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十五章 老猫哭丧

第十五章 老猫哭丧

更新时间:2018-09-25 20:46:36

  剥开佛像另半边脸的泥壳,我和窦大宝再次忍不住同时倒吸了一口冷气。

  泥胎里包藏的女人,左右两边的脸竟然不一样!

  以眉心、鼻子为分界,她的左半边脸几乎和徐洁长得一模一样。除了沾了泥灰的肤色显得晦暗无光,皮肤和肌肉却是很饱满,甚至于看上去似乎还有弹性。

  然而,女人右半张脸则像是风干了的橘子皮,就那么干巴巴的贴在面颊骨上。仔细看,上面竟还附着着一层细密的黑色鳞片!

  窦大宝用力咽了口唾沫,说:“这绝对不是小包租婆。”

  我点了点头,从泥壳的干化程度和硬度来看,这佛像被塑造出来至少十年以上,甚至更久远。徐洁的突然失踪虽然离奇,但怎么也不会到佛像里去。

  王忠远的生魂声音发颤的问:“这……这是活人还是死人?”

  “当然是死人。”窦大宝脱口道。

  看着佛像中露出的女人,我只觉得有种说不出的诡异。

  虽然不知道她右半张脸为什么会长出黑鳞,可是从皮肤和肌肉收缩干瘪的程度、以及萎缩的像是核桃般的眼球看来,这分明就是一具死了至少十年以上的干尸。

  可如果遮住右脸,单看左边,这女人却像是刚刚死去,甚至于……还给人一种犹有气息的感觉。

  尸体我见的不少,却从来没见过这样怪异的。

  最让人匪夷所思的是,这女尸的半张脸,居然和徐洁长得一模一样……

  突然,我感觉背后似乎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

  我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那只黑猫还在我包里呢。

  刚才元大师通灵招魂的时候,我感觉黑猫蓦地像下一沉,之后就再也没动静了。

  这会儿把黑猫抱出来,发现它还和之前一样赖兮兮的,只是比起先前,显得有些疲惫,看上去有些死气沉沉的。

  窦大宝问我:“咱们现在怎么办?”

  “这里刚才摆的不是这个佛像,是元君瑶!”

  “什么?”王忠远有些飘忽的走了过来。

  “她没有死,元大师在说谎。”我一边说,一边查看神龛的边缘。

  藏着人的佛像有着相当的分量,刚才只不过是一进一出的工夫,就算屋子里除了元大师还有别的人,也不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把人换成佛像。

  最大的可能是——神龛有着类似翻板的机关,可以利用遥控或者其它方式控制翻转。

  没想到王忠远愣怔了片刻,忽然摇头说:

  “瑶瑶不会骗我,她的确死了,尸体在江里,没有捞上来。”

  我皱了皱眉,没接话。

  并不是说我不相信他说的托梦,但我更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亲眼看到了元君瑶,而且能够判定,她还活着。

  神龛是有一多半凹进墙里的,查看一周,并没有发现明显的缝隙,外围也没有被刮擦过的痕迹。

  窦大宝看出我的想法,跟着看了一圈,抬手指着佛像里露出的女人尸体说:

  “机关会不会在她身上,再不,就是连着外边的泥壳,往两边转转看?”

  我摇摇头,这家伙什么都好,就是这种时候不走脑子。他这么说,绝对是电影看多了。

  又找了一阵,还是没有眉目,我想了想,回过头问王忠远:

  “你说元君瑶刚才又给你托梦了?她怎么说?”

  “她就说她回家了,让我来找她!”王忠远又有些激动起来。

  见他身影有些闪动,我暗暗叹了口气,从包里拿出一张黄符,走到他的肉身旁,念诵法诀,将符纸贴在了他的前额上。

  回过头来沉声对他说:“你冷静点,尽量放松,那样我才能把你的生魂送回身体里。”

  王忠远用力摇头:“我不要回去,我只想见瑶瑶!”

  我抬高了声音:“不管她是死是活,她都希望你活着!”

  王忠远惨然一笑,低下头,喃喃道:“你不是我,不晓得她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算咯,只要能见到瑶瑶,就好咯……”

  我皱了皱眉,还想再劝他两句。

  突然,我怀里的黑猫动了起来。

  它先是很艰难的扭动了两下,然后竟挣扎着跳出我的怀抱,‘噗’的落在神龛前的条桌上。

  我正不明所以,耳畔忽然响起了张安德的声音:“让那个王忠远退后!”

  紧跟着就听老丁大声说:“退后有什么用,用符箓把他的双耳封住!”

  “什么意思?”听到两个老家伙再度开口,我是真忍不住嘬牙花子。

  这两个老东西难得开口,说起话来却又莫名其妙。

  “老猫哭丧啊!”老丁大声道。

  我猛一激灵,反应过来,赶忙又拿出两道黄符,走过去边念诵法诀边将符纸团成团,塞进了王忠远肉身的耳朵里。

  要说别的,我反应可能没这么快,可说到老猫哭丧,我立刻就明白了两个老家伙的意思。

  万物都有灵性,许多动物活的久了,更是如此。

  民间常说‘鸡不过六、犬不过八’,就是因为某些动物活的时间长了,和人接触多了,每天看人做事,听人说话,便会逐渐通晓人性,甚至成为精怪。

  我小时候就听村里的老头说过这么一个故事。

  说是古时候有个富翁,养了只白犬,十分的善解人意,很得主人欢喜。

  有一天富翁突然得疾病暴毙,家人将其殓葬后,白犬也不知所踪。所有人都以为白犬顾恋旧主,主人过世,它便伤心出走,或是死在了什么地方,也就都没太放在心上。

  哪知就在富翁下葬后的第二年,一天晚上,富翁竟突然回到了家中。

  家人以为是僵尸诈变,都吓坏了。然而看富翁的言谈举止,都和生前一般无二。

  据富翁自己说,那天他突生大病,却没有真死,只是一时气闷心口,昏迷假死,下葬没多久,便又活了过来。

  万幸有个道士恰巧经过,听到声响,便将他救了出来。此后他就随着那道人游览名山大岳,直到今日才回到家里。

  亲人死而复生,家人自然欢喜不尽。此后富翁就和以前一样,生活起居无一不同,而且比先前待人还要宽厚。

  直到有一天,这富翁在外头多吃了几杯酒,夜晚回到家中,借着酒劲和侍妾云雨一番后便倒头睡去。

  到了半夜,忽然无缘无故平地起了一股子阴风,将房门卷开。

  侍妾被惊醒,见这风来的古怪,不免心中害怕。听到枕边鼾声如雷,也不好叫醒富翁,便独自下床,摸索着点燃了烛火。

  哪知道就在她关好房门,回到床边的时候,借着灯火一看,差点没当场吓死过去。

  床上哪儿有什么富翁,只有一条白毛老狗,蜷在被子底下睡得正鼾!

201802/16/9048_3463234 201802/16/9048_3463234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