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十章 元大师

第十章 元大师

更新时间:2018-09-21 20:32:46

  我在旁边听得差点没吐血。

  原来她丈夫上个月出车祸刚死,她知道自己男人在外边包养了小`三,却不知道小`三住哪儿。找人通灵的目的就是为了把死鬼丈夫找来,亲口问出小`三的住址,好去把房产财物夺回来。

  “大师,我女儿怎么了?”中年女人这会儿才发现了异状。

  元大师叹了口气:“唉,照你所说,你丈夫不光是英年早逝,而且是横死,死后戾气怨念很是深重。这两个小朋友阳气太虚,菩萨的香灰也帮不了他们。菩萨对他们爱护有加,不想让他们折损身体,所以他们喝了茶以后才会睡着。”

  他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实不相瞒,你的阳气也不怎么充盈,你可以见到你的丈夫,但事后不但会大病一场,而且还会折损至少五年的阳寿。”

  “怎么会这样?我……我只是想问他几句话啊?”

  女人的声音明显打起了颤,却又不甘心的说:“大师,您有没有办法,可以让我见到那死鬼,又不会折寿?我可以加钱。”

  “活人和死鬼接触,本来就有违阴阳禁忌,加钱也没用。不过,要想不折寿,也不是没有办法,只是看你肯不肯去做。”

  听他话锋中似有转机,女人急忙问有什么办法。

  短暂的沉默过后,就听元大师声音低沉的说:

  “方法就是把我的精元注入你的体内,这样你和阴灵接触,损耗的就是我的精元,而不是自身的寿元了。”

  “那……那是什么意思?”女人有些茫然的问道。

  我已经在心里骂开了,还能是什么意思,老东西要和你睡觉!

  妈的,什么狗屁大师,根本就是个无德的骗子,不光骗钱,还他娘的想骗色。

  “如果还想见你丈夫,那现在就把衣服脱掉吧。”元大师缓缓说道。

  女人“啊”的一声低呼,就算再蠢,现在也知道大师要她干什么了。

  我忍不住偷偷把眼睛张开一条缝,就见女人微微低着头,咬着嘴唇,脸有些涨红。

  话说回来,这女的虽然年纪不小了,但样貌身段还是保养的很不错的。这样的女人,对男人还是很有些吸引力的。

  见她不表态,元大师把放在桌上的钱袋往前推了推:

  “方法我说了,肯不肯在你。你可以选择折损阳寿,也可以拿了钱回去。”

  “我……我真能见到我家那死鬼吗?”

  听女人讷讷的问出这句话,我就知道她已经做出了决定。

  果不其然,在得到‘大师’肯定的答复后,女人小声问,能不能换个房间。

  而元大师的回答很给力:

  “不能,就在这里!”

  “你过来。”元大师朝着女人招了招手。

  这次女人竟没有丝毫犹豫,低着头迈着猫步走了过去。

  我有点耐不住了,犹豫着要不要戳穿元大师的把戏。

  可不经意间看到一个细节,令我不由的浑身一震,硬是压下了这个念头。

  就在女人走向条桌的时候,我看到元大师忽然做了个古怪的手势。

  他的右手拇指扣着无名指,另外三根手指平伸指着地面,嘴里似乎还默念了句什么。

  这个手势我不敢说有多熟悉,却也见过至少两次了。

  一次是老何变成‘植物’那回;另外就是在徐荣华留给我的那张老照片里…在照片没出现变化前,中间的老三就是摆出这种手势。

  这个手势的古怪之处就是,不是人人都能做出来的,必须得是拇指比普通人短一节,才能摆出那样的角度。

  而元大师摆出的手势,就和照片里老三的手势一模一样!

  元大师的这个手势,绝不像是故意装神弄鬼,做给女人看的。更像是背着她,在偷偷进行某种简短的仪式。

  这让我心中不禁起疑,这个老流`氓,难不成真有些门道?

  看着女人走到条桌前,我在心里自我安慰:

  算逑,反正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我管个毛的闲事。

  元大师的右手依然在身侧掐着那个手势,左手缓缓抬起,伸到了女人的裙子底下。

  听到女人不自禁发出“嘤”的一声,我再次忍不住了。

  这娘俩虽然不怎么讨喜,可也没什么罪大恶极的过错,眼看着她被欺骗糟蹋,我怎么就觉得自己特不是东西呢?

  我正想起身阻止,突然,颈后又传来一阵刺痛。

  黑猫栓柱竟然又挠了我一下。

  紧跟着,耳畔再次响起一个苍老的声音,却是张安德发出的:

  “这女人又不会死,你管她干什么?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要想查明真相,就不要轻举妄动。”

  老丁和张安德这两个老东西,平常都是一声不吭,今天怎么都冒头了?

  难道两个老家伙想看活春`宫了?

  这个荒诞的想法只是一闪而过。

  因为,我感觉到,那只猫爪子居然还搭在我的后脖颈上,似乎是在随时想要提醒着我什么。

  栓柱第一次挠我,老丁跟着就说话了;这次挠我,张安德又开口了……

  我突然有种自己都觉得诡异无比的想法:

  两个老家伙并不是自己提醒我该怎么做,而像是在……在传达那只黑猫的意思!

  虽然这个想法很荒诞,但却在我脑海中持续徘徊不断。

  事实是我没有刻意摒弃这个想法,而是任凭它在脑海中发酵,甚至下意识的去想象黑猫被藏在背包里,是怎么和福祸桃符中的老丁和张安德沟通的。

  我这样做是因为……如果不转移思维,那么正开始上演的现实版‘大片儿’就会让我的身体不由自主的产生反应。

  就我现在仰面朝天的姿势,如果‘扯旗’,只要元大师不瞎,就一定会穿帮。

  现实比想象中的画面还要不堪入目。

  元大师虽然年纪不算轻,但体力却很好。

  而且,这老东西似乎有着某种变`态的嗜好,不光在被红布蒙着的佛像前、供桌上大逞淫威,后来竟还把‘战场阵地’转移到了中年女人的女儿面前,也几乎就是在离我不到半米远的地方。

  尽管不堪的一幕和我近在咫尺,我也再不能转移注意力,但我的身体却并没有感到灼热,反倒是觉得周遭的气温像是骤然下降了好几度。

  这种凉飕飕的感觉让我忍不住再次眯起了一只眼睛。

  看清楚面前的情形,我头皮猛地一阵发麻。

  元大师就站在女人的身后,他的脸变得狰狞无比,咬牙切齿,就和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似的。

  而且,随着他的动作,他的身体里竟冒出一股若有若无的黑气,正在不断涌进女人的后脑、后背……乃至整个身子。

201802/16/9048_3461323 201802/16/9048_3461323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