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六十七章 魂魄不齐

第六十七章 魂魄不齐

更新时间:2018-11-14 15:50:40

  “对不起啊。”

  耳边突然传来一个沮丧的声音,把我吓了一跳。

  回过神,才想起是波波头。

  我正纳闷她为什么要说对不起,却又听她带着哭音说:“我不知道那个老爷子……那个老头是坏人,我不是故意害你的。”

  “傻瓜,这又不能怪你。”我啼笑皆非。

  从军大衣老头上车以后,先是下起了红雪,跟着车子连续受到冲击,要说那老头没问题,连鬼都不信。

  而且我下车后,刻意到那扇破碎的车窗底下查看了一下,并没有发现脚印。

  说起来,这次可真是引鬼进门了,可这绝对怪责不到一个好心的人……好心的鬼身上。

  我又小声安慰了波波头两句,没想到静海耳朵极尖,猛然问我:“你在和谁说话?”

  我斜了他一眼,不答反问:“你能看出我身边有什么吗?”

  静海眯缝起眼睛看了我一会儿,“你说的是画匠?那你甭想了,画匠附身画骨,别说是佛爷我了,就连如来佛祖也看不见他啊。”

  “乖乖,原来画师这么厉害。”我忍不住咋舌,刚想问他画师究竟是什么来历。

  老和尚忽然眼睛一瞪:“不对!画匠只管绘形画骨,怎么会和你说话!”

  我被他弄的一愣,反应过来小声问他:“你就没看出来,我身边还有别的东西?”

  静海跟着一怔,又盯着我身边看了看,露出一抹鄙夷的神色:“小子,你不厚道啊。都这份上了,还跟佛爷玩花样?呵呵,除了画匠,如果你身边还有别的鬼魅,佛爷我会看不到?”

  见他一副牛逼哄哄的样子,我嗤之以鼻,切,丫也太高估自己了,事实是现在我身边就跟着一个逗逼鬼,丫还真看不见。

  静海见我不以为然,似乎很不满意,瞪着眼睛说道:“要说纵神弄鬼,我是不怎么在行,可要说见鬼,佛爷敢认第二,还真就没哪个敢认第一。”

  “不对!”老和尚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摇着头说:“以前是没人敢认第一,现在是有了,小佛爷的九世佛眼,就看的比我清楚。”

  小佛爷?窦大宝?

  想起窦大宝,我忍不住有点后悔,早知道这趟这么邪乎,真该把窦大宝带来。

  静海兀自喋喋不休的说:“我的眼睛虽然不比小佛爷的佛眼,可也是下过工夫的。除非是修行圆满的仙家,又或是不肯现身的阴司鬼差,还真就没我看不透,看不穿的!”

  我朝前方努了努嘴,“那你能看出那个不怕冷的是她本人吗?”

  一句话问出口,我自己先愣了。

  静海挠了挠光头,表情有些尴尬,想要说什么,我下意识的抬手拦了他一把,“你刚才说什么?”

  静海一怔。

  我追问:“你说你除了看不到仙家,还看不到什么?”

  静海看着我眨巴了两下眼睛,眼珠子跟着来回转了两转,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瞪圆眼睛看着我:“你该不会是想说,你身边跟着个阴司鬼差吧?”

  我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难怪不管是静海还是郝向柔,甚至是另一个‘赵奇’都看不见波波头呢,难道这个小逗逼,在去阴司报到后,一转身当了鬼差?

  要这么说起来,她说要带韦无影走,可就不是空话了。

  疑惑间,波波头的声音再次响起,“嗯,我现在就是鬼差,不过……不过还是实习的。”

  我差点一头栽雪里。

  实习……鬼差……

  这会儿我的确是被波波头的话给惊到了,可后来一想,即便是法医也有实习期,鬼差培训上岗,又有什么稀奇?

  只是乍一听上去,感觉有些荒诞不经罢了。

  现在总算是弄清楚了几件事,静海上了0443,目的是为了韦无影;去而复返的波波头成了鬼差,目的是带韦无影去阴司。

  至于赵奇和郝向柔就更不用说了。

  我知道有韦无影这么个人,就是听赵奇说的。

  郝向柔是杜老板的老婆,赵奇现在也和鬼山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这两人代表着鬼山,对韦无影也是志在必得。

  问题又转回来了,就算韦无影是红手绢的传承,可也不过是一个鬼,他身上到底包藏着什么秘密,以至于成为众矢之的呢……

  “这里怎么和以前不一样了?”郭森忽然说道。

  顺着他目光看了看,我摇着头叹了口气。

  从打刚才我就已经看出来了,赵奇和郝向柔下车后,是顺着路往前走的。

  可这条路,早已不是先前的省道。而是和撞车前我的感觉一样,变成了一条勉强只能供一辆汽车单向行驶的小道。

  而且,路两边也不再是单纯的防风绿化树,而是变成了毫无规则的树林子。

  虽然是沿着路往前走,可给人的感觉却像是行走在荒芜的山林小径一样。

  我对郭森等人说,目前的状况已经超出我的认知了,我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跟着赵奇和郝向柔,因为这俩人对韦无影的了解,绝对比我们这些人要深入。

  郭森忽然问我:“凶手的资料是谁给你的?”

