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六十三章 军大衣

第六十三章 军大衣

更新时间:2018-11-12 17:33:46

  听到这个声音,我不由一愣。

  波波头!

  貌似这个逗逼鬼说过,她还会再找我,让我帮她一起找画师。

  她还真来了!

  不对啊,我没有鬼眼,看不到她算是正常。为什么静海、郝向柔和赵奇都好像也没有看到她似的?

  我正犯疑,波波头的声音再次响起:

  “帅哥,画师的事我已经知道了,那件事已经翻篇了。我这次来,是有别的事儿。”

  我忍不住侧着眼睛朝右边看了一眼,听上去,她似乎就站在我旁边。

  我有一肚子疑问,可介于车上的形势,也不方便问。

  波波头倒不故弄玄虚,直接对我说:“我这次来,还是要找一个人。不,是找一个鬼。和画师不一样,这个鬼,我是无论如何都要带走的。”

  我心里没来由的一激灵,终于还是忍不住小声问:“你要找谁?”

  “韦无影。”

  波波头的声音像一把榔头在我后心不轻不重的捶了一下。

  其实我心里或多或少已经有了些底,虽然不知道具体原因,可郝向柔、赵奇、静海先后在今晚上了0443,多半都是为了同一件事、同一个人——韦无影。

  这个韦无影的身上,到底包藏着什么秘密,怎么就让这么些人对他趋之若鹜呢?

  现在连波波头也喊明是来找他的……

  不对!

  波波头说要带韦无影走,她要带韦无影去哪里?她有什么资格带韦无影走?

  就因为她是韦无影的后代?

  我正疑惑不已,波波头忽然嘿嘿一笑:“这家伙的开车水平可真不咋地,要是他去开出租车,我还真不敢坐。”

  我愣了一下,目光所到,才有些回过味来她为什么要这么说。

  之前见到的那辆银灰色轿车,这会儿就停在路边,而且车头撞在了树上。

  赵奇上车的时候,我就在纳闷,他为什么忽然改上中巴了?

  敢情他是撞车了,没办法,才折回公交站等车……

  虽然在下雪,可这点雪还不至于让车辆失控吧?

  看来就像波波头说的,这个‘赵奇’驾驶水平实在不怎么样啊。

  波波头是没心没肺,我却已经被今晚接二连三上车的‘怪乘客’弄的头大如斗。

  干脆什么也不想,就只把自己当成一个真正的公交司机。

  中巴经过小李海乡的时候,波波头发出一声感怀的叹息。

  想到她的经历,我忍不住用力咬了咬嘴皮子。

  我曾跟高战说过,我不希望潘国立被判刑,而是更希望他被无罪释放。

  这么说并非赌气,而是发自内心。

  波波头无依无靠,生活窘迫,却没有向生活低头,而是乐观向上,为了奶奶,为了孤寒贫困的家终日奔波劳碌。

  就是这样一个好女孩儿,却被潘国立那个人渣欺辱,甚至于最后将她活活浇筑在水泥底下活埋……

  假如只是个临时起意的凶徒惯犯,被判死刑算是罪有应得。

  可潘国立是知道波波头的家庭境况的,那个王八蛋,摆明是欺负波波头没有依靠……

  我从来没试过这么恨一个人,只觉得潘国立被判死刑,实在是太便宜他了。

  我是真巴不得他活蹦乱跳的从看守所出来,即便我没有纵神弄鬼的能力,我也会不惜知法犯法,亲手结果了他。

  当然,我绝不会让他死的那么痛快!

  “快停车,快停车!”波波头忽然叫道。

  我自然反应的一脚刹车踩下去,却没见外头有什么状况。

  正不知道怎么回事,外头突然传来“砰砰砰”拍车门的声音。

  顺着车门的窗户往外看,没人啊。

  “老师傅……老师傅,行行好,开开门,捎带我一程吧。”

  门外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

  我愣了愣神,按下了开门按钮。

  门一打开,才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了。

  拍门的是一个穿着破旧军大衣的老头,这老头背驼的厉害,大衣后头都被顶起一个高高的鼓包。

  中巴车不像大公共,车门不全是玻璃透明的,而是只在上方有两扇竖长条的玻璃窗。老头的身高绝不会超过一米五,在外头敲门,我当然看不见他了。

  老头抬着满是沟壑的老脸,望着我声音发颤的问:

  “老师傅……你这车是去市里的吧?”

  我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觉得这老头子有些古怪。

  这都几点了,他怎么还在路边拦车?这里也不是公交站点啊?

  见我不说话,老头两只手颤颤巍巍的抱在一起,连连向我作揖着哀求道:

  “老师傅,我老姐姐家里的来电话说,老姐姐就快不行了,我得赶去市里见她最后一面。求求你了,老师傅,你行行好,带我一程吧。”

  听老头一说,疑问总算有了解答,我却更为难起来。

  要是平常开车经过,没二话,我一定把老人家送到地方。

  可今晚这辆车……

  波波头像是看穿了我的纠结,在我身边说道:

  “你是怎么想的啊?就非得巴望着出点什么事?就不能往好了想?要我说旁的事都可以先不管,老人家这么可怜,怎么着都得先把他送到市里,让他和亲人见一面。要不然他肯定到死都遗憾。”

  我点了点头,虽然说这家伙有点头脑简单的想当然,可这也正是波波头的可爱之处。甭管是什么身份,生活如何,总能分清楚什么该做,该先做什么。

  “上车吧。”我拉起手刹,过去把老头扶上车。

  “谢谢,真太谢谢了,这是遇上好人了。”老头感激的连连朝我点头。

  扶着老头上了车,高战和刘元已经走了过来,把老头搀到了座位上。

  再看其他人,静海拢着僧袍窝在座位上,低头闭着眼,像是睡着了。

  郝向柔黑纱下眉头微蹙,似乎不大愿意让老头上车。

  赵奇坐在中间,腰杆挺得笔直,面无表情的看着这边。

  要说奇怪,倒是郭森似乎有点不大对劲。

  郭老大把头埋在前排的座位后边,像是睡着了,又像是低头看着什么,根本没往前边看。

  我甩了甩有些发胀的脑袋,说“都坐好了”,跟着再次开动了车子。

  然而,这次开出没多久,一直没动静的静海突然间倒吸了一口冷气:

  “嘶……看来我真不该上这辆车的!”

201802/16/9048_3486810 201802/16/9048_3486810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