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七十三章 长衫真容

第七十三章 长衫真容

更新时间:2018-11-17 18:27:09

  “回到过去?”高战和郭森都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

  静海白了二人一眼,“不是真回去,只是让咱们看到当时发生的情形而已。”

  我也已经想到,所谓的‘回到过去’,是韦无影利用幻术,让我们看到过去发生的事而已。

  正因为如此,我才有些迫不及待。

  找到尸骨的线索,解决韦无影这个大`麻烦是一方面;最主要的是,我曾在阴阳透骨镜里看到过韦无影惨死的情形,虽然并不细致,我却清楚的看到,最后定格在影像中的,是一个身穿月白长衫的背影。

  如果能够目睹当时发生的事,那不就意味着,我应该能看到月白长衫的真容?

  如果是那样,长久以来一直被我潜意识不愿意想起的一个疑问,似乎就能有答案了……

  “出了这扇门,就能看到过去的事?”我仍然觉得不可思议,走到门口,回过头,想韦无影亲口确认。

  可当我转过头的一瞬间,当场就呆住了。

  韦无影居然不见了!

  不光他不见了,就连郭森、高战和静海也都不见了踪影。

  然而令我僵住的不单只是这样,而是随着这些人的突然消失,屋子里却多出另外一个人!

  屋子还是原来的样子,似乎没有任何的变化,就连火盆都和刚才一模一样,还在灼灼燃烧。

  就在挨着墙的那张木板床上,竟多了一个女人!

  这女人大约二十多岁,一副村妇的打扮,却掩盖不住秀丽的容颜。

  我正发懵,那女人忽然开口说:“回来了,别愣着了,赶紧把门关上,别把世杰冻到了。”

  她是在跟谁说话?

  跟我说?

  很快,我就大致想到发生了什么状况了。

  因为,我发现我的身体已经不受我控制了。

  这情形,就和那次在绿皮火车上的时候一模一样。

  那一次,我在梦里‘变成’了段乘风,这一次是……

  心里想着,人已经不由自主的转过了身。

  房门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开了,外面夜色阴沉,分不清是什么钟点,但是风雪劲急,就和我们来到石屋的时候外面的情景一模一样。

  关了房门,我边脱外套边问:“世杰今天乖不乖?”

  这时我才发现,我身上穿的,居然是一件打了好几个补丁的军大衣。

  “挺乖的,就是晚上吐了一次奶。”女人温柔的说着,回过身,在被子上一团小小的隆起上轻轻拍了两下。

  我边掸着大衣上的雪,边掂着脚尖往床上看,才看见那隆起的下面,竟是一个小小的婴儿。

  “嘿嘿,小家伙慢慢就长开了,这会儿再看,眉眼可是跟你一个样。”

  我挂起大衣,轻手轻脚的走过去,抬起女人的下巴,在她不施脂粉的脸颊上亲了一下,坐在床边,又去看那婴儿。

  看上去,我似乎是想伸手去摸婴儿的小脸,可不知道为什么,手伸到一半,却停住了,看着婴儿的脸颊,莫名的发起呆来。

  女人轻轻拍了拍我的胳膊:“怎么了?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晚?”

  “没……没赶上车。”我回过神来,声音有些不大自然,伸出去的手也收了回来。

  “你一定有事瞒着我。”女人十分的敏感,嗔了我一眼,“你只在表演的时候才不带相,跟我说瞎话,一说脸色就不对。”

  我干笑两声,往女人身边挨了挨,把她搂在怀里,“也没什么事,就是……就是今天赶集撂地的时候,我旁边摆摊的李铁嘴给我算了一卦。”

  “他算出什么了?”女人的脸色微微一变。

  “不怎么好。”

  我摇了摇头,“他说……说我最近有凶劫,让我万事小心。”

  女人眼中闪过一丝惊恐,却勉强的说道:“李铁嘴未必就每次都灵……”

  “可我这几天也总觉得心里不踏实,感觉像是要出什么事似的。”

  我这会儿差不多已经弄清楚,我‘变成’什么人了。

  军大衣是韦无影的,床上的婴儿叫世杰……最关键的是,貌似某人从年轻时就有个很不好的习惯,就是他认定一件事的时候,会不顾及别人的感受,不让别人把话说完,只管自我的说自己想的。

  这人是——韦无影。

  他说可以让我们‘回到过去’,可我怎么都没想到会是这种方式。

  我居然变成了韦无影?

