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十六章 神秘电话

第十六章 神秘电话

更新时间:2018-10-17 1:26:01

  随着季雅云一声尖叫,电话断了。

  她在驿站!

  她又去了驿站!

  我反应过来,急忙摘下包,翻找两块桃木牌。

  可木牌找出来,我心就没来由的一阵下沉。

  以前对两块桃木牌还没什么特殊感觉,可如今拿在手上,先后一对比,就明显觉得,木牌中好像缺失了一些东西。

  想到季雅云可能面临危险,我也来不及多想,拿起刻有‘福’字的木牌,咬破手指,快速的在上面画了一道阴符。

  四周没任何变化,抬眼看向28号和31号中间,仍然只见到那片荒草枯萎的空地。

  ‘祸祸,我要离开了……’

  我猛然想起在死门中的时候,张喜说的话。

  张喜走了,他离开了阴阳刀。

  难道老丁和张安德也走了?

  因为他们的离开,两块桃木牌失去了原本的属性,我再不能同过阴阳符,去到‘另一个世界’?

  我并没有试过用阴阳符和福祸牌去阴阳驿站,可眼下两者不起作用,难不成要我回去睡觉?

  情急之下,我只能拿出手机,又给季雅云打了过去。

  响了两下,居然接通了。

  然而,对面传来的却是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喂。”

  “你是谁?”我眼珠快速转动了两下,试图判断对方的身份。

  对方的声音低沉而沙哑,不紧不慢的说:“阳世有阳世的规矩,阴间有阴间的律法。即便你是阳世恶鬼,要留,也只能留一个。这个,我带走了。”

  “你什么意思?”我瞳孔骤然收缩,“你到底是谁?”

  “你今晚已经阻拦我一次了,这一次,你拦不住。”对方缓缓说了一句,跟着电话里就传来了忙音。

  “我草你妈的!”

  我刚骂了一句,手机忽然震动起来。

  屏幕上显示的,竟然又是季雅云。

  点下接听,我强压着恼火问:“你究竟是谁?想干什么?”

  对方似乎愣了一下,跟着就听一个男人说:“你是原先市局的那个法医,徐祸?”

  “你是……”我听出这个声音和先前接电话的不是一个人。

  “我是东区分局的江斌。”对方快速的说:“这部手机的主人,叫……季雅云。十五分钟前,她乘坐的出租车出了车祸。”

  “什么?她现在在哪儿?”我头皮都快炸了。

  江斌说:“出事地点在市区到平古县的中间路段,靠近小李海乡附近。现在伤者已经被就近送往市第二人民医院抢救。”

  挂了电话,我也顾不上回家了,直接冲到28号门口,猛砸门。

  开门的是潘颖,不等她问,我就冲了进去,直跑上了二楼。

  桑岚应该是听到了楼下的动静,穿着一身绒布睡衣从屋里走了出来。

  看见我,娥眉一簇:“你来干嘛?”

  “你小姨现在在哪儿?”

  桑岚看着我,冷冷的说:“你找她?打给她不就行了?”

  “我问你,她现在应该在哪儿!”我是真急了,冲上去扳住她肩膀狠劲甩了一下。

  撇去又一次的中巴事故…和我今晚开出租的经历不说。单是和‘季雅云’的三次通话已经把我弄晕了。

  我实在没好气再和这个任性的‘大小姐’多墨迹。

  “怎么回事啊?你发什么疯啊?”潘颖跑过来问我。

  桑岚见我瞪着她不说话,咬了咬嘴唇,低声说:“小姨今天上午刚从苏州回来,现在住在市区的房子里。”

  “草!赶紧换衣服!跟我去市里!”

  桑岚还想说什么,潘颖倒是更熟悉我的性子,不等她开口,就急着把她推进屋:“快换衣服,快!”

  下了楼,窦大宝也已经被潘颖叫过来了。

  四个人上了一辆车,我一边急着开车,一边才把事情讲明。

  “小姨出车祸了?!”桑岚的神情瞬间变得僵窒,杏核眼中一下涌出了泪水。

  我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是一味猛踩油门。

  到了第二人民医院,我打给江斌,他让我直接去抢救室。

  急救室门口,一个三十岁左右,身材高大的男子迎了上来,“我是江斌。”

  我看了一眼急救室门头的红灯,问他:“伤者什么状况?”

  “不是很乐观。”江斌微微摇了摇头,“伤者乘坐的出租车因为躲避一辆逆向行驶的土方车,发生了侧翻,司机倒只是受了轻伤。不过,手机的主人伤到了头部。”

  他顿了顿,又摇摇头,“我不是医生,了解的只有这么多。具体状况要等抢救完听医生怎么说。”

  我只能是点点头,见一旁的桑岚已经木了,也不知道该跟她说什么,只能是配合江斌等人,通过现场发现的证件物品,确认了伤员的身份——就是季雅云。

  直到两个小时以后,急救室的红灯才熄灭。季雅云并没有脱离危险,直接被送入特护病房。

  这会儿桑岚两眼肿的跟桃似的,除了哭,已经和行尸走肉没什么区别。潘颖也只能是随身不离的陪着她。

  我把窦大宝叫到一边,跟他叮嘱几句,然后离开了医院,直接开车去了后街。

  见到老何,我直接就说:“我的鬼眼没了。”

  仅仅只是三天,发生的事实在太多了,我只能拣我认为最要紧的对他说。

  老何看着我眨巴眨巴眼,低下头把一个折了一半的纸元宝折完,才搓了搓手,抬头向我问道:“具体是怎么回事?”

  听我一股脑把这几天发生的事说完,老头盯着我看了好一阵,摇了摇头,“我们先说你的鬼眼。你现在想必也应该清楚,我是三清道门,和你们外八行不搭界。我根本不了解红手绢,就更不知道你的眼睛是怎么回事了。”

  我点点头,“别的呢?”

  “你是说,季雅云?”老何眉心拧成了疙瘩,“你说你昨晚,不,是今天早上接了三个电话,你再说一遍,是谁打来的?”

  我一巴掌重重拍在脑门上,狠劲搓了搓,“三个电话,都是季雅云的手机打来的。不,第二个是我打过去的……”

  “接电话的是谁?”老何猛然打断我:“他怎么说?你再给我说一遍,一个字都别落下!”

201802/16/9048_3473034 201802/16/9048_3473034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