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六十四章 红雪

第六十四章 红雪

更新时间:2018-11-12 21:34:35

  听了静海的话,我心里就是一咯噔。

  老和尚这么说,分明就是感觉到了什么,心里也没有底啊。

  我下意识的透过后视镜看向他,就见老和尚耷拉着脑袋,一脸的苦相。

  ‘你不玩玄的了?’我心里说了一句,刚要把目光收回来,不经意间,发现那个刚上车的军大衣老头正在镜子里头看着我。

  见他眼中满是慈祥,我冲着他点了点头。

  目光转回来,却总觉得哪里不对。

  “现在下车,还来得及嘛……”

  静海忽然又喃喃的说了一句。

  我回头看向他,不禁一愣。

  静海还窝在椅子里,拢着僧袍,低着头,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了似的,似乎根本没出过声。

  这老和尚搞什么鬼?现在还装睡?有这必要嘛,他装给谁看啊?

  我皱了皱眉,把头转回来的时候,下意识的又往后视镜里扫了一眼。

  看到镜子里的情形,像是触电般的猛一哆嗦。

  镜子里头,静海并没有睡,而是正抬着头,一脸愁苦的看着我,睁着的眼睛里,居然满带着惊恐和懊悔。

  我连忙再次回头,静海本人明明还保持着原来的姿势,还在‘装睡’呢……

  我又反复确认了两次,终于得出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结论——现实中的静海,居然和镜子里的映像不一样!

  一股子寒意从骨头缝里直往外冒,透过浑身每一个毛孔渗出来,‘冻’的我身上一点热乎气都没了。

  我正头皮发炸,后方忽然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师傅,你好好开车,我可是听说,前几天这附近刚出了车祸,还死人了呢。”

  说话的,是刚上车的那个军大衣老头。

  他的声音并没有什么特别,可是听在耳朵里,我却忍不住又是猛一激灵。

  刚才从后视镜里和他对视的时候,我就感觉不对劲。

  这会儿终于想起来是哪儿不对了。

  为了能看清车厢的全部,我刻意把后视镜调高了。那老头是个驼背,身形矮小,就和小学生差不多。

  他坐在靠近前边的位置,透过后视镜,我可以看到他,但却绝不能够看的那么全面。

  可是,刚才在镜子里,他的视线分明是和我平视的,而且还露出上半截的身子。

  这怎么可能……

  我使劲挤了挤眼睛,刚想再转过头看他,却听老头急着说:“年轻人,你想什么呢?你开着车呢,你看前面啊!”

  “快……你快看前面!”波波头竟也急着说道。

  可不嘛,我特么还开着车呢!

  回过神来,赶忙正视前方,可下一秒钟,我彻底开始怀疑,我的眼睛是不是坏了,又或者干脆是脑子出了问题。

  雪还在下,而且比先前要密集,可雪不应该是白色的吗?

  为什么我看到的,漫天飘落的雪花,竟是红色的,就好像是浸透了血的棉絮一样!

  “怎么会这样?!”后面的高战等人显然也看到了这恐怖的情形。

  我背后的郝向柔虽然没出声,但呼吸明显变得急促起来。

  随着一阵脚步声,赵奇竟匆匆走到前面,沉声对我说:“别停,继续往前开,开快点!”

  我本来想踩刹车,听了他的话,果断放弃了这个念头。

  我一直都有种直觉——当赵奇变得不再是原来的赵奇时,他对鬼魅邪事的认知,似乎远在我之上。

  他从市里一路尾随,现在又跟着上了0443,有什么目的不说,但他是人,是人总不会作死。

  或许只有听他的话,才能摆脱今晚这未知的邪异。

  随着加速,血色的雪更加疯狂的卷向挡风玻璃。

  我不得不把雨刮器开到最大,才勉强能看清前方的状况。

  赵奇就站在我身旁,一手扶着栏杆,一手食指弯曲,不断轻轻剐蹭着鼻梁,深邃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前方,就像是残忍的猎人,想在这血一般的狂暴席卷中找寻猎物一样。

  他忽然像是自言自语般的低声说:“好啊,居然还跟我留了一手。呵呵,我倒是小看你了。”

  我再也忍不住,想问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猛然间,却听车顶传来“嘭”的一声闷响,像是有什么重物砸在车顶上一样。

  下一秒钟,闷响声更是接连不断的从车顶传来,乒乒乓乓……

  就好像天上下的不是雪,而是铅坨子一样!

  我越来越觉得不妙,除了重物砸车的声音,我还发现,雪中的路变得和先前完全不一样了。

  省道说不上修的多好,可也是双向四车道的柏油路,现在虽然看不清路面,可我明显感觉到,地面变得坑坑洼洼的,车开在上面连蹦带蹿。

  这哪还像是在公路上开汽车,在乡间土路上驾马车也得比这平稳啊。

  “不行,不能再往前开了!”我果断说道,撇去诡异的红雪,单是这见鬼的天气和路况,再继续开下去,非出事不可。

  “不行!接着往前开!”赵奇猛然抬高声音。

  下一秒钟,他像是怕我会踩刹车一样,竟然冲上前,用一只脚踩住了我踩油门的脚面,而且用力向下踩!

  我根本来不及反应,油门一下子被轰到了底。

  “你干什么?!”

  “滚开!”

  高战和郭森等人见状,急着朝前面跑了过来。

  但是为时已晚。

  已经有些老旧的发动机骤然发出一声野兽怒吼般的爆鸣,像脱缰的野马般,顶着风雪猛然冲了出去。

  车轮像是突然轧到了异物,“咣”的一下,整辆车都弹了起来。

  我眼睛都快瞪出血来,肠子都悔青了。

  什么他妈直觉,都他妈靠不住。

  我到底还是犯了一个逻辑性的错误。

  赵奇或许也怕死,现在操控着赵奇的这个人也怕死,可这人到底不是真正的赵奇,而赵奇却只是受操控的傀儡。

  当一个人强烈想要达到某个目的的时候,又怎么会在意一个傀儡的死活……

  死亡的威胁终于让我忍不住做出了过激反应。

  我抡起拳头,狠狠砸向踩着我的那条腿,可赵奇却像是感受不到痛苦,只是咬着牙,将我的脚踩得死死的。

  同时一双眼睛半眯缝着,紧盯着前方。

  我一咬牙,腾出左手,从背包里掏出阴阳刀,就想朝他捅过去。

  没想到手刚从包里抽出来,车头猛然发出一声巨响。

  随着这声巨响,踩着我脚的那只脚竟然松开了。

  然而,我却根本没有意识到第一时间要做的应该是去踩刹车。

  因为,场面虽然混乱,可为了安全,我和赵奇一样,也是两眼死盯着前方。

  所以,我和他同时看出了响声的来源。

  一个圆咕噜的东西像是从天而降般的,迎面砸在了车头上。

  挡风玻璃被砸出一个洞,沿着洞口向四周龟裂。

  而砸中车子的那个东西,竟然就那么卡在了被砸出的洞里。

  这个洞就在驾驶座的正前方。

  我清楚的看到,嵌在洞里的,居然是一张惨白的人脸!

  砸中车子的,居然是一颗人头!

201802/16/9048_3486938 201802/16/9048_3486938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