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六章 预见死亡

第六章 预见死亡

更新时间:2018-09-19 12:21:22

  看着相框里容貌清丽的女子,听着黑胖子语无伦次的哀求,我终于完全反应了过来。

  “马上去医院!”不等黑胖子再开口,我就大声说:“想见她就听我的,立刻去医院!”

  之前我是真懵了,并不是说我胆子小,对方并不是鬼,而是活生生的人。因为我和徐洁的错手,导致他被插瞎了一只眼睛……任何正常人遇到这种事,第一反应都会很混乱。只能说逃避责任是人的本能之一。

  冷静下来后,我没再犹豫,替黑胖子把伤口做了简单处理,硬是以他最在意的事作为‘要挟’,将他带出了家门。

  快出巷子的时候,正好碰上窦大宝取完钱回来,我让他先什么都别问,直接开车把胖子送去医院。

  看着黑胖子被送进手术室,窦大宝抹了把汗,问我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听我把情况说了一遍,窦大宝瞪圆了牛眼:“元君瑶死了?”

  我说:“这家伙应该和她关系很密切,开门前……他正对着元君瑶的照片喝酒呢。”

  窦大宝点了点头:“看出来了,都要摘眼珠子了,还抱着照片不肯放手。”

  手术室门头的灯熄灭,一个白大褂走了出来,摘掉口罩,问谁是伤者的家属。

  我只能是说,我们和黑胖子素不相识,因为刚好撞见他受伤,所以才把他送来医院急救。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建议你们马上报警,让警察尽快联络他的家人。伤者的情况有些特殊,除了右眼被摘除以外,我还发现他的左眼视力很差,应该是先天性弱视。”白大褂皱着眉摇了摇头,“你应该能听懂我的意思吧?他现在唯一的左眼视力不会超过0点1,几乎就是个瞎子,他没有自我照顾的能力的。所以,你们还是报警,让警察把他家人找来……”

  “我没得家人咯!”一个声音忽然道。

  白大褂猛一哆嗦,回过头看到一只眼裹着纱布的黑胖子居然就站在自己身后,差点吓得一屁股坐地上。

  几个还穿着无菌手术服的医护急匆匆跟了出来,脸上都带着惊惶。

  其中一个年纪大些的护士颤抖着声音说:“病人……病人坚持要马上出院。”

  白大褂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不可置信的看着黑胖子,“这……这怎么可能?这不可能……”

  作为医科生,我当然知道他说的‘不可能’是指什么。

  黑胖子刚动完手术,按照常理,麻醉药的药效还没有过,他不可能清醒,更不可能自己跑出手术室。

  可事实是,他现在就真真实实的站在我们面前,怀里还紧紧搂着那个相框。而相框里的人,正是我们要找的‘女白领’——元君瑶。

  白大褂终于从震惊中反应过来,急着大声道:“快送他去病房,注射镇定剂!”

  “我不要!”黑胖子胡乱挥着手,赶开想要靠近的医护。

  他一只手抱着相框,一只手胡乱摸索着:“大哥!大哥!你答应过我,要带我去见瑶瑶地,你在哪里嘛?”

  “我在这儿。”我赶忙上前扶住他,“你现在不能出院,必须……”

  “不行,我不能住院!今天是瑶瑶的三年忌日,过了今天,我就再也见不着她咯!”

  黑胖子忽然松开我,两腿一弯跪在了地上,朝着四周砰砰的胡乱磕头:“你们听我说,我真的不能住院。我的眼睛是我自己弄瞎的,我喝多了嘛,我自己会负责的,和这个大哥和幺妹没得关系。我求求你们咯,让我走么!”

  在场的人无不动容,却没人敢上前。

  我稍一犹豫,把黑胖子硬拉了起来,“大宝,帮他办出院。”

  “你们如果现在带他离开医院,他出了事,你们要担责的!”白大褂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放低声音对我说:“我怀疑他这里有问题。”

  我摇了摇头说:“我也是学医的,你应该知道,绝大多数精神病人对于麻醉剂、镇静类药物是没有抵抗力的。他能在手术后立刻清醒,或者说……”

  我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白大褂也像是想到了什么,眼中露出几分惊恐。

  我知道他想到了什么,因为我和他想的一样——麻醉药从头到尾都没有起作用,黑胖子是在清醒的状态下进行手术的。

  如果单单是靠意志力支撑……要么他是无可救药的疯子,要么就是有着强烈到极致必须要完成的心愿。

  我在医院方出具的免责证明上签了字,带着黑胖子出了医院。

  上了车,黑胖子就急吼吼的说:“回蛇皮巷!”

  “你叫什么名字?和元君瑶是什么关系?”我边开车边问。

  “我叫王忠远,瑶瑶是我老婆,不过我们两个还没得扯证。”黑胖子回答的倒是清晰有条。

  “你说她三年前就死了,她是怎么死的?”我问。

  “说是跳江死的,我不信。我们都准备要去扯证咯,她怎么会跳江嘞?”王忠远露出远比病痛还要痛苦百倍的神情,“警察连她的尸体都没捞到,她的死……绝对有问题。她是不会舍得丢下我一个人的,她也知道我舍不得她,要不然,她也不会托梦给我。”

  “托梦?”我和徐洁、窦大宝对视了一眼,没再继续问下去。

  回到蛇皮巷,王忠远急着说:“元大师住在最上面,我带你们去找他!”

  我说:“不急,我有点累了,先去你家喝口茶,休息一下。”

  并不是说我对这件事失去了好奇,恰恰相反,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我心里的疑惑到了极点,几乎都快要忘记来这里的本意了。

  但是我也已经看出来,从医院出来后……或者说在最初听到‘元君瑶’三个字的时候,黑胖子……王忠远的精神就陷入了一种病态的紧绷状态。如果不想办法让他先从这种状态中缓和下来,我几乎可以预见他的结果,那就是——死亡。

  回到王忠远家,我找了两个杯子,拿过桌上的白酒,倒了两个半杯。

  我把一个杯子塞进王忠远手里,端起另一个杯子和他碰了碰,缓缓的说:

  “可以的话,把你和元君瑶的事告诉我,从头到尾,慢慢说。”

201802/16/9048_3460341 201802/16/9048_3460341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