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五十章 无字碑

第五十章 无字碑

更新时间:2018-11-05 15:50:43

  “徐哥,这是我老家寄来的一点蘑菇……”

  大双有些赧然的把手从背后抽出来,却是拿出一小包成色极好的榛蘑。

  我下巴颏差点掉下来,回过头,哭笑不得的看向瞎子,却见瞎子也正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快进来开饭吧。”

  我接过蘑菇,边把大双往屋里让,边推着徐洁来到桌边。

  瞎子趁大双不注意,又朝我使了个眼色,同时摇了摇头。

  我微微点头,表示明白他的意思。

  正如瞎子所说,大双真的不对劲,而且是大大的不对劲。

  之前刚见到大双的时候,他就像风催的细竹竿一样摇摇欲坠,精神差极。

  可仅仅只是短短两个钟头,他竟然像是完全变了个人一样。不但腰杆挺直,连黑眼圈也没了,眼睛里还透着一种星芒般的异样神采。

  以我所学的医科知识看来,短暂的休息是绝对达不到这样的效果的,除非……他服用了有刺激作用的药物。

  可是从言行举止来看,他又绝不像吃过药的样子。

  我只能是相信瞎子的话,在大双的身上,发生了我想象不到的状况。

  瞎子从隔壁街买了瓶酒,给大双倒了一杯,刚要给我倒,大双忽然伸手拿过我的杯子,眼神有些闪缩的看了瞎子一眼,低声对我说:

  “徐哥,你看上去很累……现在,不适合喝酒吧。”

  我愣了一下,看着他异样的眼眸,突然反应了过来,下意识的点点头,“嗯,我喝茶。”

  大双起身走到一边,沏了一杯浓到不能再浓的绿茶端到了我面前。

  瞎子奇怪的看了看我,咧咧嘴,给自己倒了杯酒。

  我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心里的疑惑已经达到了极点。

  大双何止是不对劲,在这短短两个钟头当中,改变的似乎不只是他的精神头,而是像彻头彻尾的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我毫不怀疑,他是因为看出我身上发生了某些事,所以才不让我喝酒的。

  事实上,如果不是他提醒,我自己都把这件事忘了——我身上现在可是附着一个鬼画师呢!

  一方面从早上到现在,我的心思被瞎子的话全然分散到了大双身上;再就是,在这段时间里,那个鹦鹉学舌的‘回音’,已经变得很不明显,以至于我都快感觉不到了。

  按照静海的说法,画师是在画我的骨。如今这种情形,是否就意味着,画师对我的‘侵入’更加深重了?

  静海告诉我,应对画师的方法,就是——不能睡觉。

  从昨晚到现在,我已经疲惫不堪,如果再喝点酒,恐怕就再也撑不住要去见周公了……

  吃完饭,又闲聊了一会儿,大双起身说:“徐哥,我那边厨房的水管好像有点问题,你能不能过去帮我看看?”

  “好。”我下意识的感觉到,他是有话想私下跟我说。

  瞎子挪了挪屁股,像是想跟我一起去,但最后还是没起身,只向我做了个‘万事小心’的手势。

  跟在大双身后,看着他挺拔矫健的背影,我更加狐疑,却怎么也提不起戒备。

  大双的身世和从业经历跟我很相似,东北农村的穷孩子,选择法医这个行当,也是因为补助高,工作稳定,收入相对‘丰厚’一些。

  同为技术警,他的履历不可能造假。

  我实在想象不出,这样一个人,能和我有什么利害关系。

  到了14号门口,大双忽然回过头来对我说:“徐哥,我的命是你救的,我绝不会害你。”

  我忍不住微微蹙眉:“我什么时候救过你?”

  我能想到的,就只是他用心口血替萧雨补充元阳那次。但那是他心甘情愿去做的,我只是冷言提醒了他一句,那绝对算不上什么救命大恩,值得让他一而再挂在嘴边。

  大双似笑非笑的看了我一阵,挠了挠头,表情变得有些腼腆,“看来你是真忘了……那时候,我还是个普通人……任何人入住阴阳驿站,都是要付店钱的。普通人住店,是要以寿元为代价的。”

  “啊……”我不由得低呼了一声,终于想到他指的是什么了。

  那次他因为用心口血喂养萧雨,阳气损耗过多,飘忽的去到阴阳驿站,在那里住了一晚。

  过后小雅跑去找他收账,实则就是想要他的命。

  是我以老板的身份强行拦阻了小雅。

  这么说来,大双的命倒真是我保下来的。

  “进来说吧。”大双说了一句,开门进了屋。

  我刚跟着走进去,他突然头也不回的说道:

  “你我也算是同行,我有必要提醒你一句,不论你有什么理由,自己做过什么,总是心里有数的。做了那么多忤逆的事,害了那么多人,若还想有来世,就不要得罪阴阳驿站的老板。”

  我听得莫名其妙,刚想问他什么意思,却见他转过身,眼中竟露出从未有过的凶狠,盯着我一字一顿的说道:

  “我再说一次,他救过我的命!如果你想害他,就是和我作对,那样的话,我发誓,无字碑上一定有你的名字!”

  我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心里涌起一种我自己都解释不清的震撼。

  大双没有解释什么,而是仍然继续盯着我,缓缓的抬起右手,伸出食指在身前虚画着。

  他是在写字……

  我勉强看出,他写的第一个字是‘关’;第二个是……是个‘天’字。

  他好像是在写一个人的名字,但第三个字比划实在太多,我真看不出那是个什么字。

  当他写完最后一笔,我的身子不由自主的猛地又震颤了一下。

  这次的颤栗,让我感到发自骨髓的惊恐。

  我清楚的感觉到,这绝不是我本人的反应。

  震颤是来自另外的‘人’,这个‘人’就附着在我身上,我只是受到了连带,是真正的不由自主。

  “呼……”

  大双长吁了口气,神色渐渐缓和下来,接下来的话,明显是对我说的。

  “徐哥,本来我是不该对你有所隐瞒的,但是有些事,我真不能对现在的你说。你只要记住,我边耀双永远不会害你就行了。”

  “了解。”我点点头,“其实,我也有件事瞒着你,不过现在还不能跟你说。”

  我特么是真有些来气,嘴里说的虽然是事实,但也存在很大的斗气成分。

  怎么着就是个人都能牵着我的鼻子走了?

  见大双明显发怔,我有点偷乐,不管你玩什么花样,老子总算扳回一局。

  可大双接下来说的一句话,让我短暂的‘胜利感’立即烟消云散。

  “徐哥,附在你身上的那人不算什么,你要小心的是……是你身边的人。”

   

   

   

   

201802/16/9048_3483638 201802/16/9048_3483638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