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四十八章 别害我兄弟

第四十八章 别害我兄弟

更新时间:2018-11-04 1:19:02

  “与之鬼魅,能医当医,当诛不赦;纵神弄鬼,颠倒阴阳,必遭天谴;切记,人心可怖,比鬼当诛。”

  瞎子念完首页的内容,看着我不自觉的抽了抽嘴角。

  我吸了口气,打开包,拿出随身不离的破书摆在柜台上。

  破书上同样写着一行醒目的字:人心可怖,比鬼当诛。

  瞎子拿起破书翻了翻,看着我愣怔了一会儿,说:“这是一本书!”

  我只能是点点头。

  铁盒子里的书页和破书的字迹完全两样,但内容却明显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甚至可以说,书页后边相当一部分,算是破书的索引。

  而且,索引的内容,比破书记载的内容要多了许多。

  很明显,就像瞎子说的,书页和我的破书,根本就是同一本书的上下卷。

  上半部分主要是救治鬼魅,而我学的下半部,都是驱鬼诛邪的法门。

  瞎子又将两者比对了一下,抬起头说:“我总算知道你哪里不对劲了。”

  我看着他不说话。

  瞎子说:“从一开始我就觉得你和其他阴倌不一样,你学的东西绝不像是野路子,可是你那些也不像是正统的法门符箓。霸道、狂暴,每一道符箓都像只是为求达到目的,不顾一切。”

  他长吁了口气,放下破书,“现在答案有了。你的这半本书,其中删减了很大一部分,一些基础性的东西,几乎全部删掉了。”

  他似乎犹豫了一下,接着说道:“我有种很奇怪的感觉,留给你这半本书的人……似乎是刻意想隐瞒一些东西。其目的是……我个人感觉,抄写这书的人,就是想在最短的时间内,造就一个对阴阳事一知半解的半吊子阴倌。”

  “嗯。”我点头,刚想把回忆到那年‘假脸人’的事说出来,外面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瞎子朝着盒子和破书指了指:“快收起来。”

  等我收拾好东西,他走过去打开了房门。

  “徐哥……”

  大双站在门口,左右手各提着一个包,背上还背着个大背包。

  外面下着毛毛雨,他显得有些狼狈。

  我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昨天答应大双,他随时可以搬过来,没想到这家伙这么急,一早就来了。

  我先是给他和瞎子两人互相介绍了一下,接着找出钥匙:“走,先去把东西放好。”边说边向瞎子使了个眼色。

  其实我并没有太多的事想对人隐瞒,只是我和瞎子有段时间不见,刚一见,就又遭遇到一些疑问,我俩都还没来得及理清楚,就更不能对旁人多说了。

  冒着细雨来到老陈以前居住的14号,打开房门,一股特殊的味道扑面而来。

  瞎子耸了耸鼻子,“呵,这陈老爷子,果然不是一般人啊。”

  见我和大双都看向他,他摸了摸鼻子,看向我说:

  “在这间屋子里,我起码闻到了三种世间少有的木头味道,和一种特殊的石料气味。这四样东西,无论哪一种,拿出一块来,都比同体积的黄金要贵重十倍。你说,你的前房东,是不是很有料?”

  我挑了挑眉毛:“你看看这儿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指出来,我拿去卖了换钱。”

  老陈把名下房产转给我后,因为各种原因,14号我只进来过两次。

  这屋子和我现在住的31号差不多,只是一楼没有柜台货架,只是像普通的人家一样,一桌两椅,外加一个碗柜,和一个我叫不上来具体名字的老式橱柜。

  二楼更简单,就只有一张棕绷床,和一个大衣柜。

  要说这套房子有什么特殊,那就是在不大的后院里,靠着东墙,有一溜石头堆砌的石台。

  通常这种粗陋的石头台面,都是老年人用来养花、摆放盆景的。

  这一长条石台上,却空无一物,就只是两尺宽、抵着院墙和屋墙、差不多有四米多长、空空荡荡的石头台子。

  把一层粗略看了看,来到后门,看着后院,我半开玩笑的问瞎子:“看出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没?”

  瞎子没回答我,而是走到院子当中,微微抬起头,目不转睛的盯着一个方向。

  我走上前,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下意识一怔。

  这种感觉很奇怪,难以形容。

  他的目光和地面差不多呈45度角,站在这个位置,从这个角度看去,越过院墙,斜向上,就只看到阴凄凄的天空。

  然而,在我看来,总觉得顺着瞎子注视的位置,像是少了什么东西。

  少了……

  瞎子忽然转过头,盯着我问:“你说,阴阳驿站有几层?”

  我一呆,脱口道:“三层。”

  可是话一出口,我就下意识的摇了摇头。

  我抬手搓了搓脑门子,斜眼看了看大双,压低声音对瞎子说:“应该是四层。我和大宝……”

  瞎子竟一摆手,示意我不用再说。

  我有点云山雾罩,却又有种说不出的怪异感觉。

  14号和31号有着一定的距离。

  假设28号和31号之间有着阴阳驿站那样一栋古楼,按照角度估算,顺着瞎子刚才的目光……隔着间隔的院墙,我应该看不到古楼驿站。

  可如果驿站真的有第四层,也就是我和窦大宝到过的、多出来的那层阁楼……站在这里,倒真有可能看得到。

  “祸祸,我第一次来这儿的时候,就有些话想对你说。”瞎子忽然说道。

  “啧,你什么时候能改掉这臭毛病?”或许是因为太熟,我是真受不了瞎子这种说半截藏半截的毛病。

  瞎子抿了抿嘴,像是想对我说什么,旁边却突然传来一声咳嗽声。

  “徐哥,这屋子…挺好的。”大双走过来,微微低着头,面皮有些涨红,但眼睛却斜向院子的一侧。

  “好什么啊,凑合着住呗。”

  我随口说了一句,看向瞎子,却见他眉毛骤然一拧,一双眼珠斜视大双,半天没转动。

  大双也发觉了他的异样,有些讪讪的朝他点点头:“刘哥……你……你……你多关照。”

  “是你多关照才对吧!”瞎子猛然提高声音说了一句。

  “啊?”大双一愣怔。

  我也是一呆,随即问瞎子:“怎么个情况?”

  瞎子摇了摇头,忽然一把拉住我,径直穿过屋子,走到了门外。

  跟着,转过身,朝着14号的房门深深鞠了三个躬。

  大双跟着跑过来,站在门口,不知所措的看着眼前一幕。

  瞎子挺直身子,却是面无表情的说:“这地方我今儿算是彻底看明白了,这人……和人心……呵呵,怕是我师父他老人家亲自来,也看不懂是什么道道。”

  他咧着的嘴角骤然下垂,眼睛死盯着大双,一字一顿的说:“一句话,我可以什么都不管,但是,别害我兄弟。”

201802/16/9048_3482959 201802/16/9048_3482959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