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二十六章 点命灯

第二十六章 点命灯

更新时间:2018-09-30 19:15:52

  瞎子抹了把汗,掏出纸笔,凑到牛油蜡旁边,在上边写着什么。

  见他和三毛都眯着眼睛,我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

  这会儿我已经几乎看不到外边的情形了,瞎子和三毛虽然看不到房子和棺材,但却同样是陷入了昏暗中,只有靠着牛油蜡的火光才能看清东西。

  接过瞎子递过来的本子,就见上面写着:

  把铁板打开,跟着我一起下去,如果见到鬼,也假装看不见;如果鬼伤人,你就敲响镇坛木。

  我点点头,想了想,揣起本子和笔,示意他把右手伸出来,咬破指尖,按照破书上的记载,在他手心里画了道符。

  我给三毛也同样画了符,告知两人,如果出状况,这符可以帮他们抵挡一下。

  刚要招呼瞎子一起掀铁板,他突然一把拉住我,从我手里抢过纸笔,快速的写道:你会点命灯吗?

  我怔了怔,随即明白了他的用意,点了点头。

  瞎子立刻把上衣脱了下来。

  见我从包里拿出事先准备的毛笔和朱砂,瞎子朝我还在流血的手指看了看,神情有些疑惑。

  我当时并不明白他为什么会有那样的表情,事后听他说才知道,当时情况那么紧急,我完全可以直接用自己的血画符。

  所谓的点命灯,就是用符箓增强头顶和双肩的三把阳火,增强阳气,抵御阴邪。

  破书上有许多道符箓是可以用血来画的,可唯独点命灯的符箓特别注明,必须用朱砂来画。

  我这个新晋的阴倌,连二把刀都算不上,只会照本宣科,所以只能指望丧葬铺买的朱砂能管点用。

  我用毛笔蘸着朱砂,在瞎子的前额和双肩各画了一道符箓。

  又拿出黄纸,让他写下自己的名字和生辰八字,然后在黄纸上画了符箓,就着牛油蜡烧了。

  符纸烧成灰烬,我就见瞎子的头顶和双肩都冒出了烛火般的火苗。

  丧葬铺买的朱砂倒没参加,然而看到瞎子的阳火命灯,我的心却是一沉。

  按照破书中的记载:阳间红火,阴间绿焰。活人的命灯应该是火红色的,可瞎子的命灯却并非如此。

  他头顶的阳火非常虚弱,只有一扎多高,而且恍惚不定。双肩的命灯倒是旺盛,却并非火红色,而是绿色的!

  我先前只看到瞎子额头有一股浓重的黑气,可怎么也没想到,他的命灯竟有两盏都是绿的。

  这意味着——他已经一只脚迈进鬼门关了。

  瞎子应该是从我的神情间看出了端倪,拧着眉头挥了挥手,示意我时间不多,赶紧替三毛‘点灯’。

  我又蘸了些朱砂,就要替她画符点命灯。

  可就在转过身的一瞬间,我浑身猛一哆嗦,毛笔差点脱手掉在地上。

  她身后竟然站着一个皮包骨头的男人。那人脸色墨黑,眼睛散发着猫一样幽幽的绿光,正在伸出鲜红的舌头,一下一下的舔着三毛一边的脖子!

  一旁的瞎子眼珠转了转,伸手就往我口袋里摸。

  跟着就听“啪”的一声脆响,我就眼看着三毛身后的黑脸男人露出惊恐的表情,身形扭曲两下,竟然消失了!

  回过神来,才看清瞎子一只手拖着翻转过来的罗盘,另一只手里拿的却是假脸老头送给我的那块‘两响’。

  敢情那一下响声,是他用镇坛木叩击罗盘背面发出的。

  我只觉得浑身发挺,脖子发僵,脸发胀。

  刚才那个皮包骨头的男人,根本就不是人……而是鬼!

  这时我才知道,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

  三毛原先是一副富家小姐糅合了愣头青的模样,这会儿早吓得跟筛糠似的,浑身哆嗦不停。

  见她想说话又不敢,瞎子朝周围看了看,忽地叹了口气:

  “唉,说吧说吧,这会儿已经无所谓了。”

  我抿了抿嘴唇,没有提出反驳。

  因为,这时我已经完全看不到外界的情形。

  在我眼里,三人已经是置身于一间没有门窗,真正的密闭房间里了。

  大局已定,真的没有回头路了。

  “天怎么黑了?”三毛带着哭音颤颤嗦嗦道:“刚才……刚才我怎么觉得,有……有人在我后边……”

  瞎子拿出烟盒,抽出一根递给我,我没接,他自己叼在嘴上,从三毛手里接过牛油蜡,就着烛火点着,深吸了一口:

  “嘶……呼……三小姐,你不是想见鬼吗?你现在只要扭过头,就能看见了。”

  “你别吓她了。”

  我皱着眉头说了一句,让三毛别怕,刚才的确有‘脏东西’在她身后,不过现在已经不在了。

  三毛虽然肉嘟嘟的,但绝不笨,看了瞎子一眼,扭脸问我:“我是不是也要脱衣服?”

  见她有些扭捏,我苦笑:“脱吧,保命要紧。”

  那时候面对女生,我还没到没脸没皮的境界。可我发誓,我对胖妞绝对提不起想法。

  因为,在我眼里,她和瞎子一样,已经完全是两副死人脸了。

  等到三毛咬着牙脱掉T恤,露出只包裹前胸的一抹黑色时,我的心还是不由自主的加快了跳动的速度。

  而瞎子则用他那双‘瞎眼’,肆无忌惮的在胖妞身上扫量,就差没吹响流氓哨了。

  我使劲闭了闭眼,收敛心神,替三毛画了符。

  最后的黄符烧尽,看到三毛头顶和双肩现出阳火,我不由得又是一阵嘬牙花子。

  她的命灯阳火虽然不像瞎子那样变成绿色,但红色的火光却和蜡烛的火苗差不多,实在是虚弱的可怜。

  要知道这还是我画完符以后的结果,我按照破书画的符箓,可是增加阳气用的……

  见我想收家伙,瞎子忽然问我:“你不给自己点命灯?”

  我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

  点亮命灯,还是有一定作用的,起码可以让我知道,我在阳间的运势是兴旺还是衰败。

  可当我脱下上衣,替自己画下符箓的时候,我和瞎子同时呆住了。

  瞎子深吸了口气,低声说:“兄弟,看来你的运势也不怎么好啊。我虽然看不到命灯阳火,却略懂一些相面之术。你……”

  见他犹豫着没再说下去,我硬着头皮朝他笑笑,又看了看三毛,说:

  “没事,现在咱们三个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要生一起生,要死……”

  我也没再说下去,只是把一面八卦镜还给了瞎子。

  自己给自己画符,总要有个对照。

  瞎子的八卦镜就是拿来照着画符的。

  透过八卦镜,我看到自己的三盏命灯阳火也被点燃了。

  我很羡慕三毛,甚至羡慕瞎子,瞎子至少还有一盏命灯是火红色的。

  而我,三盏阳火,竟全是一尺多高的幽绿色!

201802/16/9048_3465549 201802/16/9048_3465549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