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十五章 五鬼争食

第十五章 五鬼争食

更新时间:2018-03-11 23:59:47

  “光华路48号……”

  听到这个地址,我不自觉的皱了皱眉。

  林寒生和米猜被抓,不知道那里的恶鬼还在不在了。现在想来,那天晚上季雅云和桑岚被灌醉,林寒生和云清被鬼上身,倒像是特意在演戏。

  我给赵奇打了个电话,问他光华路48号现在归谁管。

  赵奇说,林寒生被抓前,已经把48号卖出去了。

  我问卖给了谁,能不能联系到房主。

  他告诉我一个名字,也不问原因,就说去帮我查对方电话。

  我说不用了,房主的电话,我有。

  挂了赵奇的电话,我迟疑了一下,翻出了赵芳的号码,给她打了过去。

  电话接通,里面传来一个甜美的女声:

  “您好,徐先生,赵总在开会,我是她的秘书钱瑞妮,请问您找赵总有什么事?”

  我愣了一下,说:“你好,我想问一下,光华路48号是不是赵总买下来了。”

  “是。”庄瑞妮简练的回答。

  “那房子现在有没有人住?如果没有的话,我想……我想替她把房子清理一下。”我临时换了个说法。

  庄瑞妮让我稍等。

  过了一会儿,电话里传来赵芳的声音:

  “徐祸,我正想找你呢,48号是不是真有问题?”

  “有可能是。你既然听说过那里有问题,为什么还要买下来?”我有点好奇。

  赵芳说:“我是买来投资的,又没打算自己住。如果你能帮我把房子清理干净,那就最好了,至于报酬……”

  我忙说:“不需要,其实我是因为其它原因要借一下那套房子,如果可以,就顺带帮你清理干净。”

  赵芳一贯干脆的说:“好,我让秘书把钥匙给你送去。”

  到了光华路,约莫等了十分钟,一辆白色路虎就停在了48号门口。

  开车的是个气质优雅的白领丽人,她把一串钥匙和一张名片交给我,说赵总下午要出差,有什么事可以联系她。

  我看了看名片,点头:“谢谢庄小姐。”

  打开48号的院门,一进去我就怔住了。

  这房子的阴气怎么加重了,大白天的一进院子就让人觉得阴森森的浑身不舒服。

  野郎中喜道:“这里煞气深重,必然有恶鬼凶灵,只要能把它们收服,今晚肯定能帮季雅云避过灾劫。”

  我让其他人留在外面,野郎中却说,要借煞,必须事主亲身进去才行。

  再看沈晴,已经拿出了杀猪刀,两眼放光的看着紧闭的大门。

  我一把夺过刀,让她别跟着瞎掺和,老老实实在外边等。

  她虽然不满,却也无奈,毕竟这已经不属于她的工作范畴了。

  我打开房子的大门,顿时皱起了眉头。

  林寒生一伙人被抓才没多久,房子里却像几年没住过人似的,充斥着尘封的气味。

  这样的房子拿来投资,哪个买了,还不是要倒血霉。

  进了屋,季雅云马上拉住了我的手。

  她是真吓怕了。

  我拿出木剑,野郎中却说这以血开光的阴桃木剑太过霸道,让我赶紧收起来,不然不能借煞。

  我心里犯疑,但不懂五鬼借煞的道道,只好收起木剑,把杀猪刀反握在手里。

  三人刚往前走了几步,身后忽然“咣当”一声响,大门竟自己关上了。

  野郎中头也不回,拿出罗盘看了看,走到一张桌子旁,拿出五个点了红点的馒头放在桌上。然后又拿出五支短香,点燃了分别插在馒头的红点上。

  我和季雅云对视一眼,正想看他接下来做什么。

  野郎中忽然大叫一声,仰面栽倒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了。

  “老先生,你怎么了?”

  我刚想过去查看,野郎中又大喊一声,一下弹了起来。

  我看的心里直发毛,他的两条腿伸得笔直,根本没打弯!

  季雅云抱着我的胳膊,身子直发颤。

  野郎中弹起来后,就瞪眼盯着桌上的馒头,眼珠子一动也不动。

  馒头上的香只有食指长短,刚开始和普通的香没什么不一样,但是过了一会儿,短香就以快的不可思议的速度烧完了。

  “呼……”

  野郎中长吁了口气,抹了抹脑门上的汗,回过头苦笑着说:

  “在平古岗上五鬼反噬,差点毁了我半生的修为,幸亏五个小鬼跟了我几十年,有了感情,他们肯受香火,就是还把我当主人了。”

  我不懂养鬼门道,只能附和的点点头。

  季雅云看了我一眼,眼泪都快下来了。

  我很清楚她这一眼的含义,得亏是我跟着,要不然单是这神神叨叨的老头,一惊一乍的就能把她活活吓死。

  野郎中拿起五宝伞,深吸了口气,缓缓把伞撑开。

  “呀,馒头少了一个!”季雅云忽然低呼道。

  我看向桌上,五个馒头果然只剩四个了。

  “不好!”野郎中反应出奇的大,急着要把伞合拢,那把伞却猛然从他手里飞了出去,快速的升到了天花板上,剧烈的颤动起来。

  野郎中急得跺脚,拍着大腿冲上面喊:“小祖宗,快别打了,我这就帮你们把馒头找回来!”