  郭森他们呢?不是说他们会和我一起的吗?

  女人似乎早已经习惯‘我’的臭毛病,默默的听我又唠叨了一阵,才起身走到桌边,把一个倒扣的搪瓷盆掀开。

  搪瓷盆底下是一盘红辣椒炒的咸菜丝,里头还零星有着几小块炒熟的鸡蛋。

  女人又从火盆边拿过一个盖着盖儿的搪瓷茶缸,盖子一打开,我竟闻到一股酒味。

  “你怎么还没吃呢?”我皱着眉头说了一句,起身走了过去。

  女人说:“等你一块儿,一个人吃饭不香。”

  一口温热的酒喝下去,一股辛辣从喉咙直透入肠胃。

  贫寒的小屋,破旧的家当,四个杂面窝头,一盘咸菜,一小缸烫热的地瓜干子白酒。

  这一切都说明,这个家的主人过的十分窘迫,然而斗室里却充满了家的温馨。

  “啪啪!”

  突然传来的拍门声打破了这温馨的画面。

  “谁啊?”女人问了一句,看了我一眼,想去开门。

  我一把拉住她,手竟不自觉的微微颤抖。

  他在害怕?

  事实是我不光感受到了韦无影的恐惧,我自己也有一种突如其来的恐慌感。就好像外面敲门的不是人,而是要人命的厉鬼。

  “谁啊?”我又大声问了一句,外面没有回应。

  我把手掌往下压了压,示意女人坐下,起身走到门边。

  伸手想去开门,却又把手缩了回来,转而从一边摘下了挂在那里的军大衣,快速的套在身上。

  这举动虽然有些莫名其妙,但也算不上有什么怪异。

  可就在军大衣穿到身上的时候,我发觉我整个人似乎都起了变化。

  那感觉很奇异,就像是突然间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我很快就发觉这种古怪感觉的来源了。

  就在我穿上大衣的时候,我的视线突然变矮了。

  与此同时,我的背后多了一个高高的隆起!

  驼背……

  我是真被震慑到了。

  平常电影、电视剧里没少演那些易容术之类的东西,可那些所谓艺术加工过的奇幻画面,看上去就让人发噱。

  我……不,是韦无影貌似并没有做什么多余的动作,然而却一下子由一个身高近一米八的正常人,变成了一个身高不足一米五的驼背。

  不仅如此,我甚至还感觉脸上的皮肤和肌肉似乎起了微妙的变化,竟像是瞬间苍老般,皮肉都松弛下垂……

  “大晚上的,是谁啊?”我又问了一句,声音却明显和刚才不一样了,变得苍老嘶哑,宛如行将就木的老人。

  这次外面仍然没人回应,但门缝里却塞进来一样东西。

  我把那东西接在手里,只看了一眼,脸色立刻就变了。

  猛地拉开门栓,打开了房门。

  门外,风雪中站着一个笑盈盈的男人。

  男人穿着一袭月白长衫,矗立在同样洁白无瑕的雪地里,很有几分超凡脱俗的意味。

  我义无反顾、甚至有些莽撞的答应韦无影‘回到过去’,目的之一,就是想看清楚‘月白长衫’的样子。

  可当我看清来人的脸,脑子里瞬间嗡的一下,变得一片空白。

  怎么会是他……

201802/16/9048_3489784 201802/16/9048_3489784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