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二十九章 疑云未散

第二十九章 疑云未散

更新时间:2018-10-23 20:09:21

  “挖什么?”

  “怎么挖?”

  江斌和高战同时愕然的问。

  我几乎已经没了理智,抓着潘国立的头发把他的头狠狠撞在水泥地上。

  “你够了!”曹警官和另一个警察硬把我拉开。

  曹警官指着我鼻子,气淋淋的说:“你是不是脑子撞傻了?发什么神经?还有没有纪律了?”

  “去他妈的纪律!”我用力甩开他,指着那片水泥地,“不是要找尸体吗?尸体就在这下边!还不挖?”

  几个人同时一愣,曹警官疑惑的看着我问:“你怎么知道尸体在这下边?”

  “我亲眼看见他埋的!”我红着眼睛大声道:“波波头被丢到水泥池子里的时候还活着!她是被这畜生活埋的!”

  “你看见的?”曹警官更加狐疑。

  “老曹,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高战穿插到我俩中间,回头道:“江斌,立刻叫增援,把这里挖开!”

  棚子底下已经浇了水泥,应该是屋子的主人想把这里用来做车库的。

  虽然曹警官和江斌等人都对我的话有所怀疑,但是案情重大,谁也不敢耽搁。当即临时调来了一辆专业的工程车,冒着大雨连夜挖掘。

  一个钟头后,表层的水泥被挖开,露出填埋的渣土。

  曹警官看了我一眼,对江斌说:“让工程车撤了吧,改人工挖,尽量不要破坏尸体。”

  “别撤。”我无力的摇着头,“下面是盖房子的时候,挖的水泥池子。下面还有一层水泥,波波头……韦伟被浇在水泥里边。”

  “你怎么知道……”

  曹警官还想追问,再次被高战拉开。

  当波波头的尸体显露出来的时候,潘国立哀嚎一声,像死狗一样瘫在了地上。

  但是很快,他就像是精神病人一样,颤颤嗦嗦的抬起头,目光涣散的看向我:

  “呵……嘿嘿,警官,你真厉害,你真是神探,你真的找到小伟的尸体了。她死的太惨了,你一定要尽快抓到凶手,替她报仇啊……”

  此刻我已经渐渐控制住了情绪,冷眼看着他说:“你可以不承认是杀人凶手,可你难道不想知道,我是怎么知道韦伟被你埋在这里的?”

  我推开拦阻的高战,缓步走到他面前,一字一顿的说:“你对她说,你会和你老婆离婚,会娶她,你想强BAO她。她不从,你就威胁她,说她只要报警,你就告诉警察,是她这个穷丫头勾引你这个雇主。

  你还威胁她说,如果她敢报警,你就去她家里,掐死她奶奶!你抓着她的头发,把她的头一下一下往车上撞……你以为她被撞死了,就把她带到这里。可她没有死,她被埋了一半,还在求你,她要回家照顾奶奶!”

  潘国立瘫坐在地上,浑身止不住的哆嗦,惊恐的看着我,颤声说:“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呵,我要是说,这些都是我亲眼看见的,你信不信?忘了告诉你,我不光是法医,还是个阴倌。我,看到了!”

  潘国立身子明显猛一震,但我万万没想到,他在愣怔了几秒钟后,竟咧嘴一笑:“嘿,警官,你真会开玩笑,这个世界哪来的鬼啊。人……人不是我杀的,你们快去抓凶手吧。”

  我强忍着拧断他脖子的冲动,咬着牙点了点头,转身走出棚子,深一脚浅一脚的朝着大路走去……

  “你在找什么?”曹警官问道。

  我没回应,只是站在路边齐膝深的水沟里,弯着腰默默的摸索。

  “找到了!”

  我直起身,抬手举起一部湿漉漉的手机。

  我记得很清楚,潘国立抢过波波头的手机以后,顺手丢进了水沟。

  一部破旧廉价的手机,透明的手机壳后边,还夹着一张照片。

  这是一张合影,其中一个是白发苍苍的老太太,另一个,是波波头……

  我把手机交给法证人员,在衣服上擦了擦手,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

  曹警官走过来,盯着我看了一阵,朝我竖了竖大拇指,“虽然我不明白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可是……我承认,你真的很厉害。”

  他搓了搓大手,朝路边的出租车看了看,回过头来问我:“心理战?那个女的,是你找来的‘临时演员’?”

  我想笑,可笑不出来。

  想到波波头,我下意识的把手伸进口袋,拿出了那条红手绢。

  手绢拿出来的同时,一个身影竟突兀的出现在一旁。

  是波波头!

  波波头冲我笑了笑,可笑的有些勉强:“原来你真是法医……你还是阴倌?我……我真的死了?我是鬼?”

  说实话,我真不想再见到这个‘波波头’,因为见到她,我心里就会有种说不出的心痛。

  我想立刻拿出符箓,送她去黄泉冥海,可还是犹豫了。

  这时雨已经小了下来,我爬上路沿,朝着路对面看了两眼,扭过脸向波波头问道:“那三起车祸,都是你干的?”

  波波头愣了一下:“什么车祸?”

  我盯着她看了一阵,确定她没有撒谎。

  事实上,我也绝不相信三起车祸、十几条人命,都是这个乐天孝顺的女孩儿造成的。

  可发生车祸的地点,就在不远处的斜对面,红手绢又是属于她的,不是她,还会是谁?

  波波头斜眼看了我一眼,像是鼓起勇气朝我靠近了两步,嗫喏着说:

  “你……你能不能把手绢还给我?就算我死了,可奶奶还活着呀,她下不了床,没人照顾……她会死的。”

  说到后来,波波头已经忍不住哭了出来。

  我伸手捏了捏她已经不再脏兮兮的小脸,勉强笑了笑:“我说过送你回家,就一定说话算数。不过……”

  想到她奶奶已经去世,我不禁深吸了口气,摇了摇头说:“没什么了,我现在就送你回家,去见你奶奶。”

  “你在跟谁说话?”曹警官忍不住问我。

  我怔了怔,见其他人也都同样疑惑的看着我,才恍然反应了过来。

  波波头再次出现,其他人却都看不到她了。

  只有我能看到她……这是因为红手绢在我手上,还是我的鬼眼恢复了?

201802/16/9048_3476314 201802/16/9048_3476314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