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二十三章 追债

第二十三章 追债

更新时间:2018-10-20 1:44:55

  连我这个外行人都看出潘国立夫妇有猫腻,更何况是高战。

  高胖子当即雷厉风行,打电话叫来当地公安局的人,特别叮嘱,将两口子分别押送到局里,不要让两人再有接触。

  潘国立的老婆,那个叫卓菲的女人,被带走的时候哭着喊着要照顾女儿,让人忍不住心生恻隐。

  可有些事是绝不能心软的……

  到了当地公安局,警方立刻对潘国立和卓菲分别展开了审讯。

  仅仅只过了一个钟头,高战就匆匆从一间审讯室出来,却只是向我打了个手势,就又进了另一间审讯室。

  没过多久,卓菲被从审讯室押了出来。

  一看到我,她立刻冲了上来,哭喊着说:“警官,我什么都说了,人是潘国立杀的。我求求你们,放我走吧,孩子还小,没人照顾,她会出事的。”

  “就只有你的孩子是孩子?”我冷冷注视着她,终究还是叹了口气,“警方会派人照看好她的。”

  两个小时后,高战才从审讯室出来,脸阴沉的就像是要下雨一样。

  他朝我招了招手,示意我跟着当地一名姓曹的警官一起进了一间办公室。

  “卓菲的心理防线很脆弱,已经招认,韦伟是被潘国立杀害的。”

  高战点了根烟,皱着眉头抽了一口,接着说道:“但她只知道潘国立杀了人,不清楚具体细节,也不知道尸体在哪儿。”

  我已经猜到大概会是这个结果,问道:“潘国立那边呢?”

  高战摇了摇头:“潘国立不是个聪明人,但他很清楚自己老婆的性格和现在的状态。他应该猜到卓菲会供出他杀了人。所以,他现在嘴像黏了胶水一样,问什么都不肯说。”

  曹警官弹了弹烟灰,说:“这种情况并不少见,嫌疑人知道罪责难逃,索性顽抗到底。不过没关系,只要运用一些方法,不怕他不招。只是那需要一定的时间。”

  我想了想,问:“我能看一下两人的审讯记录吗?”

  曹警官点点头,移动鼠标说:“看视频记录吧,这会比较直观。”

  视频打开,屏幕中出现了卓菲、高战和另外两名当地刑警的身影。

  一开始卓菲还勉强算是冷静,但高胖子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就让她乱了方寸。

  “你女儿的羊癫疯又发作了,不过你不用担心,我们的人已经送她去医院了。”

  卓菲先是失神了一会儿,忽然仰面“啊”的一声,哭喊着说:

  “老天爷,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要报应也别报应在我孩子身上啊!”

  对于审讯,我是外行,只能说能干刑警的,都不是吃干饭的。

  高战并没有急着再问,而是由一个女警安抚着卓菲的情绪。

  等到卓菲刚刚平静下来一些,高战叹了口气,说:

  “你先冷静一下,我先问你,你家里还有没有其他亲戚,关系好的那种。孩子毕竟还小,得需要人照顾。如果你们实在没有托付的人,那我们就只能把她送去福利机构了。”

  我忍不住皱了皱眉,抬眼看向高战。

  高战直视我,少有的正色说道:“或许你以为我拿孩子当砝码不厚道,可你不能否认,对于卓菲的状态,这是最好、最直接的切入点。”

  我只能是点点头,高胖子说的是事实,只是作为‘旁观者’,我还是不大能习惯这种近乎狡猾和‘威胁’掺杂的讯问方式。

  不得不承认,高战采用的方式是最有效的。

  仅仅只是两句话,就已经让卓菲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了。

  或许是爱女心切,又或者是本身心理就脆弱,一阵嚎啕后,卓菲竟主动说出,是潘国立杀了韦伟。

  但是,就像高战说的,她似乎真不知道具体的过程,也不知道尸体被怎样处理。

  照她所说,她就是感觉丈夫不对劲,不光整天精神恍惚,夜里还经常做噩梦。

  有一次潘国立在做梦的时候大喊了一句:‘我不是故意杀她的!’

  毕竟是在一起生活了十几年的夫妻,彼此有着相当的了解。

  听潘国立在梦里这么说,卓菲就意识到出大事了。

  或许潘国立杀人后也在时时刻刻承受着巨大的压力,需要一个发泄口来缓释情绪。

  所以卓菲一追问,他就承认自己杀了孩子的补习老师。但却说,那只是个意外,他不是故意要杀人的。

  高战摇了摇头:“她应该是真不知道旁的了,潘国立也没告诉她杀害韦伟的具体时间。”

  我没说话,等到看完整段视频,才抬眼道:“我能不能问卓菲几句话?”

  高战看向曹警官,曹警官搓了搓额头,沉吟着说:“你是法医……现在尸体还没找到,你有必要和她见面吗?”

  我说:“只是问几句,可能对破案有帮助。”

  曹警官点了点头,“行,跟我来吧。”

  在审讯室再次见到卓菲,她整个人已经处于一种完全失神的状态。

  我默默的打开背包,从包里拿出一本病历。

  翻看了一下,缓缓的说:“你女儿潘萌萌以前没有发羊癫疯的病史,按理说,这种病并不是突发性的。照病历上看,她第一次发病,是在今年的八月六号。在那之后,还有过四次就诊记录,分别是在十号、十三号、十七号和二十七号,而且都是在夜里发病……”

  不等我说完,卓菲的眼泪水又涌了出来,有些失控道:“报应!这都是报应啊!”

  “她的发病时间,不是在礼拜天,就是星期四,你……不觉得奇怪吗?”

  见卓菲只是哭,我抬高了声音:“周四和周日,是不是就是韦伟替你女儿补课的时候?”

  卓菲哭着点点头,“是……萌萌每次发完病,都会迷迷糊糊的喊小伟的名字,这都是报应,是小伟不甘心,找我们报仇来了,她想要孩子的命!”

  “她从来没那么想过。”我下意识的喃喃道。

  见曹警官看我的眼神有些诧异,我挠了挠头,翻看着病历说:

  “要是按这个顺序往前推,韦伟最后一次替潘萌萌补课,应该是在八月三号,那天是周四。”

  我抬眼看着卓菲:“你还记不记得,那天发生了什么?”

201802/16/9048_3474175 201802/16/9048_3474175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