一线前进,也绝不能停留思考。

  相比对赵奇的疑惑,我更加担心一点。

  瞎子、季雅云都不是粗心大意的人,窦大宝也是粗中有细,怎么就会忽略了一点——他们走了,我和赵奇手中就没有现成的光源了?

  只能说是,在木偶笑声停止的那一刻,我们都以为摆脱了诡异的迷幻,可事实是,我们可能都未曾从梦境般的迷幻中走出来!

  “你身上还有没有什么照明的设备?”赵奇边举着荧光棒往前走边问。

  我反手拉开背包,拿出荧光棒插进腰里,“还有你先前给我的这一根。”

  “那还好,总算有的一拼。”

  赵奇点点头,在一扇门前停了下来,回过头来看了看我。

  我伸手在标识牌旁的抓挠印上摸了摸,甚至还弯曲指甲,顺着轨迹轻轻往下挠了一遍,向他点头:“就是这间屋。”

  赵奇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但就像先前一样,异样的神色总是瞬间即过,取而代之的就是果断。

  他抬手推了推门,推不开,立时抬起脚狠狠朝着门上踹去。

  “砰……砰……砰……”

  四周的墙壁和地板都随着震颤,可门却怎么都踹不开。

  兴许是他突然而来的狂暴引发了我竭力压抑的情绪。我左右看看,见斜对面有一扇木板小门,上去一脚踹碎。

  一望而知,那竟是一个原始的储存消防救援工具的隔层。

  我抓起一柄消防斧,转过身,朝着那扇门上狠狠劈了过去。

  “砰!”

  一声巨响,木门被斧子砍出一个洞。

  赵奇缓缓向后退了两步,斜眼看着我,不自觉的在脑门上抹了一把。

  连着几斧子下去,门被砍出一个大窟窿。

  我还想再砍,被赵奇一把拽住。

  “行了,省点力气就能多一分活命的机会!”他甩开我,凑到斧子劈开的洞口,就着荧光往里看去。

  “把斧子给我!”他肩膀明显一耸,头也不回的向后伸出手。

  我喘着粗气,把斧子把塞到了他手里。

  他把荧光棒咬在嘴里,用两手举起将近一米长的消防斧,把前端从洞口续了进去。

  斧子头下垂,他两手攥着斧子把,脑门青筋暴`露,从喉咙里“啊”的一声低吼。

  门后传来一声重物倒地的声音,从声音判断,应该是他以一种艰难的姿势,用斧子砸开了顶住门的东西。

  那姿势本就难以发力,所以他并没有将斧子抽回来,而是松开手任凭斧子掉在房门后。

  就在斧子落地,发出“咚”一声的同时,他嘴里的荧光棒骤然熄灭了。

  “砰……砰!”

  随着两下门板撞击硬物的声音,赵奇在黑暗中低声道:“快上亮子!”

  我赶忙从腰里抽出荧光棒,用力掰了一下。

  光亮再起,赵奇又抬脚在门上狂踹。

  每踹一下,门便张开一些。

  当房门被踹开不到二分之一的时候,赵奇停下了动作。

  而我在他身后,借着荧光看清门内的情形,也全然呆住了。

  正如梦中所见,狭小的舱室里除了靠墙的两张沙发,就只有当中一张圆桌。

  率先映入我眼帘的,是桌面上的四个骷髅头。那正是我在梦里极度黑暗中触碰到的四个‘保龄球’。

  而这四个‘保龄球’中间的桌面上,散落着一副陈旧的扑克牌。

  每一个骷髅的临近,都有一副连带的骸骨歪斜在桌旁的椅子里。

  这情形看上去确然诡异,但却不难想到一副画面。

  这艘船沉没的前一刻,有四个人正在这间屋子里打扑克。

  可船都要沉了,这几个赌鬼为什么还坐在桌旁?

  他们难道赌到忘形,没发现沉船的迹象,最终沉迷其中,死在了赌桌上?

  赵奇向后退了两步,转过头,表情显得有些古怪,但仍是很快就表面恢复如常,向我问道:“那个就是你要找的人?”

  我一怔,看了他一眼,没有多问,拿着荧光棒走上前,心中稍一犹豫,就将荧光棒扔进了门里,同时用尽力气,狠狠一脚将舱门踹的大开。

  我终于看清了舱室中的全貌,却也再一次僵立原地。

  圆桌上不止四个赌鬼,还有第五个。

  只是这第五个参赌的人,刚才被门框遮掩,我没有看到。

  这时我看的分明,在被遮挡的那把椅子上,赫然坐着一个穿着白色T恤、黑色牛仔裤的女人。

  那女人的打扮虽然还算青春,但侧脸面容却似乎近四五十岁的样子。

  女人僵坐在桌旁,右手中还捏着几张摊开的扑克,人却是一动也不动。

  我用力吞了口唾沫,脚步虚浮的向前走了两步,口中喃喃道:“徐……徐洁……”

  赌桌旁的女人没回应,但我看的真切。

  她的样子虽然不同于我熟悉的徐洁,可这副临近垂暮老年的容貌我却是见过的。

  那一次是在老鳖山……在冰层里……

  她就是徐洁!

  她没有喝鸡血吗?还是活鸡血已经失去了作用?她居然又变成了这副衰败模样……

  “徐洁!”我又喊了一声,再也忍不住,就想要跑上前。

  赵奇突然一把揪住了我的后领。

  “你干什么?”我怒道。

  “你还没看出不对?”赵奇厉声道:“我问你,你做梦的时候来到这儿,看到的情形和这里有什么不一样?”

  我猛地一愣。

  有什么不一样?

  这里和梦中看到的,除了多出了‘中年徐洁’,几乎就没有区别啊!

  赵奇粗暴的将我拽回到他身边,低声在我耳边快速道:

  “仔细想想,肯定有不一样的地方。不要意气用事,否则不但你要找的人会永不见天日,你也会死在这儿!”

  我环视一周,回过头和他对视一眼,猛地双手抱头蹲了下来。

  我没有完全丧失理智,相反,而是一直有种找寻不到关键的彷徨迷离。

  可是任凭我绞尽脑汁,也实在想象不到,关键在哪儿?是什么让我们有着这一连串似梦非梦、又似梦中梦般的奇诡经历!

  赵奇就站在我身后,鼻息沉重,似乎也陷入了极度的迷惑,无法确定下一步的行动。

  我大脑更加混乱……

  就在这时,舱室中突然响起一阵小孩儿的笑声:

  “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

201802/16/9048_3455523 201802/16/9048_3455523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