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一章 无法救援的交通事故

第一章 无法救援的交通事故

更新时间:2018-10-08 22:18:02

  我怎么都没想到,来人会是萧雨。

  那次在东北废矿坑下,这个女人算是遭逢奇遇,再世为人,出来后没多久,便自行离开了。

  我以为她会去找大双,没想到她却来了我家。

  听萧雨诉说了这段时间的经历后,我和徐洁面面相觑,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萧雨的遭遇很简单,面临的困扰也很现实。

  那就是……她现在的身体是鬼仙萱儿遗留下的躯壳,可那张脸,实在是太丑了。

  无论走到哪里,她都会被人排斥疏远,甚至是无端端的辱骂驱赶。

  她被人骂做怪物、甚至是疯婆子……

  别说她本来就和鬼歌女白梦蝶一样是民国时期的人了,就是现代任何一个人,遭受这样的待遇,都会被摧毁做人的信念。

  她连普通人正常的生活都不能够做到,还怎么敢去见自己的爱人?

  只能是说,现实生活中困扰人的因素,远比鬼魅领域中要复杂的多。

  按照我的性子,当时就想打给大双,却被萧雨和徐洁双双阻止了。

  无奈,我只能先安置萧雨住在老陈先前住的14号,等她情绪平复一些再说。

  当天晚上,徐洁躺在床上对我说,困扰萧雨的不单单是样貌,更主要的是她现在还不能适应正常人的生活。

  以前她占用萧静的身子,每天都偷偷摸摸的,更像是鬼魅行径。现在她等于再世为人,要想真正做回一个普通人,就只能靠时间和她自己。

  我把徐洁往怀里搂了搂,轻声问:“你这算不算现身说法?”

  徐洁没有说话,只是幽幽的看着我,然后抬起双臂环住了我的脖子,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回局里报到后,有好几次见大双对着窗外发呆,我都想把萧雨的事跟他说,可想起答应过徐洁和萧雨不擅作主张,还是强忍住了。

  后来我慢慢也想通了,男女之间感情的事毕竟不是捉鬼驱邪,不需要第三者的参与,更不用阴倌‘平事’。这种事,还是顺其自然的好。

  ……

  “砰砰!”

  随着两下敲门声,高战匆匆忙忙走了进来:“小徐,小孙,赶紧带上家伙,跟着出警!”

  我和孙禄对视一眼,二话没说,提上化验箱跟着下了楼。

  上了警车,高战才告诉我,一辆来往于市区和平古之间的中巴出了事故。事故造成连司机带乘客总共十二名人员死亡。

  孙禄忍不住问:“交通事故用得着法医出警吗?”

  高战看了我一眼,把头凑过来,压低声音说:

  “这起车祸发生在靠近市里的路段,本来是市局处理的。是郭老大亲自打电话来让咱过去的,还特别点名,一定要徐祸祸过去。听他的口气,这好像不是普通的交通事故啊。”

  我从他闪烁的眼神中看出了苗头,不由得暗暗叹了口气。总算是明白,什么叫树欲静而风不止了。

  现场在距离市区接近十五公里的路段,我们赶到的时候,路边已经停了十几辆警车和救护车,以及两辆拉着重型吊臂车的卡车。

  但奇怪的是,吊臂车没有运作,多数警务和医护也都站在警戒线外。

  我示意孙禄下车,和高战等一起走了过去。

  “徐祸!”郭森从一辆警车上下来,一边迎面走来,一边用手指用力耙着湿漉漉的头发。

  孙禄抬头看了看天,“这边下雨了?”

  郭森皱着眉摇了摇头,“没,我刚从河里上来。”

  我一愣,看了看路沿下翻在河沟里的一辆中巴,不解的问:“不是有专门的救援操作人员吗?怎么连你也下水了?”

  郭森黑着脸左右看了看,压着嗓子说:“现在死亡人数已经是十四个了。”

  “十四个?”高战拧起了眉头,朝着吊臂车指了指,“按照正常程序,不是先展开营救,然后把事故车打捞出来吗?”

  “是!”郭森狠劲在头顶抹了一把,“问题是现在不光车里边的人捞不上来,连吊车的吊索也没办法固定,你跟我说,该怎么办?”

  我又向河沟里看了一眼,回头问:“具体是怎么个情况?”

  郭森沉声说:“车是凌晨四点半从平古发往市里的最早一班,监控显示,事发时间是在凌晨五点八分。当时车上连带司机、售票员,总共是十三个人。除了售票员,其他人全都死在了车里。”

  他忽然再次压低了嗓子:“最早赶到的救援人员,第一拨下去了六个,有两个淹死了。第二拨有了准备,挂了安全索,可他妈也差点没上来。我和大何他们几个是第三拨下去的,结果……现在大何被送去医院抢救了。”

  “怎么会这样?”高战吃惊的瞪圆了硬币眼。

  “要不,你以为我为什么要让徐祸来?”郭森忽然抬眼看着我们身后,浓眉拧出了两个疙瘩。

  回过头,就见一辆车上贴着‘平古电视台’的面包车停在不远处,几名男女正扛着摄像器械匆匆忙忙跑过来。

  看到最先跑来的一个穿风衣的女人,我犹豫了一下,快步迎了上去。

  “徐祸?”司马楠一愣,停下脚步,往路沿下看了看,回过头说:“不是交通事故吗?怎么还要出动法医啊?”

  我看了一眼她的同事,凑到她耳边小声说:“先别添乱。”

  司马楠看着我,眼珠转了转,像是想到了什么,点点头,回过身朝其他人招呼:

  “先回车上,不要影响现场的救援工作!”

  我从车上拿了背包,掀起警戒线,和郭森等人走下了路沿。

  “老郭,这到底是怎么个情况?”高战忍不住问,“这河沟子最多也就一米多深吧?怎么就不能正常救援呢?”

  “我他妈哪儿知道!”郭森少有的焦躁道。

  接着对我说:“我和大何他们几个下去,先是清点了一下人数。连驾驶员在内,总共十二个人都在车里,他们的样子……我形容不出来,总归死的很奇怪。第一拨的两个救援人员……也都死在了车里,现在都没捞上来。”

  “你和大何他们下去的时候,是怎么个情况?”我打断他问。

  郭森脸色明显一木:“我就在大何旁边,他刚想从车窗爬进车里,忽然就像是被人从下边一把拉住,使劲拽下去似的。我想把他拉上来,可下面那股力量很大,我拽不住他!等到我反应过来,让其他人和岸上的人一起拉安全索的时候,他已经被拖到车里,拽到了水里,已经昏迷了。”

201802/16/9048_3469279 201802/16/9048_3469279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