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五十九章 风雪夜归人

第五十九章 风雪夜归人

更新时间:2018-11-09 18:59:20

  “要死了,这一惊一乍的,真把人都吓死了。”郝向柔捂着胸口夸张的说道。

  她这一说,倒是提醒我了。

  我现在看不见鬼,能被我看到的,那自然不是鬼。

  不是鬼,就是人,不然还会是树桩子成精不成?

  想到这里,我对高战使了个眼色:“要开车了,赶紧回座位吧。”

  高战一让开,身后那个‘绿人’立刻露出了全貌。

  我一阵嘬牙花子,哪是什么狗屁绿人,就是个穿着军绿雨衣的人。

  这人站在门口的台阶上,偏瘦,身上套着件军绿色的大雨衣,低着头,戴着雨帽,看不清样子。

  乍一看,还真跟树桩子成精似的。

  虚惊一场,我刚想问他是干什么的,这人却先开口了。

  “阿弥陀佛!”

  只听这声佛号,我就是一愣,跟着就听他说:

  “贫僧云游四海,一贫如洗,请施主行个方便,载我一程吧。”

  “对不起,不方便。”我没好气的说,跟着忍不住‘扑哧’乐出了声。

  “行善好施是人的本分,我又没要你布施,就是搭个车,怎么就不行了?”

  来人有些气急败坏,边说边把雨帽撸到了脑后,露出光溜溜的脑袋。

  两人一对脸,光头先是一愣,跟着用力一跺脚,“我还当是救了个小没良心的白眼狼呢,原来是你啊!”

  “大师,你怎么会在这儿?”我怎么都没想到,这个把全车人吓一跳的家伙,居然是静海和尚。

  静海翻了个白眼,两把扯掉雨衣,一屁股坐在我斜对面,“哼,要不是佛爷在这儿,你们这一车人,刚才就算不死也得变成残废!”

  我越发好奇,问他是怎么个情况。

  静海却对自己为什么在这里避而不说,只是朝车里其他人扫了一眼,说刚才是他施佛法救了我们一车人的命。

  见他明显藏着掖着,我没再追问。

  跟老和尚接触不是一次两次了,我很清楚,只要是他想说的,拦都拦不住,他如果有意隐瞒,再问也问不出实话。

  关键是我也已经想到,静海绝不会无缘无故出现在附近,刚好又在那个时候上了车。

  最明显的一点是,我不问他为什么在这里算是正常,他却始终没问我,为什么会开这辆中巴。

  不管这妖和尚为什么出现在这儿,对我来说,应该不算是坏事。

  据我了解,静海并不精通操纵鬼魅,但他和鬼魅接触的经验,却是比高战要多的。

  车开出市区,上了省道,雨雪渐渐大了起来。

  想到前几次车祸的诡异,我下意识放慢了车速。

  收音机一直没关,不过现在的广播不像以前,真没什么好听的。

  经过一个站点,我带了脚刹车,朝站台望了一眼,没看到有人。

  刚要提速,身后和上车后就保持通话状态的蓝牙耳机里同时响起好几个声音。

  “停车!”

  我被耳机里的声音震得耳鼓发疼,皱着眉头把车停靠在站台,回过头不耐烦的问:“又怎么了?”

  我觉得我现在还真有点像暴脾气的公交司机,这些‘乘客’怎么都这么多事呢。

  高战瞪着硬币眼盯着窗外,没搭话。

  刚才让我停车的郝向柔却是通过后视镜深深看了我一眼,表情似笑非笑,也没吭声。

  只有静海,竟双手合十,对着我念了声佛号:

  “阿弥陀佛,出门在外,与人方便就是与己方便。风大雪大,你就打开车门,载他们一程吧,贫僧替他们向你道谢了。”

  我一怔,还是伸手按下按钮,打开了前门。

  冷风卷进来,我不由得缩了缩脖子。

  这时耳机里却传来高战的声音:“是一男一女,女的还是个大肚子。”

  我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他说的一男一女不是寻常人所能见到的‘乘客’。

  他是在履行职责,向我汇报阴眼看到的情况。

  听他描述完那‘一男一女’的样貌,我把脸转向窗户外边,暗暗叹了口气。

  唐朝刘长卿有一首诗:

  日暮苍山远,天寒白屋贫;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

  无论富贵还是贫寒,家,都是每个人最惦念的地方。

  人是这样,鬼也是如此。

  记得刚认识瞎子的头一年,他就对我说过,每当初冬第一场雪降临的时候,路上就会比平时多出很多鬼。

  这些鬼的来历毋庸追究,他们不会害人。

  他们之所以会出现,只是想在风雪之夜,找到自己的家,找寻一份属于家的温暖。

  “他们上车了。”耳机里传来高战的声音。

  与此同时,我身旁还隐约传来一男一女两个声音:“谢谢师傅。”

  “不客气。”我低声说了一句,关上了车门。

  接下来,每一站,我几乎都会停。

  这么晚了,还下着雪,没有人再搭公交。

  赶着‘回家’的,是各式各样的鬼。

  郝向柔……不,是白梦蝶,我毫不怀疑以她的八面玲珑,从一上车就已看出,车上的都是我的‘自己人’。

  静海就更不用说了,老和尚无宝不落不假,秃脑瓜也不是吃素的,车上这些人的身份怎么可能逃得过他的眼睛。

  所以我们这几个人,根本谁也不用顾忌谁。

  就算是刘元,一开始还有点战战兢兢,连着停了三站,也就没事了。我估计他现在也是觉得,鬼其实没想象中那么可怕。

  从郝向柔上车起,气氛就变得有些怪异。

  可是随着不断有鬼搭上中巴,车里的气氛居然渐渐变得融洽起来。

  除了高战间或通过耳机跟我说几句,就没人说话,可车厢里并没有丝毫的阴冷,反倒是有那么一点点的……温馨。

  广播里忽然传来一阵‘刺刺啦啦’的声音。

  我刚想把这无聊的东西关了,忽然,杂音一停,喇叭里传出了丝弦撩拨的声音。

  紧跟着,就听一个婉转的声音唱道:

  一滴击穿岁月的水

  芊芊素指

  轻轻拨动弦上的温柔

  缕缕思绪编织出光滑的绸

  点点情感酿造成醉人的酒

  吴侬软语

  汇聚成涓涓细流

  千回百转,蔓结肠愁

  ……

  袅绕的容颜,凄迷的传奇

  穿过苏州的古街古巷

  恰似一滴水的纤柔

  从古朴的瓦当间缓缓滴落

  击穿岁月深处郁结的冻层

  化作一曲曲评弹清音

  叩响一颗颗干涩的心

201802/16/9048_3485696 201802/16/9048_3485696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