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四十九章 不能打破的禁忌

第四十九章 不能打破的禁忌

更新时间:2018-11-04 19:37:20

  我不明白瞎子为什么会突然这样说,但知道他一定不会无的放矢。

  看向大双,却见他和瞎子对视了一阵,从门里走过来,仍是用那种温吞的口气说:

  “徐哥救过我的命,我只会帮他,绝不会害他。”

  “我救过你的命?”

  大双笑着点点头,却没解释,而是又朝着瞎子点了点头,接着对我说:“徐哥,我……我以后是不是就能住这儿了?”

  “废话,不然你以为我逗你玩呢?”我在他肩膀捶了一拳,“你先收拾一下,中午一起吃饭,当是替你庆祝乔迁之喜。”

  一路往回走,路过28号和31号之间,瞎子停下脚步,盯着那片空地凝神看了一阵,皱着眉摇了摇头。

  “你看出什么了?”我问。

  “我看得出局势,却看不穿人心啊。”瞎子忽然盯着我,压低声音说:“阴阳驿站的事一时半会儿我也说不清楚,可有一点我得提醒你。你一定要小心着点你那个新搬来的同事。”

  “大双?”我忍不住微微皱眉。

  瞎子嗯了一声,“他不是普通人,或者干脆说,他根本就不是人。”

  “不是人?那是什么?”我觉得瞎子有些不靠谱。

  大双和我相处的时间也不算短了,除了他和萧雨之间有过的那点猫腻,我实在看不出他有什么特别。

  要说大双是什么邪魅魍魉,相处这么久我都没看出来,那我这阴倌也不用做了。

  瞎子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神色郑重的说:“我不是阴阳先生,单凭我这点皮毛道行,本来是绝看不出那小子有什么不对劲的。但事实是,他大大的不对劲。”

  “你把话说清楚。”我开始意识到事情非比寻常。要是没有真凭实据,瞎子绝不会说的这么肯定。

  “你有没有觉得,那个大双的精神状态很差?”瞎子问。

  我点点头,因为追查‘车祸’的事,我有段时间没回局里报到了,算起来日子也没多久,可再见到大双,他却明显憔悴了许多。

  不光像是几天几夜没睡觉一样,眼圈发黑,连站在原地人都直打晃。

  要不是瞎子说这些奇怪的话,我还打算趁中午吃饭的时候,问问大双究竟出了什么事呢。

  在我看来,以他现在的这种精神状态,实在是不能够再担当法医的职责了。

  瞎子点了根烟,边往我家走边喷着烟圈说:“有些话,现在我说了你也不信。先等等吧,要是我猜的没错,等到中午,不用我说,你自己也会看出蹊跷了。”

  “啧,你这是又犯老毛病了!”

  “屁!”瞎子扭头瞪了我一眼:“你和徐洁刚没羞没臊那阵儿,要是有人跟你说,她是活尸,你信吗?”

  他回头看了看,搭住我的肩膀,边往前走边小声说:“记住了,等到中午,就算你看出什么,也千万不要当着那小子的面问。你应该明白,有些禁忌是不能打破的。”

  见他说的郑重,我也就没再追问。反正要按他说的,也就两三个钟头的工夫,就能见分晓,真犯不着跟这装逼犯再掰扯。

  乍一得到记载着医鬼之术的书页,我恨不得立刻逐字翻看,看能不能找出治好徐洁的法子。

  但是,我没那么做。

  我决定暂时先不把这件事告诉徐洁。

  蛇皮巷的事过后,徐洁表面上虽然一直表现的若无其事,可我知道,她那只是怕我担心。

  没有人到了行动靠轮椅的份上,还能处之淡然。

  比起大多数人,徐洁已经很坚强了,但那绝不代表她不在乎。

  在真正找到有效的治疗方法前,我不能盲目的给她希望。

  希望转为失望的打击,比起身体受到的创伤,只会更加痛苦。

  瞎子的话让我没心思想别的,干脆就只管张罗饭。

  临近中午,我打电话让大双过来。

  刚把汤端出来,外面就传来了敲门声。

  “我来开门!”徐洁抢先转动轮椅,朝着门口挪去。

  听着她急慌的口气,看着她有些费力的背影,我忍不住用力咬了咬嘴唇。

  最初喜欢上这‘女骗子’的时候,我也很好奇,为什么只是短短相识,就对她死心塌地。

  直到这次回家,我终于明白,爱上她,并不是因为孤单的偶然,和单纯的情投意合。

  徐洁从来不会怨天尤人,更加不会向某些女人一样,碰上芝麻粒大的一点事,就觉得像是天要塌了一样。

  有时候,她实在坚强的有点过分。

  正如我了解她的坚强,她同样懂得我的疲惫。

  她不会哭天抢地的抱怨命运不公,不会上演一些肥皂剧里才会有的虚假桥段。

  她只会咬着牙,力所能及、竭尽全力的替在意的人分担。

  哪怕只是我端着汤盆的时候,她抢着去开门……

  房门打开,门口却没传来声音。

  我放好汤盆,转过头,看到门口的一幕,不禁一愣。

  徐洁坐在轮椅上,抬头看着门外,眉头微蹙,小嘴绷的紧紧的。

  我心跟着一紧。

  换了普通女人,某些突变情绪轻易就能被人看出来。

  但徐洁不一样。

  她和普通人一样,有欢乐悲哀,但对于恐惧,却一直有些‘神经大条’。

  因为……她是金刚尸。

  在我心里,她都无敌了。

  然而,此刻我却清晰的感觉到,她并不突兀的表情中,却带着一种强烈的恐惧!

  我甚至感受到,在这种恐惧的促使下,下一秒钟,她很可能不顾一切的跟谁去玩儿命……

  “怎么了?”我急着跑过去,正在抽烟的瞎子也跟着站了起来。

  “徐哥。”

  听到这个略微腼腆的声音,我下意识的把徐洁的轮椅拉到身后,然后才抬眼看向门外。

  只一眼,我整个人又是猛地一呆。

  大双的目光从徐洁身上转到我脸上:“这位是……”

  我盯着他看了一阵,忍不住想开口,却听瞎子在屋里连着‘咳嗽’了两下。

  ‘记住,无论看到什么,都不要当着那小子的面问……你应该明白,有些禁忌是不能打破的。’

  想到瞎子的话,我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眼珠往身后斜了斜,转回来,仍是直视着大双说:“这是我爱人,徐洁。”

  大双也定定的看着我,突然间咧嘴一笑,把一直藏在身后的右手挪了出来……

201802/16/9048_3483192 201802/16/9048_3483192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