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四十四章 画匠附体

第四十四章 画匠附体

更新时间:2018-10-31 22:23:54

  “我让你别说话!”电话里最后传来静海尖利的声音。

  紧跟着车子就因为我的闪避失去控制,狠狠撞在路边的大树上。

  我虽然没撞伤,但也被安全带勒得前胸和脖子生疼。

  这一切都来的太快太急,前所未有的恐惧让我根本都来不及看清状况,本能的拿捏法印,朝着副驾驶拍了过去。

  “嘭”的一声闷响,右手却是拍到了椅子背。

  这时我才看清,副驾驶上空无一物,扑向我的那个人已经不见了。

  我是真毛了,一把抓过背包,推开车门跑了下去。

  做了这么久的阴倌,我绝不算胆小,可这一次却是吓得头发都立起来了。

  之所以吓成这样,是因为大胡子消失后,后来出现扑向我的那人,已经不再是‘傻大胡子’的模样。

  这人无论样貌还是身上的衣服,竟然都和我一样!

  ‘等到画匠画出你的样子,他就会把你的魂勾走!’

  想起静海的话,我冷汗更是止不住往下淌。

  关键百鬼谱和鬼灵术里,都没有任何关于画师又或是画匠的记载,我根本不了解那究竟是怎样一种存在。

  我深吸了几口气,打开车门,在座位底下找到手机。

  电话一直没挂断,听筒里还传来静海“喂喂”的声音。

  我把手机贴在耳边,却一阵犹豫。

  静海让我别再说话,可不说话,我怎么能跟他通话?

  我快速的想了想,用手指在话筒附近轻轻敲了两下。

  静海似乎听到了动静,急着说道:“你先别说话,听我说。”

  跟着问道:“那家伙还在不在你旁边?在的话敲一下,不在就敲两下。”

  我又左右看看,除了撞坏的汽车,没见到四周有人。

  刚在手机上敲了一下,接着就听静海又问道:“那家伙长什么样?”

  我有点嘬牙花子,这让我怎么回答?我又不会摩斯密码。

  静海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顿了顿,说道:

  “这样,如果他的样子没什么特别,你就敲一下;如果他的样子是你认识的,又或者和你一模一样,你就敲两下。”

  “笃笃!”

  我毫不犹豫的敲了两下,感觉心也跟着颤动了两下。

  “唉!”

  静海一声长叹,“你现在可以说话了。”

  听他这么说,我非但没有放松,反而有种更加不祥的预感。

  “大师……”

  我刚喊了一声,就浑身如遭电噬般的僵住了。

  我清晰的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跟着我喊道:“大师。”

  这个声音的吐字和口气跟我完全一样,仅仅只是比我慢了半拍,就好像是说话有回音一样。

  更加让我感到恐慌的是,这声音并非是来自周围,而是从我身后发出来的。

  那个邪门的画师,竟似乎就趴在我后背上!

  我想看看那东西是不是真在我背后,却又不敢回头,生怕一回头被对方吹灭了肩膀上的阳火,那样我可就真玩儿完了。

  我强迫自己冷静,突然又想到一件事。

  波波头不是一直趴在我背上的吗?她人呢?

  “波波头!”我脱口喊道。

  “波波头!”

  身后立刻传来那个声音。

  我一咬牙,从包里翻出阴阳刀,反手就往肩后戳。

  可并没有戳到任何东西。

  “你到底是什么人?想干什么?你把我朋友怎么样了?”我越发焦急,生怕波波头有什么不测。

  没人回应我,出乎意料的,那个声音这次竟没有再学着我说话。

  电话里又传来静海的叹息声,“来不及了,他已经画完你的形,在画你的骨了。”

  我心里一咯噔,却又听静海问道:“那家伙跟着你多久了?”

  我知道静海这么问必然有原因,急忙回答说,他跟了我有半个多钟头了。

  我这样说的时候,那个回音般的声音竟再次在我耳边响起。

  静海咦了一声:“居然有那么久了?”

  跟着提高了调门,“你是不是傻的?跟了你那么久,是人是鬼你分不出来?你这阴倌是怎么当的?”

  我脸一热,恨不得用脑袋去撞树。

  咬了咬牙,对静海说:“我的鬼眼不灵了,现在看不见鬼了。”

  话一出口,我就有种诡异到匪夷所思的感觉。

  没有鬼眼,自然是不能轻易看到鬼的。

  我看不见波波头,却先后看到了‘傻大胡子’和看守墓园的值夜鬼。

  是赵奇约我去墓园抄墓碑的,发生在我身上的这一切,究竟是他的蓄意陷害,还是我自身时运低到了已经无需鬼眼就能看到‘脏东西’的地步?

  静海平常完全就是个贪婪成性,废话连篇的流`氓和尚,可一遇到事,就会像变了个人似的,说话绝不绕弯子。

  他并没有问我失去鬼眼的原因,而是让我先不用着急,他也只是在多年前接触到一个画匠,并不算是十分的了解。

  我被画匠缠了那么久,人还平安活着,那鬼画匠接近我另有目的也不一定。

  他沉吟了片刻,接着直奔主题说道:“我现在也想不到办法帮你,不过有个法子,可以暂时保住你的命。”

  “什么法子?”人没有不怕死的,我当然不例外。

  “别睡觉。”静海的回答出乎意料,“画匠附体,意味着他已经画出了你的形。附在你身上,是要画你的骨,也就是内在性格。人的性格对于鬼画匠来说,是没法子隐藏的。可一些潜意识的东西,就连你本人都难说的清楚,鬼画匠也就无从入手了。可一旦你睡着了,他就会进入到你的意识当中,到时候如果他要勾你的魂,就算大罗金仙也都无能为力了。”

  “操蛋玩意儿,鬼画匠到底是什么东西?”我几乎快要崩溃了。

  “恐怕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吧。”静海话锋一转,“你刚才说要找阴天葵,是为了救鬼命吧?如果你要救的鬼对你很重要,那可要抓紧时间了。鬼体受损严重的话,等到鸡鸣五更,就很可能回天乏术,烟消云散了。”

  一句话提醒了我,我心一横,也不去管什么狗屁画匠了,直接上了车,试了试,车子居然还能发着。

  电话那头,静海忽然莫名其妙的怪笑了两声。

  “你笑什么?”我听得心里发毛,怎么就感觉老丫笑得这么不厚道呢?

  静海又干笑两声,“嘿嘿,我笑是因为你让我想起了当年我遇上鬼画匠的情形。小子,你可有得苦头吃了。想当初,佛爷我被这邪门东西缠上,可是七天七夜都没有合眼啊。”

201802/16/9048_3481636 201802/16/9048_3481636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