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六十八章 验尸

第六十八章 验尸

更新时间:2018-11-15 16:06:19

  我和郭森、高战分别对视了一眼,高战揉了揉鼻子,问了一声:“小赵,怎么不往前走了?”

  赵奇仍然没动静。

  我又试着喊了一声‘郝太太’,郝向柔同样没回应。

  我越发觉得不对,刚要上前,静海突然一把拉住我:“别过去!”

  跟着抬手一指,“你看看他们脚底下!”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一看,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赵奇的身高和我差不多,此刻积雪几乎没到我的腿弯,却已经淹没了赵奇的膝盖。

  郝向柔比我和赵奇都要矮上半头,雪已经将她穿着黑`丝袜的大腿淹没一小截了。

  而且,两个人的身子看上去,都比印象中要‘矮’了一些。

  “操!他俩陷雪泡子里了!”高战第一个反应过来。

  我心中一凛,同时生出一种无比怪异的感觉。

  雪泡子是冬季东北山林里特有的一种现象,表面上看,冰雪封住的地面似乎没有异样,但积雪下面却是空的。

  人或者大型动物踩上去,一下就会陷入雪泡子里。

  如果没人施救,整个人陷进去,被雪埋没窒息死亡都算是轻的。最可怕的是雪泡子不够深,人陷进去一半,两条腿拔不出来,就那么被活活冻死在风雪里!

  我们这儿是平原地区,哪来的雪泡子?

  可事实是,赵奇和郝向柔的确被埋没了一定深度,而且两个人的身子还在缓缓的往下陷。

  “救人!”

  郭森果断说道,跟着伸手拉住了高战一只手,两腿一错,身子下蹲,降低了重心。

  高战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一条腿向后错了半步,伸手从后边抓住了我的皮带。

  见雪已经没到郝向柔的裙摆,几乎埋没了她两条腿,我再来不及多想,放低重心,朝前迈了一步,伸出两只手从后边抓住她的一条胳膊和后领子。

  郝向柔的毛呢连衣裙虽然是长袖,可一攥住她的胳膊,隔着袖子我就感觉不对劲。

  她的胳膊硬邦邦的,完全没有一点弹性,就好像刚从冰库里搬出来的冷冻生猪一样。

  不等我反应过来,高战就低吼一声“用劲!拉!”同时和郭森一起猛地用力把我往后拽。

  听到一声轻微的,像是硬物折断的声音,我心底陡然升起一股极度的寒意。

  “别……”

  我想阻止郭森和高战,但已经来不及了。

  在营救方面,两人都有着丰富的经验,都是抱着一举成功的心思发力的。

  我只喊了一个字,身后就传来一股巨大的拉力,猛地将我向后方甩去。

  我被这一下猛力的拉扯重重的甩了出去,踉跄着倒退两步,仰面倒在雪地里。

  刹那间,空气好像凝固了似的,没有人发出声音,就连呼啸的风雪也似乎被上帝的遥控器按下了静音键。

  我仰面躺在雪里,完全顾及不到身下的冰凉,能够感受到的,只有来自胸口那千斤巨石般的重压。

  然而,压在我身上的,并不是石头,而是一个人。

  准确的说,是一具尸体……不,是半具尸体。

  郝向柔被我和郭森、高战合力,从‘雪泡子’里拉了出来。

  不过,却只拉出了半截身子。

  就在我被拉扯的向后退的瞬间,我已经看到,她那双穿着黑色丝袜的腿,还留在雪里。

  而她的上半截身子,则被生生扯断,随着我的倒地,重重的压在了我身上!

  沉寂了好半天,静海才瞪着眼睛,颤声念了声‘阿弥陀佛’,“造孽啊!”

  郭森跟着反应过来,和高战一起走了过来,一时间却不敢上前,只是双双瞪大眼睛俯视着我。

  “你……你没事吧?”高战的声音明显发干。

  “你觉得我能有什么事?”我感觉自己已经麻木了。

  郝向柔这会儿就背对着我,压在我的胸口,卷曲的长发有些僵硬的垂在我的脸侧,就像是一蓬枯草一样。

  我看不见她的脸,但完全能想象出,此刻在郭森等人眼里,看到的是怎样一副惊悚的画面。

  正常的活人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在这种情况下被‘分尸’的,我刚才接触到郝向柔的时候,已经隐约感觉到,她似乎被冻住了。

  那是一种由内而外,血液连带皮肉骨骼的彻底冻结。

  在这种完全被冻僵的状态下,她那两条看似丰`腴的大`腿,是绝对承受不住三个大男人的拉扯交错力道的。

  郝向柔绝对算得上是美艳少`妇,但再漂亮的人,被冻得像生猪一样,都绝不会好看。

  更何况,她现在只有半截身子。

  她现在的样子如何恐怖,不用看都能想象的出,而我正躺在地上,从身后‘抱着’她。

  这惊悚的场面无法想象,也就难怪连郭森和高战都不敢上前了。

  又麻木的躺了一会儿,直到后脑勺感觉到凉意,我才猛一激灵,翻身坐了起来。

  郭森深吸了口气,向前一步,朝我伸出手,想拉我起来。

  我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竟无视他伸出的援手,而是咬了咬牙,把兀自抱在怀里的,郝向柔的身子转了个身,让她面朝向我,开始上下仔细审视着她。

  高战忍不住用力咽了口唾沫,发出‘咕嘟’一声:“你在干嘛?”

  我抬头看了他一眼,一言不发的低下头,盯着郝向柔的脸看了一会儿,又把她身子放倒在腿上,观察她下肢断裂的横截面。

  直到看个七七八八,才把半截尸体挪到一边,拍拍手,从地上爬了起来。

  “知道你胆子大,可……可这未免也太大了吧?你是不是疯子啊?”静海的脸色也不大好看。

  我拱了拱腮帮子,看了他一眼,说:“我本来就是法医,验尸是我的职责。”

  “验尸……”

  郭森和高战面面相觑,表情都有些纠结。

  郭森干咳了一声,问:“看出什么了?她是怎么死的?”

  我眼珠缓缓转动了一下,掏出烟点了一根,浅浅抽了一口。

  “还能怎么死?冻死的呗。”

  吐出烟圈的同时,我终于忍不住露出了笑意,“呵呵,或者说,是有人想要让我们以为她是冻死的。不过,某人对于人的死亡形态,实在不够了解。”

  嘴里说着,我快步上前两步,抬起脚狠狠踹向赵奇的后背……

201802/16/9048_3488785 201802/16/9048_3488785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