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三章 鬼头玉碎

第三章 鬼头玉碎

更新时间:2018-09-17 0:06:07

  见桑岚把鬼头玉丢过来,我急忙伸手去接。

  可不知道怎么,浑身突然猛一麻,动作跟着僵硬起来。只这一窒,鬼头玉就落在了地上,“啪”一声,竟摔成了两半。

  我大吃一惊,却像是在瞬间被抽空了全身的力气,身子发软,向地上瘫去。

  尽管徐洁及时扶住了我,可我还是像煮熟的面条一样,身体三分之二的重量都压在徐洁身上才勉强能算是站着。

  “造孽啊!简直暴殄天物啊!”静海尖叫着扑过来,抢也似的将碎了的鬼头玉捧起来,满脸的痛惜之色。

  “混账!”瞎子大声骂了一句,跟着一个耳光狠狠扇在桑岚脸上。

  “你干什么?”桑岚的父亲急忙上前挡在桑岚身前。

  瞎子两眼瞪得通红,手抬在半空,看样子还想再动手,我浑身无力,只能是招呼窦大宝拉住他。

  “你打我?你凭什么打我?”桑岚反应过来,捂着脸大声道。

  “我打你都算轻的!”瞎子竟气得身子有些哆嗦,“你知不知道鬼头玉和祸祸息息相关?你打碎鬼玉,是想要他的命吗?”

  桑岚的父亲本来还有些发火,闻言不禁一愣。

  瞎子兀自气淋淋道:“当初你们为了自保,骗他用自身阳气替鬼玉开光,已经让他折了阳寿了。现在鬼头玉碎了,他徐祸祸折损的元阳可不是一点半点!”

  静海捧着鬼头玉摇着头长叹了一声:“如果我没看走眼,这昆仑鬼玉应该是被某人以自身煞气花了几十年孵化出来的。鬼玉和这人早已有了贯通,包藏了他的一部分生机。鬼玉碎了,里边的煞气和生机也消散了。”

  他看着我,又叹了口气,“玉一碎,怕是至少折了某人十年的阳寿啊。”

  听到他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我就感觉徐洁的身体紧绷了起来,连忙竭力拉住她的手,“别……别乱来。”

  徐洁没有动,但眼睛却死死的盯着桑岚。

  桑岚一家听了静海的话,也都呆住了。

  关于鬼头玉的来历,没有人比他们更清楚了。

  当初桑岚和季雅云或许还不知道让我给鬼头玉开光意味着什么,桑岚的父亲却是知道的。他为了桑岚,硬是事先瞒着我,等到我替鬼头玉开了光,才得知所谓的开光,是被鬼玉吸走了我一口阳气。那等同是折损了我至少三年的阳寿。

  现在玉摔碎了,却是真的几乎要了我的小命了。

  我看了看一脸惊慌失措的董亚茹,勉强咽了口唾沫,无力的说道:“都是注定的,已经这样了……算了。”

  我这话一半是给自己宽心,一半是说给徐洁听的,因为我能感觉到,一向温柔的徐洁,已经少有的动了杀机。她的巴掌可不是瞎子能比的,那是一巴掌能把人的脑袋忽成烂菜瓜的。

  想起瞎子以前说的关于鬼头玉的事,我问瞎子:“现在玉碎了,桑岚会不会有事?”

  “你管她个屁!要不是因为她,你徐祸祸早就不干阴倌这一行了,哪会弄到今天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地步?这个女人根本就是个扫把星,你管她死活!”瞎子是真气急了。

  桑岚从愣怔中缓醒过来,眼里含着泪水,却是咬牙切齿的说:“我是扫把星,什么都是我的错!可我到底错在哪儿?是我去招惹那些人、那些鬼的?我错就错在不该认识他徐祸,更不该喜欢上他!”

  “唉……”静海叹了口气,把脸扭一边摆弄碎了的鬼玉去了。

  瞎子和窦大宝等人听了桑岚的话,也都有些发愣。

  事实上不光是我,所有身边相熟的人,几乎都看出桑岚对我有那么点意思。现在听她带着委屈亲口说出来,却还是或多或少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错愕感。

  “我是扫把星,是我要了他徐祸的命。玉碎了,我把命还给你行了吧?!”桑岚歇斯底里的说着,猛然转过身,朝着江边跑去。

  “岚岚!”季雅云追上前拉住她,她却仍是死命的想要挣脱。

  “啪!”

  季雅云竟蓦地甩手给了她一个耳光,“你任性够了没?”

  “小姨……你……从小你最疼我了,现在你也打我?你也怪我?”桑岚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做错了就要认错,而不是继续错下去,让事情变得更糟!这不是小事,因为你的任性,你要了徐祸半条命!”季雅云少有的词严厉色。

  桑岚怔怔的看了她半晌,忽然嘴角牵扯了两下,惨然一笑:“呵呵,对,我任性,我是扫把星。我做什么都是错的!”

  说完,猛地甩开季雅云,头也不回的跑出了旅馆。

  桑岚的父亲看着我犹豫了一下,低声说:“对不起。”然后大声喊着桑岚的名字追了出去。

  我感觉稍许缓过些劲,见董亚茹泪眼婆娑不知所措,季雅云也神情复杂,似乎在犹豫要不要去追桑岚。

  我勉强笑笑:“已经发生的事谁都挽回不了,那就尽量不要让情况变得更糟。桑岚就是一时孩子气……你们快去照顾她吧。”

  “小福……”董亚茹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

  “虽然不是一个妈生的,可我已经把桑岚当成亲妹妹了。我可不想我妹有事。你们快去看着她吧。”

  我真是没了力气,说完这句话,就让徐洁扶我回房间休息。在视线转开,转过身以后,默默的在心里喊了一声‘妈’。

  桑岚离开后再没有回来,她父亲回来拿行李的时候,想找我道歉,被窦大宝和瞎子挡了驾。

  窦大宝和瞎子一样,是真动了肝火,更主要的是,所有人都知道,那毫无意义。

  估计我特么也是皮实了,在床上躺了一天一夜,居然就恢复了利索。

  转过天上午,我问瞎子,旅馆老板有没有画出送泥猫那人的样子。

  瞎子摇头,说旅馆老板是吓破了胆才没口子的答应静海画出那人的样子,可事都过了三年了,他一家人也不是什么画家,哪能画的出来啊。静海也是奇葩到家了,说什么要相信人的潜力,这不,还硬逼着老板一家画画呢。

  见我欲言又止,瞎子翻了个白眼,说桑岚把鬼头玉戴在身上那么久,已经吸收了不少鬼玉的煞气,要不然她的灵识也不会那么强悍。

  所以玉虽然碎了,对她也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末了瞎子说,段佳音这趟是专门为我来的,现在徐洁找到了,我也算是囫囵个的活着,她得立马赶回去照顾她老爹段乘风了。

  “我得跟她回去一趟,尽量一锤子把我们俩的事敲死了。”

  送走瞎子和段佳音,看到江边那座家庙,我又被勾起了心事。

  或许是职业的关系,对泥猫里那五个畸形婴儿的头颅,我一直都放不下。而且,鬼船一行虽然有惊无险,但留下的疑问实在太多了。我实在不想就这么有头无尾的懵逼着回去。

  见静海还在逼着旅馆老板一家朝着画家的职业发展,我不禁摇头,这老和尚也是,一个人就能吃俩馒头,你能逼着他扛起八百斤的东西嘛。

  靠旅馆老板一家是不靠谱,想要弄清楚一些事,那就只有去找那个神秘的女白领元君瑶了。

201802/16/9048_3459341 201802/16/9048_3459341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