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六十一章 如影随形

第六十一章 如影随形

更新时间:2018-11-10 11:05:57

  车里除了我,就只有五个人,从前往后依次是郝向柔、静海、刘元、郭森和高战……

  是五个啊,怎么会感觉多了一个呢?难道我又看花眼了?

  我使劲揉了揉眼睛,又把人头数了一遍。

  没错,是五个。

  看来真是我看错了。

  姥姥的,话说没了鬼眼后,我好像比以前还疑神疑鬼。

  心里嘀咕着,慢慢提起了车速。

  车厢里突然响起一阵悦耳的手机铃声,我绷起的神经跟着一跳。

  郝向柔从皮包里掏出手机,点了一下屏幕,动作优雅的贴在了耳朵上。

  我下意识的透过后视镜往后看,那辆银灰色的轿车就像是甩不掉的尾巴似的,还在后边跟着。

  电话是赵奇打来的……

  我心里想着,不禁感觉有几分怪诞。

  杜大老板真够可以的,每回都让自己的老婆抛头露面。

  虽然说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舍不得媳妇儿逮不住流氓,可赵奇到底是血气方刚的大老爷们儿,郝向柔又风韵犹存,杜老头就不怕这两人假戏真做,赔了夫人又折兵?

  我正有点胡思乱想,身后的郝向柔忽然对着电话低声说了句什么。

  我忍不住往倒车镜撇了一眼,立刻就像踩了电门似的浑身一震。

  我没看错,后边不是五个人,而是六个!

  郝向柔……

  我连接着往下数人头的必要都没有。

  就在郝向柔的身后,多了一个人!

  那人就贴在郝向柔背后,无论样貌还是穿戴,竟都和郝向柔一模一样,只是黑纱下的脸没有半分血色,白的就像是白纸糊的一样。

  而这张惨白的脸,此刻就把下巴颏垫在郝向柔的肩头,一双阴森森的眼珠子斜视着郝向柔,就像是在听她讲电话一样!

  看到这诡异的场面,我汗毛都竖起来了。

  看向高战,却见他和郭森、刘元都看着前边。

  从那个视角,车头的情形应该一览无遗才对,为什么高战会没有反应?

  难道……高战的牛眼泪已经失效了,他看不见贴在郝向柔身后的那个‘人’?

  不对啊,我给他的那瓶屠牛泪绝对不是西贝货,不可能失效。

  关键是看不见鬼的那个人,应该是我才对。

  然而,现在貌似反过来了,应该看见鬼的看不到,我却能够看见,那个和郝向柔一模一样的白脸女人就那么把脸贴在她肩膀上,两个发红的眼珠子还时不时微微的转动……

  郝向柔本身似乎并没有意识到,有个东西正在‘偷听’她打电话。

  这就更不应该了。

  我虽然没了鬼眼,可早已证实,这装扮复古的杜太太不是本人,而是被附身的鬼歌女白梦蝶。

  白梦蝶本身就是鬼,她现在是……被鬼附身了?

  我越想越觉得不对,想要停车,又觉得不妥当。

  不经意间,看到静海正歪在椅子里冲盹,犹豫了一下,低声喊了一声:“大师。”

  “嗯?”静海也不装蒜了,睁开眼睛斜睨向我。

  我本来是想向老和尚求助,可转眼之间,我差点没惊得喊出声。

  就在静海答应那一声的同时,我眼睁睁看着,他的肩膀上猛然多出一张惨白如纸的脸!

  秃脑壳、草莓似的酒糟鼻、细眼睛……那张脸赫然和静海一模一样!

  “怎么了?”静海慢斯条理的问道,“呵,貌似前天晚上我才帮过你的忙,你该不会还想赶我下车吧?”

  见我不说话,老和尚又阴阳怪气的说道:“明人不说暗话,佛爷早看出来,这辆车上每个人都有猫腻。咱们各忙各的,互不搭界就好了,何必非要搞得不愉快呢?”

  说到后来,静海已经阴沉了脸,语气中已经明显带着威胁的成分了。

  我暗暗叫苦,不愉快你个光头奶奶啊!

  这老丫的也中招了,关键他还不自知,还这么臭屁哄哄的……

  “徐祸,你小心开车。”后方传来郭森的声音。

  “噢!”我忙答应一声,把正了方向盘。

  同时透过倒车镜,下意识向他看了一眼。

  这一次,我魂儿都快惊出来了。

  郭森……不光是郭森,他和高战、还有刘元的肩膀上竟然都多出一张相同的、惨白的脸!

  那情景说不出的瘆人,就好像有个相貌和本人相同的怨灵,附在每个人的背后,如影随形一样!

  中巴车的载客人数总共是19人,原本的五个‘乘客’,此时每个人身后又多了一个。

  本来还空荡荡的车厢,在我眼中顿时变得满满当当起来。

  而且这场景的诡秘程度,实在是太能挑战人的心理承受力了。

  等等!

  每个人身后都多了一个人,那……那我呢?

  我的肩膀上,是不是也多了一张,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白脸?

  这个突然闪现的念头,让我忍不住一阵头皮发炸。

  我缓缓转动眼珠,斜向后方。

  “呼……”

  还好,什么都没有。

  真要是转眼看到那么一张脸贴在我肩上,那他娘的非活活吓死不可。

  “艹,这特么真是鬼迷张天师,有法也无法了。”瞥见静海肩头附着的那张脸,我忍不住抹了把脑门,小声嘀咕了一句。

  正想着该做出怎样的反应,不经意间,眼角的余光瞄到我左边的肩膀上似乎有什么东西。

  我心里咯噔一下子,战战兢兢把眼睛转向左边。

  看清那东西的轮廓,我浑身的血都凉了。

  我的左肩上,竟同样贴着一张惨白的脸。

  因为距离和角度的原因,我看不清白脸的具体样子,却能看到一只血红色的眼珠子,和我的左眼隔着不到一巴掌的距离,正麻木不仁的侧目盯着我!

  “去你大爷的!”

  我再也按捺不住心底的恐惧,大骂一声,猛地一脚踩下了刹车。

  同时左手拿捏法印,狠狠朝着左肩反手拍了过去。

  “砰!”

  指节传来疼痛的瞬间,中巴车“嘎”的急停在了雪地里。

  “怎么个情况?”静海差点被从椅子里甩到前面,尖着嗓子问道。

  和猝不及防的惶然不同的是,他的一双眼睛却是精光毕露,盯着车头前面,眼珠快速的转动。

  郝向柔的反应竟和他几乎相同,也是倏然站起身,上前一步,透过前挡风玻璃紧盯着前方,像是在搜寻着什么。

  “我艹……”

  我抱住左手,一阵哈气。

  手指节磕到钢化玻璃挡板上,那滋味可真不好受。

  或许是因为我这下刹车太过突兀,一直跟在后面的银灰色轿车一时间来不及做出反应。

  又或者那‘尾巴’不想暴露形迹,干脆只是略微减速,从中巴车旁开了过去。

  就在双车齐头并肩的瞬间,我已经看出,开车的果然是赵奇。

  看着轿车的尾灯渐渐远离,我艰难的吞了口唾沫。

  “咕嘟……”

  这一刻,我被一股前所未有的巨大恐怖感全然笼罩起来。

  因为,我看到赵奇的身后,也如跗骨之蛆般的附着着一个人影……

201802/16/9048_3485992 201802/16/9048_3485992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