  我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我在车上塞给他的那张纸。

  也就是赵奇去阴阳驿站的时候交给我的那张,上面记载着韦无影的身份资料。

  听我说那张纸是赵奇给的,郭森的脸色变得有些阴晴不定。

  他刚想说什么,高战突然“嘘”了一声。

  抬头一看,赵奇和郝向柔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已经停了下来。

  我也没犹豫,示意其他人一起走过去。

  到了跟前,赵奇忽然转过头,盯着我沉声问:“你现在看不到鬼了?”

  我心里一激灵,目光转向郝向柔,却见她低头看着地面,隐藏在黑纱后的眼睛里快速的闪过一丝狡黠。

  赵奇像是从我的反应中看出了什么,竟皱了皱眉,抬高声音问:“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因为什么?”

  我留意到他这么说的时候,右手食指弯曲,用力的在鼻梁上刮了两下。

  这个小动作……

  我心中一凛,这个动作应该不属于赵奇本人,他这是又‘变身’了!

  见我不说话,赵奇盯着我看了一阵,忽然笑了:“呵呵,徐老板居然看不到鬼?好,很好。哈哈哈……”

  笑声中,居然转过身,下了路沿,朝着树林里走去。

  郝向柔抬起头,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眼中竟再次露出狡猾的神色,跟着也转身走进了树林。

  “呃,原来你真是个看不见鬼的阴倌。”波波头在我耳边说道,声音显得很有点尴尬,但是很快又说:“这个姓赵的,不是什么好路数。听他笑,就知道他不怀好意。不过你放心,虽然你看不见鬼,可我看得见啊,我会在你身边保护你的!”

  保护我?

  我连着翻了两个白眼。

  你波波头要是靠得住,母猪都会上树了。

  不过我怎么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呢?

  郝向柔现在应该是被鬼歌女白梦蝶附身,白梦蝶曾夜半鬼哭门,把我带到鬼楼。她虽然最终也没说明找我的目的,可她把弟弟白长生送到了驿站里,那明显是想和我建立某种关系。

  假设这一切都是背着鬼山的其他人,或者说是瞒着杜老板的行为,她又怎么会把我失去鬼眼的秘密告诉赵奇呢?

  我一边想着,一边跟着往树林里走。

  静海忽然急走两步,赶到我身边,低声说:“我看出来了。”

  “你看出什么了?”

  “这个姓赵的小子,不是被鬼附身!”

  听静海这么一说,我脑筋儿就是一绷。

  发生在赵奇身上的变化现在已经不算是秘密了,可即便我没有失去鬼眼的时候,也看不出在他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他似乎随时能够在两个人之间转换,但我怎么也看不出,他有被鬼附身的迹象。

  反而感觉他像是……像是人格分裂一样……

  静海声音压的更低:“我刚才用心蛊试了那女的一下,原来她不是被鬼附身,而是本主魂魄不齐,另一只鬼的魂魄寄居在她的灵台里面。那个姓赵的小子很邪门,我不敢对他用蛊,可我敢保证,他和那女的一样,也是魂魄不全……他的身子被别人给占了!”

  静海的话像是一个炸雷,炸的我脑袋嗡的一下,好一阵都是一片空白。

  魂魄不齐……灵台被别的魂魄占据……那不就是夺舍!

  占据郝向柔灵台的是白梦蝶,那随时出现掌控赵奇的又是谁?

  这个问题我不是没想过,却始终没有清晰的头绪。

  赵奇先前变成‘植物’,是因为生魂留在了‘另一个世界’。而那个世界,和鬼山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

  现在掌控他的,无疑是鬼山的人。

  鬼山的人我接触的不算多,但也不能算少。

  老阴……鬼僧无道……老三……

  可我能断定,夺舍赵奇的这个人,绝不是这三者之一。

  ‘赵奇’的霸道和手段我已经见识过了。

  除了我见过的鬼山中人,还有谁有这样的气势和纵神弄鬼的本事呢?

  思索间,已经来到了树林深处。

  见不远处赵奇和郝向柔又停了下来,我稍一犹豫,加快步伐跟了过去。

  “赵奇,郝太太……不,赵……甭管你是谁太太了,你们不觉得,现在是时候把一些事说清楚了吗?”

  我说了一句,两人都没有回应。

  来到跟前,我开始觉得不对劲。

  虽然是夜里,可漫天遍地的积雪映照出的光,几乎就和傍晚时分的光线差不多。除了席卷的风雪,并不怎么能阻挡视线。

  刚才我们和赵奇、郝向柔又不自觉的拉开了一段距离,赶到跟前,用了大约有半分钟。

  我发现,在这段时间里,这两人一直都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

  更加怪异的是,这么大的风,两人的衣服竟也没有丝毫的飘动……

201802/16/9048_3488226 201802/16/9048_3488226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