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四十五章 阴天葵

第四十五章 阴天葵

更新时间:2018-11-01 0:25:14

  “七天七夜不合眼……”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

  感觉脖子生疼,伸手一摸,黏糊糊的,刚才撞车的时候,我因为躲避鬼画匠,脖子竟被安全带的边缘拉出一道口子。

  我一阵后怕。

  得亏割的不深,要是割破动脉,不用画匠动手,我特么就直接去找阎王爷报到了。

  车撞成这样,人也见了红,我不禁问自己:我和那鬼老头素昧平生,弄成这样值得吗?

  只是略微一想,我就点了点头,自言自语的说:

  “值。就单单是冲老爷子提醒我夜里不要去墓园的那份良善,我就不能眼睁睁看着他魂飞魄散。”

  同时我也对出手伤了老头的赵奇更加的憎恶。

  快要开到市区的时候,我才突然想到一个最关键的问题。

  拿起电话,想了想,拨出了潘颖的号码。

  电话接通,我问潘颖,现在医院那边状况怎么样了。

  潘颖说,傍晚季雅云已经转到了普通病房。现在她和窦大宝,正陪着桑岚守着季雅云呢。

  我问她能不能帮我个忙。

  “你跟我还这么客气干什么?”潘颖话音中透着好奇,“这大半夜的,你找我帮什么忙?”

  我有些难以启齿,却还是咬了咬嘴皮子,直接说出了要求。

  电话那头好半天没回应,却传来一阵脚步声和开门的声音。

  然后才听到潘颖夸张的声音:

  “徐祸祸,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你居然要云姨的……是我听错了?”

  我的脸像是被火烤一样,一阵阵的发烫,“你没听错,我现在需要那东西救命。你赶紧帮我看看,季雅云她……她那个来了没有。”

  挂了电话,车也已经开进了医院。

  停下车,我脸还在发热发胀。

  静海说,阴天葵就是阴年阴月阴日出生女子的经血。

  我认识的阴女,也只有季雅云一个了。

  话说回来,接触久了,我对季雅云好像比对桑岚的一些情况还要了解。

  我依稀记得,季雅云好像就是每个月的这几天来那……那什么。

  到了病房门口,看到的,却是阴沉着脸的桑岚。

  她咬着嘴唇走到我面前,胸口起伏剧烈,口气跟要杀人似的:“你到底在搞什么?你居然要潘潘对我小姨做那种事?”

  听她这么问,我就知道事情败露了。

  我吁了口气,刚想解释,没想到桑岚突然扬起手,狠狠一个耳光扇在了我脸上。

  “啪!”

  我被打的一愣,见桑岚满是怒火的眼睛瞪得通红,我竟忍不住猛激灵了一下。

  在驿站的时候,季雅云说她做了个关于桑岚的噩梦,还说在阴阳镜中看到桑岚拿着刀,想要杀人。

  就连徐洁也说,觉得桑岚有些不对劲。

  现在直面桑岚,我竟也觉得,她似乎和以前有些不一样了。至于哪儿不一样,却又说不上来。

  看着桑岚,我不自禁有些愣怔。

  “我给何尚生打过电话,他全都告诉我了!我小姨是因为你才出事的!是你把她害成这样的,你还想怎么样?”

  听到桑岚的质问,我居然打了个冷颤,感觉竟像是刚从梦里醒过来似的。

  我也顾不上想为什么会有这种奇怪的感觉了,咬了咬嘴皮子,直接把我来的目的说了出来。

  心里却暗骂老何,桑岚打给他,多半是因为担心季雅云,病急乱投医,这老头怎么嘴没把门的,什么都跟她说。

  桑岚像是完全失去了理智,竟不顾场合,大声吼着对我说:

  “你已经差点害死我小姨了,你别再害她了!我不管你想干什么,从今往后,我不准你再见她!”

  说着又扬起了巴掌,却是跺了跺脚,转身进了病房。

  房门还没合拢,一个人从门里钻了出来,竟是窦大宝。

  他像只大老鼠精似的,抄着手,掂着脚尖走到我跟前,却冲我使了个眼色,示意让我跟他走。

  转过拐角,窦大宝明显长出了口气,“唉,桑岚这小美女,变得越来越让人受不了了。”

  我又是一愣,居然连窦大宝都说桑岚变了……

  “也多亏潘潘了解她的性子,所以才用了这么个调虎离山的法子。”

  窦大宝边说边把抄在兜里的手抽了出来,将一个团成团儿的黑色垃圾袋塞到我手上,“这是你要东西。话说回来,你是怎么知道大美女今天来事儿的?”

  我反应了好一阵,才想到袋子里装的是什么,不由得又涨红了脸。

  说是救人,可这特么的叫什么破事啊。

  袋子里的东西平常看到都觉得晦气,现在居然当宝贝似的拿在手上。

  我没空跟窦大宝多解释,让他把他的车钥匙给我。

  窦大宝一直把我送到停车场,听他说我才知道,潘颖一早就猜到桑岚不肯离开季雅云身边,也不会同意把那么隐私的东西拿给我。

  这大背头也是有些脑瓜筋的,竟想到这样一条‘妙计’。

  她直接把我来的目的告诉了桑岚,桑岚在外头等着抽我,她就趁机拿到了我想要的东西。

  “这么说,我这一巴掌挨得还不算亏。”

  我自嘲的说了一句,让窦大宝仍留在医院帮忙照应,上了窦大宝的八手QQ,马不停蹄的往回赶。

  一路疲于奔命的回到城河街,还没停车,就见桥头边停着一辆深绿色的皮卡。

  “嗡……嗡……”

  电话震动,我看了一眼屏幕,直接挂了电话,停好车,下车走了过去。

  车窗放下来,瞎子探出头打了个哈哈:“咱这效率还不算低吧?”

  我看了一眼后车斗里超过一米五高的大石,忍不住问:“你哪儿弄的车?怎么把石头搬上去的?”

  瞎子讳莫如深的笑了笑,“说句托大的话,咱哥们儿在风水界也算是小有名气。远了不说,猪鼻巷附近方圆五里,还没有敢不给我刘炳面子的。”

  后来我才知道,他是借了附近一家宵夜馆子的车,并且让馆子里的服务员帮忙,把家中的泰山石搬到车上的。

  作为答谢,他答应事后帮饭馆老板摆个招财的风水阵。

  我让他直接把车开到对岸。

  来到看守墓园的平房,刚一进门,就听到了波波头的声音:“东西都找齐了?”

201802/16/9048_3481686 201802/16/9048_3481686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