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二十一章 鼠君子

第二十一章 鼠君子

更新时间:2018-10-19 9:38:13

  “一条手绢而已,你怕什么?”波波头收起手绢,好奇的看着我问。

  我舔了舔嘴皮子,反问她:“一条手绢而已,你那么在乎它干什么?大半夜的还跑出来找它?”

  波波头斜睨着我看了一会儿,压低声音说了两个字:“秘密。”

  我心里有太多疑问,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脑子里一闪,鬼使神差的问道:

  “那个雇你补课的人家,电话是多少?”

  “你问这干什么?”

  “他们不是欠你工资嘛,我去帮你要回来。”

  波波头愣了愣,跟着摆了摆手,“别费劲了,那家人太不地道,都停机了,还怎么找?”

  我信口说:“你可别小看我们开出租的,干这一行,迎来送往,什么样的人都拉,各行各业都认识一两个。你告诉我那家人的名字、电话,和在那个小区的地址,我能打听到他们现在搬去哪儿了也说不定。”

  波波头像是犹豫了一下,却还是把姓名电话和地址告诉了我。

  “你要是找到他们……我是说,万一你要是真找到他们,不用干旁的。只要告诉我现在他们住哪儿就行了,我自己去找他们要工钱。”波波头靠进椅子里,吐了口气,“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可那家的孩子还小,我可不想他受影响。”

  “找到那户人家,我怎么联络你?”我问。

  波波头斜睨着我,忽然嘿嘿一笑:“你该不会是想要我的电话号码,想追我吧?”

  我也笑笑,摇头:“我有爱人了。”

  “哈哈,逗你玩呢。我早看出你是个老实头了,要不然这半夜三更的,倒找钱我都不坐你的车。”

  波波头又报了个手机号,我心里默念了一遍,下意识的看了她一眼。

  这个号码就是分局资料上记录的号码,已经停机两个月了。

  说话间,又到了小李海乡。

  车停下,波波头从兜里掏出一小叠零零碎碎的钞票,不等我开口,就说道:

  “蹭车蹭一次就行了,你开夜班车也挺辛苦的,也不能喝西北风是不是?多了没有,这二十块钱,当是请你吃宵夜。”

  说着,抽出一张皱巴巴的钞票,往驾驶台上一拍,不等我说话,就跳下车,兔子似的连蹦带跳跑进了村里。

  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村口,我忽然闻到一股焦糊的味道。

  回过神,就见驾驶台上的那二十块钱竟然又变成了一小撮烧纸灰!

  我顾不得再想别的,赶忙打开车门,下车朝着村子里追去。

  没追出多远,就看到了波波头在前边。

  我放慢脚步,屏着气一路跟到她家门口。

  远远的,就见她做了个掏钥匙开门的动作,下一秒钟,她人就消失在了大门外。

  我急着跑过去,院门上还挂着白天见过的那把锁,并没有打开过。

  正狐疑不定,隔着门就听院里传来波波头的声音:

  “奶!我回来了!你怎么又不睡觉啊?”

  没有听到回应,我更加百爪挠心。左右看看,一眼看到旁边的歪脖大槐树,助跑两步,噌的爬了上去。

  隔着院墙,看到院子里的一幕,我眼睛一下子就瞪直了。

  院子里并没有波波头的身影,借着朦胧的月光,我就看见,一条红色的手绢正悬浮在半空,飘飘悠悠……直飘进了屋里!

  我再也按捺不住,翻身进了院里。

  屋里没开灯,却再次传来波波头的声音。

  “奶,我都说了,让你早点睡,你就是不听话。”

  “呀,给你留的饭全吃完了?嘿嘿,真乖,来,亲一个。”

  “赶紧的,我帮你拧个手巾板儿,给你擦擦,咱都早点睡。明一早我还得上班呢。”

  屋里黑灯瞎火,透过窗户根本看不见里头的状况。

  听着波波头自言自语似的俏皮声音,我既觉得诡异无比,又感觉一股温馨的暖流在心头血管间荡漾。

  又过了一会儿,屋里再没了动静。

  我实在忍不住好奇,犹豫了一阵,还是轻手轻脚的走到门口,小声喊了一句:“波波……韦伟!”

  里边一点声音也没有。

  我一咬牙,心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为了弄清事情的真相,做一次夜半蹿门的‘鼠君子’也在所不惜!

  房门没插,轻轻推开门,一股子比白天还要浓重的腐朽臭气立刻扑面而来。

  这屋子里绝对不能住人,波波头一定不是人!

  认定了这一点,我毫不迟疑的拿出手机,打亮了闪光灯。

  屋里和白天一样,空荡荡的,哪有半个人影。

  走过五斗柜,看着相框里波波头的那张照片,想到这样一个讨喜的女孩儿已经死了,我忍不住暗暗叹了口气。

  灯光照到角落里的床上,我心猛一动。

  白天来的时候,床是空的,就只是一张空床板,而这会儿,床头的位置,赫然平铺着那条鲜红的手绢!

  我心念电转,走上前,将手绢拿了起来。

  手绢刚拿在手上,猛然间,身后就刮起了一阵阴风。

  我汗毛猛一悚,右手本能的伸进包里,握住了阴阳刀。

  我没看到屋里有人,可我能感觉到,此刻正有什么东西,站在我的身后,那东西几乎都快贴到我背上了!

  我咬了咬牙,沉声说道:

  “波波,不,韦伟。我不是坏人,也不是真的出租司机。其实我是个警察,是法医。我还是个阴倌……虽然,我现在看不见鬼,可我真是阴倌。我跟着你回来,只是想帮你。我得先找到你在哪儿,才能知道该怎么做。”

  ‘我必须得找到你的尸体,如果找不到,那说不得,下次见到你,就只能用符箓强行‘送你上路’了。’我在心里补充了一句。如若不然,季雅云可就活不成了,我总得先保住活人的命,再去调查真相吧?

  我还想再说点什么,忽然,耳畔传来一个苍老嘶哑的声音:

  “我孙女睡着了,你拿了东西,就赶紧走吧。不要吵醒她,她太累了。”

  我身子一颤,猛地转过身,却不见身后有人。

  也就在我转过身的一瞬间,感觉屋里的那股冷森骤然间消失了。

  作为一个看不见鬼的阴倌,我是真没胆子再在这里待下去,把手绢揣进兜里,拔脚就往外走。

  按照原路翻上墙头,刚要跳出去,忽然间随着一阵扑面而来的风,我就闻到一股子烧纸的味道……

201802/16/9048_3473865 201802/16/9048_3473865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