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四十七章 鬼医遗物

第四十七章 鬼医遗物

更新时间:2018-11-01 18:34:33

  我忙说:“老爷子,我不能要你的东西。”

  我找东西救鬼命,是因为老头心地良善,要是拿了他的东西,我成什么人了?

  老头呵呵一笑,“你是阴倌,难道不懂得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道理?我给人看了半辈子坟,无儿无女,我马上就要走了,东西不给你,我给谁去啊?”

  “收下吧,这不是什么贵重物件,但对你应该有用。”说话间,老头脸上的血竟渐渐淡化,像是被皮肤吸收了一样,同时我原本看不见的身体却慢慢显露了出来。

  我想了想,觉得他说的有些道理。

  再看那盒子,就是个古老破旧的饼干盒,有些地方都锈的瓯了,的确不像是装着什么值钱的东西。

  于是点点头:“既然这样,东西我就收下了,老爷子,谢谢。”

  这会儿老头看上去已经和正常人没多大区别,摆了摆手,说:

  “不用谢我,这也是该着老祖宗的传承不用断送在我手上。”

  波波头忍不住好奇的问:“老爷子,这盒子里是什么啊?”

  “也没什么,就是几页旧书。”

  听老头这么说,我更没什么心理负担了,可老头接下来的话,却让我心里大大的打了个突。

  老头说,盒子里的旧书,是早年间一个老朋友交给他保管的。

  当时那人说好等风头过了,就会将东西取回,不料却低估了那场浩劫的残酷,没能活着把东西拿回去。

  我和瞎子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想到老头说的‘浩劫’指的是什么。

  在那十年当中,不知道毁坏了多少老物件和老传承,那绝不是能用金钱价值来估量的。

  果然,老头接着说道,他那位老朋友,本是个大夫,按理说不应受到波及,可坏就坏在,他替人看病的方法和普通的郎中不一样。简言之,就是掺和了一些‘不能用科学解释的东西’。

  这位特立独行的大夫在当时当地算是小有名气,也正因为如此,才遭了难。

  山羊胡老头当时就是个普通的农民,拿到东西后,也不敢看,直接在屋后墙角挖了个坑,把这铁皮盒子埋了起来。

  后来那个大夫朋友冻死在了牛棚里,动`乱的年代也一去不复返,老头才把盒子挖了出来。

  打开以后,却见里面只是被用油纸包着的几页旧书。

  老头识字不多,对于上面的内容大多不怎么能看懂,但书页上的记载,还是让他当场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书页上记录的像是替人看病的方法,但更多的是提到一些鬼狐神怪的东西。

  经过那场浩劫,老头已经成了惊弓之鸟。生怕会惹来杀身之祸,想把书页烧了,却又觉得对不起故人的托付。想来想去,还是决定把东西原封不动的包好,又埋藏到了地下。

  说到这里,老头感慨的摇了摇头,“我一直没把这东西丢掉,只是为了怀念老朋友。没想到当初只是草草看了两眼,如今却是救了我的命啊。”

  瞎子反应极快,看了我一眼,问道:“你是说,用泰山石、阴天葵这些东西救护鬼身的方法,是盒子里的书页上记载的?”

  老头点点头,“是啊,我也是做了鬼以后,才想到那上面记录的确实是治病的方子,不过那大多不是给活人看病,而是用来医治鬼魂的。”

  “你那个朋友是鬼医?!”我脱口惊呼。

  老何说过,如果能找到鬼医,或许就能令徐洁康复。

  对于鬼医这种传说中的特殊职业,老何也只知有这样一门传承的存在,不知何处寻觅。

  我万万没想到,会在这里得到鬼医的线索。

  鬼医……山羊胡口中的那个大夫朋友,早已经去世了。

  老头说他之所以懂得自救,就是因为看过铁盒子里的书页。

  那些书页难道是记载了鬼医传承?

  老头摇摇头,说对于那个朋友的真实身份,他也无法考证。

  鸡鸣声再次传来,天已经开始亮了起来。

  老头隔着后窗,朝墓园的方向看了一阵,回过头来说:“接班的就快来了,我也要去我该去的地方了。”

  “我和你一起去!”

  一直没现身的波波头说了一句,接着又对我说:“大帅哥,昨晚为了救老爷子,没能找到画师。可我必须得找到他,要不然……唉……你还是得帮我忙,帮着一起找啊。我先走了,回头再来找你!”

  我愣了愣,猛地反应过来,“那画师……”

  我想说画师已经不请自来,现在就附在我身上。

  可波波头这个冒失鬼,只顾着说完自己要说的话,就和山羊胡老头一起消失了。

  带上房门,上了瞎子的皮卡,刚开过石桥,就见一个提着破提包的人冲我们的车招手。

  我本来还因为盒子的事走神,等到瞎子停下车,才愕然发现,拦车的人我竟然认识。

  这个外表有些邋遢的中年人,居然是前不久才坐过我车的方启发!

  方启发也认出了我,诧异的问我怎么在这里。

  听说我就住在附近,他有些惊讶。

  我以为他来城河街,是为了替他去世的母亲选墓地。

  没想到他却说,以前摆摊糊口,是为了方便照顾老娘,现在老娘走了,他也懒得受那风吹日晒,还时不时遭人白眼,干脆就找了份看坟的工作,也算是有个固定的营生。

  至于他老娘的骨灰,方启发苦笑着说,现在墓地和活人住的房子一样贵,他买不起。反正他以后要常年住在墓园这边,干脆就让老娘‘一个人’在家里待着得了。

  他拦我们的车,是想问问我们知不知道看坟人住的地方在哪儿……

  我并没替方启发觉得落魄凄惨,只能说,每个人都有各自要走的路。只要自己腰杆挺得直,他人的同情怜悯都是多余。

  回到家,瞎子迫不及待的让我打开铁皮盒子。

  我比他还急,只站在楼下喊了一声‘我回来了’,就跑回了柜台旁。

  就像山羊胡老头说的,这盒子应该没怎么打开过,盖子都已经锈死了。

  我用军刀撬了好半天,才把盖子撬开。

  盒子里是一个油纸包,外表和一般的书册差不多大小。

  一层层揭开油纸,里面果然是一叠压得平平整整的旧书页。

  我和瞎子对视一眼,拿起书页和他一起翻看。

  只是粗略的翻了一遍,两个人就都愣了。

201802/16/9048_3481952 201802/16/9048_3481952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