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三十一章 生日快乐

第三十一章 生日快乐

更新时间:2018-10-24 2:13:11

  老太太哭着把那些东西一件件蓄进火里,看着火堆渐渐微弱熄灭,抹了抹昏花的眼睛,又愣了会儿神,才缓缓往屋里挪。

  老太太的腿明显有问题,一条腿勉强还能蜷缩伸直,另一条却像是全无知觉,只能在身后拖着。

  她就这么双手交错着、拖着地往屋里爬,一边爬一边嘶哑的低声喊着:“孩子,回家了,小伟,回家了……”

  此时此刻,我多希望高战能喊我一声,又或者拍拍我的肩膀,让我脱离眼前的幻象。

  我实在不忍心再看下去,可脚步却不由自主的跟着老太缓慢艰难的爬行来到了屋门口。

  对于一个腿脚不便的人来说,想要爬上床是很困难的。

  然而,老太却还是边哭边艰难的爬上了床。她甚至,还拍了拍身上沾染的土。

  老太太坐在床上,怔怔的盯着门口看了一会儿,拉过破旧却洁净的被子盖在身上,缓缓躺了下去。

  “小伟啊,奶奶没事,奶奶等你回来……”

  悲戚的念叨声渐渐微弱,渐渐变得含糊不清。

  等到再听不到动静,我才猛然回过神来。

  几步走到床边,就见老太太仍然睁着眼睛,瞳孔却已经涣散开了。

  她死了……

  “奶!我回来了捏!”外边忽然传来一个欢快的声音。

  我恍然的回过头,就见一个穿着黑白条运动服,留着波波头的女孩儿蹦蹦哒哒的进了屋,朝着床边走来……

  “帅哥阴倌!帅哥阴倌……”

  一阵焦急的呼唤把我带回到了现实。

  死在床上、死不瞑目的老太,连同门口的烛光全都消失了,只有那个穿着黑白条运动服的波波头还在我身边。

  只不过她脸上已经不再有阳光的笑容,而是满脸的恐慌和眼泪。

  她抱着我的一条胳膊,用力摇着,边把我往床边拽边哭:“你快来看看,我奶怎么了?她怎么变得透明了……”

  我只看到空空的一张床板,却能想象到她说的是怎么一副画面。

  我深吸了口气,这似乎用尽了我全身剩余的力气。

  “你奶奶已经死了。”我艰难的对波波头说道,“你能回来,不光是因为红手绢,还因为头七那天,她在家里点了引魂灯接你。现在她看到你平安……她知道你沉冤得雪,她心愿了结,她要去阴司轮回了。”

  波波头怔怔的看了我一会儿,忽然嘴角抽搐了两下,硬挤出一个笑脸,转头对着我眼里的空床板哭着说:“奶,我挺好……我没事儿……你安心走吧……”

  我转身走到门口,默默的点了根烟。

  “给我也来一根。”高战走过来,揉了揉眼睛说道。

  两人相对各自深吸了口烟,一起呆呆看着雨后的院落。

  波波头虽然有些逗逼,但却不傻,相反,她比很多人还要聪慧许多。

  只言片语间,她已经了解到了事情的全部。

  而且,接受了这一切。

  带着笑,送至亲上路……

  良久,波波头擦干眼泪,带着笑对我说:“帅哥……大帅哥,奶奶走了。”

  我点点头,“节哀顺变。”

  波波头又擦了擦眼睛,“你是阴倌,我是鬼,咱俩可是死对头。我没害过人,你可不能给我贴符,不能收了我。”

  “当然。”我笑笑。

  “奶奶临走前,跟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你猜猜看?”波波头再次咧嘴一笑,“嘿嘿,你肯定猜不到。她说的是‘孩子,今天你过生日,奶本来想给你煮俩鸡蛋的,可咱村那些人,也没谁给我烧鸡蛋啊’。”

  波波头的眼泪再次流了下来,脸上却挂着幸福的笑容。

  “今天是你生日?”高战忍不住问,声音还是不在调上,就像是被人在裤`裆里踢了一脚,没缓过来一样,又痛又……反正是无法形容。

  “大帅哥阴倌,奶奶走了,我也该去我应该去的地方了。”波波头走到我面前,神情竟有些闪闪缩缩,鬼鬼祟祟。

  她微微低着头,却翻着眼皮斜眼看着我说:“在我走之前,你能不能帮我完成一个心愿?”

  “说。”

  “我想开车!”

  “好!”

  波波头似乎没想到我会答应的这么痛快,愣了一下,随即笑逐颜开。

  来到村口,她绕着警车转了一圈,对着我摇了摇头,苦着脸说:“我还是喜欢开出租车。”

  “好!”

  “好!”高战几乎是和我同时用力说道。

  波波头又是一怔:“你们都是好人,可我是鬼,怎么开车?就算我会开车,那跑到街上,不成无人驾驶了吗?”

  高战跟着一愣,扭脸看向我:“这么一说,技术上好像是有点难度啊?”

  “不难。”

  我摇摇头,摘下背包,拿出黄纸朱砂,对高战说:“我体质不同一般人,她没办法上我的身。你要是愿意,让她上你的身。”

  “没问题!”高战果断道,回过头朝着波波头呲牙一笑:“你只要不嫌我丑,不嫌我胖就行。”

  我一直不明白鬼灵术中为什么还会有专门请鬼附身的符箓。

  在这个雨后的凌晨,我似乎开始真正了解到,鬼灵术究竟是怎样一种存在了……

  警车开到平古,我下了车,走到一辆趴活的出租车旁,敲了敲车窗,向司机出示了证件:

  “你好,我是警察,因为公务必须,我现在要征用你的车。我的工作证和身份证都押在你这儿,你可以随时打电话核实。”

  正式参加工作以来,我头一次擅用职权,叫醒了一个打盹的出租司机,‘征用’了他的车。

  “踩离合,挂一挡,慢慢松离合,给油……”

  波波头真的很聪明,完全没有大多数女性同胞对于机械的障碍。

  只不过教了她几遍,她就能开着车在路上跑了。

  当然,凌晨3点,马路上只有空旷。

  而且……我只教给她挂一档。

  那样的话,油门踩到底,开车的人更能和爆响的引擎声产生共鸣,能够体验‘飞一般’的……龟速行驶……

  “开收音机!开收音机!”波波头有些得意忘形的一手把着方向,一手指着中间的音响,“开车就得听音乐,最搭了!”

  听着她娇憨的声音,再看看高战肥胖的圆脸,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伸手打开了收音机。

  凌晨的电台正在播放一首很老的歌,却是很应景——

  ‘你的生日让我想起,一个很久以前的朋友;

  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天,他流浪在街头;

  我以为他要乞求什么,他却总是摇摇头;

  他说今天是他的生日,却没人祝他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握着我的手,跟我一起唱这首生日快乐歌。

  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有生的日子天天快乐,别在意生日怎么过。

  这个朋友早已不知下落,眼前的我有一点失落;

  这世界有些人一无所有,有些人却得到太多……’

201802/16/9048_3477612 201802/16/9048_3477612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