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五章 消失的红手绢

第五章 消失的红手绢

更新时间:2018-10-10 16:34:08

  孙禄过来问我,高队和司马楠该怎么办?

  两人被抬上来后,已经双双陷入了昏迷。

  我查看了一下两人的状况,让人将他俩直接送去医院,当做普通的溺水人员抢救。

  有些东西就只能在水下逞凶,一旦离了水,便作不了妖了。时间稍久,便会自行烟消云散。

  一辆大吉普停在跟前,赵奇和沈晴从车上下来。

  赵奇应该已经得知了大致状况,径直走到我身边,上下看了我一眼,习惯性的挑起了一边的眉毛:“什么状况?怎么搞这么狼狈?”

  再见到赵奇,我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和他对视片刻,缓缓说了两个字:“邪门。”

  “怎么个邪法?”赵奇问。

  听我把刚才的经过大致说了一遍,赵奇眼珠微微转动,看着我低声问:“你看出那是什么了?”

  我说:“是水魅子。”

  赵奇捋了把头发,点点头,手一挥说:“知道是什么就好办了。行了,这里交给我处理,你也赶紧去医院!”

  我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没说什么。

  我能感觉出,现在出现在我面前的赵奇,应该还是原来的赵奇,只是自从那场经历之后,他已经变得不一样了。我能处理的事,他同样也能够解决。或者说,是他背后的人能够解决……

  到了医院,注射完血清,正挂盐水,病房门打开,马丽红着眼睛走了进来。

  “你没事吧?”一向强势的马丽声音不自觉的有些发颤。

  我摇了摇头,“没事。”

  “老郭是怎么回事?”马丽声音更加颤抖。

  我朝孙禄使个眼色,孙禄赶紧过去把她扶进了椅子里。

  我问孙禄要了根烟,让他过去把着门,点着烟抽了一口,问马丽:“医生那边怎么说?”

  “医生说他被毒蛇咬了,长时间溺水,大脑严重缺氧,他可能……可能一辈子都醒不过来了……”马丽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

  “别别……咳咳咳……”我急着去劝她,冷不丁被烟呛得一阵咳嗽。

  孙禄连忙过来帮着安慰她。

  我缓过劲来说:“咳,丽姐,你先别急着哭,先听我说。郭哥不是还活着嘛,只要人活着就没事。”

  跟马丽我也没太多避讳,当即就把我了解的状况说了出来。

  最后说:“医生判断植物人的最终标准是病人醒来的几率有多大。照你说,郭哥溺水的时间还不至于造成脑死亡,那我应该就能让他醒过来。”

  “真的?”

  “啧,我骗谁也不敢骗师姐你啊。不过我得说你两句,你怎么着就让那大黑脸把肚子搞大了呢……”

  “滚!”

  正说着,病房的门忽然被打开了,我忙着把烟递给孙禄,进来的却是市局的两个同事。还有一个被轮椅推着的,却是之前被送进来抢救的大何。

  那两人跟我说,现场在赵队的指挥下,出事的中巴已经打捞上来了。现已确认,原来车上的十二个人,连同后来的两个救援人员被证实死亡。

  说完情况,两人对视了一眼,都用疑问的目光看着我。

  我明白两人的意思,之前事发的时候,两人都在现场内围,同样目睹了郭队‘凭空消失’。

  我没有解释,只是问大何,还记不记得当时的具体状况。

  大何说,当时他和郭森同时爬上车顶,第一时间就想下去看看两名救援人员还有没有救。

  可他刚一猫腰,车里就猛地弹起一道水花,紧跟着,他就觉得像是被人从正面勒住了脖子。他看不见那是什么东西,只觉得那东西的力气比寻常两三个壮汉加起来还要大。

  不等他反应,就硬生生被拽进了车里,那东西还直箍着他的脖子,把他往水里拉。

  他只记得,郭森是跟着跳下去的,死命的想把他拽上来。当时他似乎听郭森骂了句“我艹”,再往后的事,他就没印象了。

  “小徐,郭老大是为了救我才……才弄成现在这样的。你帮忙想法子救救他吧,把我的命换给他都行!”大何这个近两米高的汉子竟忍不住呜咽起来。

  我直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说郭森一定没事。

  这时另一个刑警终于忍不住问,他们明明是和郭森一起把大何抬上岸的,后来郭森还一直在现场指挥,怎么就会到了车里?

  我本来还有些难以启齿,好在马丽及时替我解了围。

  “滚!全都滚蛋!”

  等两个刑警灰头土脸的推着大何出去,孙禄关上门,回过头吐了吐舌头,“队长夫人也敢惹,真没眼力劲。”

  挂完水,我直接去了一趟特护病房,避开护士,拿出藏魂棺,将郭森的生魂归还灵台。

  我对马丽说,郭森魂魄俱全,应该没大碍,只是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醒过来,醒来后必须得调养一阵子。

  这时高战和司马楠也已经恢复了正常,先后醒了过来。

  司马楠当时爬上车顶,是想看看她男朋友在不在车里,后来感觉不对,急着挺起身,却失足掉下车,掉进了水里。对于后来的事,她就完全没印象了。

  好在醒来后她已经接到电话,她男朋友并不在那辆车上。

  让我感觉意外的是,她男朋友并不是乘客,而是开中巴的公交司机。本来他是要开今天的早班车的,临时肚子疼,和同事换了班。这本来只是个极小的意外,他却因此保住了一条命。

  我问司马楠,她爬上车的时候,是不是受伤了?

  司马楠愣了一下,说是,她爬到车上的时候,手指被车窗的碎玻璃划破了一道口子。

  我没再说什么,跟马丽打了声招呼,和高战、孙禄一起回了平古。

  回去的路上,孙禄问我:“当时在车里的时候你怎么了?反应怎么变那么慢?那么大一条泥葫芦串子从郭老大身子底下钻出来,你都没看见?”

  我愣了一下,蓦地反应过来,反问他:“你当时有没有看到……看到一条红色的手绢?”

  “什么手绢?”孙禄也是一愣,拨楞了一下脑袋,“我就看见你忽然跟魔障似的懵了一下,旁的没看到啊。高哥,你看见什么没?”

  高战看了我一眼,摇了摇头,“我也没看到有什么啊,手绢?还是红的?怎么会有人用红色的手绢呢?”

  我怔了怔,靠回椅子里,点了根烟,深深吸了一口。

  我当时还没有被蛇咬到,不会出现幻觉。我的的确确是被一块红手绢蒙住了眼睛,而且,我清晰的记得,那手绢还是干的。

  可如果那诡异出现的手绢是真实存在的,高战和孙屠子怎么会没看见呢……

201802/16/9048_3470105 201802/16/9048_3470105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