  季雅云小声说:“再拿一个馒头不就行了。”

  “不懂的东西别瞎说。”我忙道。

  眼看野郎中六神无主的到处找,我也跟着找。

  季雅云拉着我的手,半步也不肯离开,问我馒头怎么会不见了。

  我看了她一眼,没吭声。

  屋里就三个人,三个人都没有拿馒头,还能有谁拿?

  想在偌大的洋房里找一个馒头谈何容易,只能是盲目的胡乱翻找。

  找遍了一楼也没找着,见野郎中跑上二楼,我就想跟着上去找。

  季雅云忽然拉住我,低声说会不会不在二楼,在地下室。

  我一怔,回过头冲她点了点头,“去地下室看看。”

  季雅云松开我,转身就往后边走。

  “站住!”

  我紧走两步,上前一把拽住她,盯着她问:“你不是说你只来过一次吗?怎么知道这里有地下室?”

  季雅云和我对视,嘴角慢慢扬起,露出一抹阴森的笑意。

  我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她被鬼上身了!

  不等她开口,就用杀猪刀的刀把向她腰里顶去。

  忽然,脑后传来一股劲风。

  我来不及回头,慌忙躲向一旁。

  季雅云猛然掐住我的脖子,扳住我不让我动。

  她力气大的吓人,我又不敢真伤她,只好奋力向前扑。

  “嘭”的一声闷响,我感觉后背像是被烧红的铁棒烫了一样火辣辣的疼。

  季雅云被我扑倒的同时,用刀把在腰间顶了一下,疼的“哎哟”一声,松开了我的脖子。

  我顾不得后背疼痛,搂住她滚向一边。

  刚滚开,原处的瓷砖就被一尊金属雕像砸的四分五裂。

  我急着拉季雅云起来,定睛一看,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

  背后偷袭我的居然是野郎中,他又变成了鬼模样,满脸漆黑狰狞,眼睛红的像是要瞪出血来。

  “啊……”季雅云吓得尖叫着往我身后躲。

  看着一步步逼近的野郎中,我又惊又怒。

  这老东西到底是人是鬼,是好是坏?

  我一只手把杀猪刀横在身前,另一只手揽着季雅云,缓缓的往后退。

  冷不丁我向后揽着季雅云的手碰触到一团软绵,心里不由得一动。

  我揽着的是她的侧腰,那团软绵只能是……

  我拉着她急着往后退了一截,把手伸进她小西装的口袋。

  掏出来一看,果然是一个染着红点的馒头。

  我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桌边,把馒头和另外四个放在一起。

  大声喊道:“五个馒头,一人一个!”

  天花板上的油纸伞猛然停止了颤动,缓缓落了下来。

  就在快要落到我头顶的时候,桌上的五个馒头同时弹了起来。

  馒头只是弹了一下就又七零八落的掉回桌上,再看上面的红点已经都不见了。

  “嘿嘿嘿嘿嘿……”

  一个小孩儿的笑声突兀的响起。

  紧接着,又有几个孩子“咯咯咯……嘎嘎嘎”的笑了起来。

  野郎中猛地停住了脚步,像是被几个人同时拉扯一样,两腿分开,两条胳膊同时抬起在身体两侧,像个‘大’字似的,杵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不断传来的笑声在房子里回荡,虽然欢快,却让人毛骨悚然。

  笑声中,野郎中猛然瞪圆了血红的眼睛,嘴里发出一声大喝:

  “天清地灵,急调阴兵,兵随印转,将逐令行。鬼王神君门下殷六合,命五鬼即刻夺煞,敕令!”

  喝声未落,他周围就冒出五个小鬼,围着他飞跑起来。

  野郎中的脸开始逐渐恢复了正常,身后却凝聚出一团黑气。

  五个小鬼越跑越快,最后连成了一片虚影。

  那团黑气越来越浓,竟渐渐形成了一个人的形状。

  那是一个男人,年纪约莫四十多岁,个头不高,样貌却十分的凶恶,张牙舞爪的想往野郎中背上扑,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牵制,脚下怎么也动弹不了半步。

  野郎中从五鬼幻化的虚影中缓步走了出来,脸色阴沉的像是要下雨。

  他已经恢复了先前的样子,两只眼睛却仍是凶光毕露的瞪着一处。

  顺着他的目光一看,赫然发现墙角竟蜷缩着一个穿着黑色长裙的女人!

  女人的年纪最多不超过三十岁,留着过时的发型,样貌姣好,一张脸却惨绿惨绿的。

  那竟然是一个女鬼!

  

201802/16/9048_3376558 201802/16/9048_3376558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