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六十章 若如初见

第六十章 若如初见

更新时间:2018-09-12 2:01:52

  就在盗墓贼们争先恐后的想要进入石门的时候,谁也没注意到木偶竟动作僵硬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没有多余的动作。

  只是缓缓走到一个两眼放光的盗墓贼身旁,猛地伸出手,“咔嚓”一声拧断了他的脖子!

  木偶没有夸张的动作,同样,也没有夸张的手法,并非是像顶级的杀手一样,悄无声息的杀死自己愤恨的对象。

  当它以同样的方式拧断第二个盗墓贼的脖子时,立刻就被人发现了。

  那人发出了一声比杀猪还要惨烈的嚎叫:“啊……”

  紧跟着,所有人都看到这具杀人木偶。

  短暂的错愕和惊呼声过后,所有的枪口都对准了木偶。

  “法克!”

  叫骂中,枪声大作。

  没有惊心动魄的杀戮,有的只是数把黑洞洞的枪口,对着几乎没有躲避能力、似乎也没有想要躲避的木偶连续的射击。

  让人匪夷所思的是,子弹射在木偶身上,弹孔中,竟流出了血一般殷红的液体!

  “我的上帝!”一个眼镜片和瓶底差不多厚的白胡子老外不住的摇头,“他一定不是玩偶,这是寄居了恶灵的魔鬼!”

  我紧扣着徐洁的手,强忍着冲上前的冲动,看着倒在地上千疮百孔的木偶。

  经过‘这么多天’的旁窥,我们都已经知道,在这里我们只能是旁观者,并不能改变任何事。

  我紧盯着木偶,心中无比渴望下一刻,会出现电影大片中的那种绝地反杀。

  然而,木偶的‘生命’,和它的感情一样的真实。

  十多双各色眼神的注视下,它一次次试图挣扎着爬起来,但被子弹击碎的胫骨、脊椎……各个破碎的关节已经全然不能够支撑它的行动。

  “砰!”

  又一下枪声过后,一个老外冲上前,狠狠一脚将木偶踢的翻了个身,口中骂道:“去死吧,你这个小丑!你这个怪物!”

  紧跟着,又有几人同时冲上前,说不出是出于愤怒还是恐惧,对着木偶一阵疯狂蹂躏。

  徐洁身子微微颤抖,转眼看向我,似乎想说什么,但最终只是缓缓闭上眼睛,垂下了头。

  小丑?怪物?

  到底谁才是小丑,谁才是怪物?谁他娘的才是魔鬼?

  我紧咬着牙关,转动眼珠,扫视着每一个人。

  却发现,这当中多数人都曾在我的印象中出现过。

  是戴文号!

  洋女人回到有着赌桌的舱室,开始啃咬大胡子头颅的时候,似乎是戴文号覆灭的开始。

  那时,船上所有人都开始涌向底层的船舱。

  其中,就包括这些人的面孔。

  “NO!NO!NO!STOP!”白胡子老外连连摆手,阻止其他人再对木偶施暴。

  他竭力将所有人推开,走到已经近乎零散的木偶前,扶了扶眼镜,在胸前画了个十字:“上帝,请告诉我,这只是一场噩梦……啊!!!”

  一只手猛然握住了他的脚踝,他吓得身子一蹿,扯着脖子尖声叫了起来!

  “砰!砰!砰……”

  又是一串枪响过后,没有人阻止,但所有人都自发的停止了射击,呆呆的看着眼前让人难以置信的一幕。

  已经只剩下半截的木偶,侧着身,一只手紧握着白胡子老外的脚腕,斜视他的目光中竟带着卑微的乞求。

  没了油彩的遮蔽,木偶口角拼接的痕迹格外明显。

  见木偶的嘴缓缓开合,白胡子看了看其他人,声音发颤道:“他在对我说话……”

  “是啊,他想告诉你,其实他是匹诺曹,而你是他失散了的父亲!”一个满脸痞相的老外嘲讽的说道,将还在冒烟的枪口举到嘴边吹了吹。

  白胡子老外没有理他,而是又在胸前画了个十字,鼓足勇气蹲下了身。

  我和徐洁对视一眼,也都下意识的走了过去。

  木偶的确开口说话了。

  “阿妹……已经很可怜了。你们……放过她吧……”

  眼看一个木偶像真人一样说出了哀求的话,我和徐洁的震撼不必言表,白胡子老外更是震惊的无与伦比。

  “OH,买噶……第六天,原来造物主真的用了六天,创造了除人以外的……”

  我的英语水平烂的一B,只听出白胡子一直在喃喃重复类似的话。

  他瓶底似的眼镜片上,一直都蒙着一层雾气,再没有干过。

  我和徐洁还是有所不同,并没有因为白胡子的激动表现有所触动。

  如果真的相信上帝的存在,又何来掠夺?这些人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当木偶彻底没了动静,盗墓贼们……连同看似悲天悯人的白胡子老外,就像是深夜里溜进厨房的硕鼠般,端着枪,排着队,带着十分的小心和十二分的兴奋进入了石门。

  此刻,我和徐洁几乎已经对时间全然没了概念。

  只听到一阵鬼哭狼嚎般的欢呼过后,开始不断有人从石门中背负出一样样的事物。

  起先他们带出的,还只是些瓶瓶罐罐和一些看似普通的东西。

  跟着,竟有人从石门内背了一个女人出来!

  看清‘女人’的样子,我震惊无语。

  那‘女人’穿着粗陋的裙装,和真人一般无异,却并非真人,而是我们在底层船舱见过的那些木偶!

  之前守护陵墓的木偶并没有带给这些贼太多的恐惧,而是彻底引发了他们内心深处的另一种贪婪。

  “这些都是宝贝,是无价之宝……中国,真是一个最神秘的国度。”白胡子老外痴迷的说道。

  狂风般的掠夺持续了不知多久,最终以一口原木棺材的抬出做出了收尾。

  山洞内,又恢复了我和徐洁都感觉久违了的安静。

  徐洁看了看地上那个残缺的木偶,转眼看向我,“我们……我们把他埋了吧?”

  “傻瓜,我也想,可我们不属于这里。”我咬了咬牙,摇头,“这里并非现实。”

  “阿哥!”石门内突然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一个身穿粗布素裙的女子匆匆跑了出来,惶然的搜寻着四周。

  很快,她就看到了似乎被分尸般惨烈的木偶残肢。

  “阿哥……”

  看着已经恢复了年轻韶华的素裙美女抱着木偶痛哭流涕。

  徐洁有些恍然的喃喃道:“我觉得她……她真的爱上这个木偶了。”

  我看了她一眼,忍不住吁了口气:“人生若只如初见……”

  见徐洁表情古怪,我干咽了口唾沫,“那人就不是人,而是妖了……”

201802/16/9048_3457118 201802/16/9048_3457118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