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三十二章 死门

第三十二章 死门

更新时间:2018-10-03 23:38:49

  那次的事以后,三毛不光变成了残废,精神也受到了刺激。后来被她父亲送去了澳洲,我们也就失去了联系。

  ‘发际线’…也就是三毛口中的靳叔叔,是三毛她爸的一个合伙人。

  我和瞎子都没有追究,那‘黄泉路、生死门’的邪局究竟是谁造的,也没有问‘发际线’在其中扮演了怎样一个角色。

  他被柱子咬了个半死,而柱子也被他用刀开了膛。

  我终于知道,‘假脸’老头为什么要让我厚葬柱子了。

  是柱子咬着自己的肠子,把我们拉出生门的。它用自己的一条狗命,换了我、瞎子和三毛三个人的命。

  因为那次的经历结局惨痛之极,所以这些年,我和瞎子都深有默契从没有再提起过。

  “柱子真是条好狗。”窦大宝抹了抹眼角,忽然问:“你有没有想过那个‘假脸’老头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把柱子交给你?”

  我摇了摇头,很久以后回想起来,‘假脸’老头的出现应该不是单纯的巧合。

  我甚至怀疑,他和动过我电脑的人是一伙的。

  如果不是那天被人动了电脑,我也不会认识三毛,也许就不会走上阴倌这条路。

  这件事已经过去好几年了,当时我厚葬了柱子,‘假脸’老头给我的镇坛木,后来也在初识桑岚和季雅云的时候毁坏了。关于那件事的所有疑问,便都无从追究了。

  听我说完整件事,窦大宝终于反应了过来,“你是说,咱脚底下踩的全是棺材板,棺材板底下都是人骨头架子?”

  我本来想说是,但话到嘴边却摇了摇头,“不确定。”

  时隔几年,我已经不是当初的吴下阿蒙,真要是如今的我再遇上当时的情形,结局应该不会那么凄惨。可我有一种感觉,这里虽然比当时的地下暗室要小,却更加的凶险。

  “咱现在怎么办?”窦大宝问。

  我看了看角落里的两个‘立柜’,干咽了口唾沫,“那可不是什么柜子……”

  不等我说完,窦大宝就骇然接口:“那也是棺材!”

  我点点头,那的确是两口棺材。外表漆皮剥落,也不知道是什么年代的。因为是立着放的,再加上这里光线昏暗,乍一看,真跟两个立柜似的。

  我说:“这两口棺材应该就是生门和死门,想出去,就只能在当中选一个。”

  窦大宝愣了愣,兀自有些不甘心的说:

  “照我看,咱从哪儿进来的,就还从那儿出去最好。这人造的黄泉路未必就真有那么邪乎,那棺材门也不是牢不可破。”

  我连忙说:“别乱来,那样的话可能会比死更惨。”

  第一次从‘黄泉路’出来的时候,瞎子就告诉我,千万不要小看风水阵局。特别是一些邪门阵局,如果不得其法,胡乱破坏,很可能会招致阵局中的阴煞气势群起而攻之。一旦被那强大的气势缠身,便如跗骨之蛆,可不是被凶灵厉鬼缠上能比的。

  我想了想,问王忠远刚才为什么往右边走?

  王忠远这会儿似乎清醒了些,愣了一下,讷讷的说:

  “刚才,我听到瑶瑶在那边叫我的名字。”

  窦大宝皱了皱眉,小声对我说:“我怎么什么都没听见?你听见了没?”

  “没有。”

  我刚说了一句,忽然就听到一个声音在不远处响起:“忠远,忠远!我在这儿,带我走!快带我走!”

  我和窦大宝同时瞪大了眼睛,我听的分明,这声音似乎就是元君瑶的,而这声音,居然像是从左边立着的棺材里传出来的!

  感觉肩上一松,我心就是一沉。

  不等我反应过来,身后的王忠远就猛然冲到左边的棺材前,伸手就去掀那棺材盖。

  因为是跟着窦大宝走过来的,三人离左边的棺材实在太近了。

  我和窦大宝根本来不及阻止,王忠远已经疯了似的,用力把棺材盖推开了。

  ‘咣当’一声,棺盖倒地,立时有一股阴寒刺骨的风迎面卷来,刮的人睁不开眼。

  等到阴风散尽,就感觉周围的温度比先前下降了至少十几度。

  再看那敞开的棺材里面竟然没有底,而是一处弥漫着浓重雾瘴,深幽不见边际的空间所在。

  “瑶瑶!你别怕,我来咯!”

  听到王忠远颤抖的喊声,我本能的想去拉他,却仍是晚了一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冲了进去。只一转眼,就消失在了雾瘴中。

  “不管他了!”我咬牙道。

  我心里虽然恼火,却还有几分庆幸。

  看这棺材里的气势,绝不会是生门。

  王忠远进了死门,多半是回不来了,但这样一来,无异于是指明了另一口立着的棺材是生门。

  我们和王忠远说到底才认识不久,面临生死,实在没那么伟大跟着他闯死门。

  我正想叫窦大宝朝另一边走,突然发现他的情形似乎不大对劲。

  他居然正往前探着脑袋,眼睛瞪得溜圆,踮着脚尖像只大老鼠精似的朝着那棺材靠近。那样子就像是在努力想要看清什么东西。

  “大宝!”我吓了一跳,伸手就去拉他。

  没想到他竟也像是发疯了一样,“啊”的一声大叫,猛地甩开我的胳膊,头也不回的冲进了棺材里的雾瘴!

  这下我是真毛了,想也不想,一咬牙,跟着就跑了进去。

  只跑进去没几步,我就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因为,我发现我已经完全被雾瘴包围了。

  四周全是苍茫一片,根本就看不到有其他人影景物。

  回头看,就连进来的门户也已经消失不见了。

  我用力闭了闭眼,强迫自己用最短的时间以最快的速度冷静下来。

  现在可以肯定,这是进了死门了。

  在上次的经历过后,我曾问过瞎子,死门后有什么?

  瞎子也说不上来,只是揣测,那应该是真正通往阴间的通道,活人进去,就真的出不去了。

  对于所谓的‘阴间’,我似乎不应该陌生。

  但事实是……对于真正的阴间,我真的并不了解。对于死门后究竟是怎样一种状况,更是一无所知。

  稍微冷静下来后,我立刻明确了目标:

  可以不管王忠远,但一定要找到窦大宝。哪怕是死,两兄弟一起上路,也好有个伴。

201802/16/9048_3467041 201802/16/9048_3467041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