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三十八章 黄泉变

第三十八章 黄泉变

更新时间:2018-10-06 22:03:20

  话音一落,元大师手一翻,手里多出一根铜钉,竟猛然转身,朝着徐洁的心口扎了下去。

  我心胆俱裂,想要上前抢救,却已经来不及了。

  就在我陷入绝望的时候,突然间,徐洁的肩后竟猛地蹿出一道黑影,迎面扑到了元大师的脸上。

  “啊……”

  惨叫声中,元大师本能的缩回手,将铜钉朝着黑影刺了下去。

  我恨疯了这狗东西,不管三七二十一,飞起一脚将他踹倒。

  这时才看清,扑到他脸上的,居然是那只名叫栓柱的残疾黑猫。

  黑猫的爪子一下就把元大师的两只眼睛抓瞎了,而元大师手中的铜钉也插进了黑猫的脑袋!

  我和窦大宝急着把徐洁放下来,手揽在徐洁后腰,无意间摸到一块硬币大小,冷冰冰硬邦邦的东西。

  “徐洁!徐洁!”看着毫无反应的徐洁,我心如刀绞,哪顾得上管那是什么。

  “我草你妈的,老子杀了你!”

  窦大宝咆哮着跳起来,想冲向元大师,被我一把攥住了手腕,“大宝,别乱来!”

  我牙齿咬得咯咯响,浑身控制不住的剧烈颤抖。我比谁都想千刀万剐了这个老疯子,可他除了是妖人,还是个活人……

  “小包租婆怎么样?”窦大宝也是浑身直哆嗦。

  我正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徐洁竟缓缓睁开了眼睛,虚弱的说:“我没……没事。”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我只能是把她紧紧搂在怀里。

  “没事?嘿嘿嘿嘿……真的没事吗?”元大师忽然怪笑起来。

  我一只手仍是死死攥着窦大宝的手腕,不让他轻举妄动,缓缓转头看了过去。

  黑猫栓柱僵死在一边,猫头上还露出半截铜钉。

  元大师的眼睛已经变成了两个血窟窿,却是蜷缩着退到墙角,倚着墙艰难的直起上身,脸朝着这边,发出歇斯底里的怪笑。

  “哈哈哈……老子从小被烙了尸鬼符,还没有什么僵尸鬼物是我伤不了的!什么狗屁金刚尸,中了老子的灭魂钉,还不是要变成废物!”

  我心头一震,赶忙翻过徐洁,果然见她后腰上有一根铜钉直没至尾。我刚才摸到的硬物,正是铜钉的钉帽。

  “救她……救她!”我彻底疯了。

  就算抛去邪术不谈,作为医科生,我也知道这一钉子下去的伤害性有多大。

  “我说过要让你们给我垫背,又怎么会救她?关键是……我也救不了她啊,哈哈哈哈哈……”元大师又是一阵狂笑。

  笑声戛然而止,他全身震颤,竟似乎变得无比兴奋起来,“来了!来了!哈哈……你们都要死,都要死!”

  我哪还肯理他的疯言疯语,只是他这样说的时候,我忽然闻到一股子恶臭无比的味道,同时隐约听到一阵沉重拖沓的脚步声从我们来时的甬道传来。

  “老东西说的没错,今日就是我的死期。可他也说过,我身死之日,生死门被破,黄泉下的那帮蠢货就会反了天!”

  “黄泉路!”我头皮猛地绷紧,进入‘生门’前,那种不祥的预感再次贯注了全身。

  窦大宝已经冲到我们进来的门户前,只探头往外看了一眼,就转过身惊恐道:

  “外面全是死尸,都往这边来了!”

  看着满脸狞笑的元大师,我脑子里猛然闪出一个恐怖的念头,“你这黄泉路不是用死人尸骨造的,棺材板子底下的……是活人!”

  “当然!要不是这样,那死老头怎么会活到现在?”

  元大师忽然咬牙切齿起来,“我本来以为,帮他做了这件事,他就会放过我……我可是他亲儿子!可他呢?他还是骗了我!我这些年……这些年的心血都白费了,都是在为他人做嫁衣……啊啊啊……”

  脚步声越来越近,我已经再顾不上和这疯子多说,抱起徐洁交到窦大宝怀里,把阴阳刀往嘴里一咬,反手从包里掏出一把符纸。略一迟疑,又将符纸放了回去。

  窦大宝急道:“你干嘛?那些可都是僵尸,你不灭了他们还等什么?”

  “这次和我跟瞎子上次走的黄泉路不一样,棺材板子下面铺垫的,不是尸骨,是活人!这个局不知道布设了多少年,活人成了死人,魂魄也被邪术困在尸体里。所以……我们在进来之前,才没有受到任何干扰。”

  我深吸了口气,和他怀中半张着眼睛的徐洁深深对视了一眼,“我不知道我们的将来会怎么样,可你男人是阴倌。既然是阴倌,只要能渡,我便不杀。”

  徐洁泪光滢然的和我对望一阵,最终还是缓缓点了点头。

  “呵,祸祸,这是不是就叫但行好事莫问前程?”窦大宝苦笑。

  我摇头:“我没那觉悟,我只是想,为我在乎的人……为我自己积点德。”

  眼见门外人影闪动,窦大宝一咬牙,将徐洁往肩上一抗,一把将背着女尸的王忠远拽到了身边。

  紧跟着,就见一个浑身挂着烂肉,身体间或露出黑岑岑骨头的僵尸瞪着血红的眼睛冲了进来!

  “天地人鬼神,六道归一,三界让路!阳世鬼道徐祸,开地门,渡魂!”

  我咬破手指,快速的在虚空中画了道符箓,双手结印,厉声大喝:“阴司鬼差,速速引魂入鬼门。敕令!”

  率先冲进来的死尸碰触到血符,立即扑倒,魂魄被收入符箓中的同时,身上的腐肉汁液迎面甩了我一脸一身。

  “鬼灵术!”身后元大师失声惊呼。

  ……

  我已经没有了时间的概念,只等到门外再没动静,看着门口堆叠如山的腐尸,整个人几乎虚脱。

  元大师像是大梦初醒,四脚着地,摸索着跪爬到我身边,一下抱住我一只脚:“救我!救救我!我不想死!”

  我勉强一笑,抹了把脑门上的冷汗:“救你?给我个理由?”

  “我不想死啊!”元大师仰着脸拼命摇头,眼窝里两道污血跟着被甩的乱飞,“你能把老东西困囚的死鬼超度,也一定能救我!我……我不求活,我只求有个轮回啊!哪怕是做猪、做狗……都行!不不不……不是不是……你能找到我这里来,还带着老头子的金刚尸,你还有那么大能耐……你肯定是想要解决那件事。你救我,你答应救我,我就告诉你我知道的一切!”

  我重重的点了点头,垂眼看着他:“原来,你不疯啊?”

201802/16/9048_3468485 201802/16/9048_3468485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