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七十五章 算账

第七十五章 算账

更新时间:2018-11-18 22:28:47

  听了月白长衫的话,我如遭电噬。

  同时却又更加陷入了疑惑的深渊。

  徐家……

  月白长衫姓徐…难道他真是杀了狄金莲、毒死狄家满门的那个人?

  可时间对不上啊…难道他不是那个人?

  不对,在绿皮火车上,我曾近距离的看到过他的样子。

  这个月白长衫,明明就是他,是我的祖父!

  我从出生就没见过爷爷,姥爷连我爹妈都不愿意提,就更别提到他了。

  我对祖父有印象,还是从徐荣华留给我的那张黑白照片上开始的……

  我记得波波头说过,她们韦家家传的红手绢,是被一个阴倌施过法,具有某种特异的能力的。

  我当时就觉得不可思议。对一条手绢施法,让拥有手绢的人死后,还能以鬼的身份,像活人一样的继续‘活着’,这能是阴倌可以做到的吗?

  ‘你居然能用红手绢?你是那个阴倌的后人!’

  我想起了救治看坟老人的鬼魂时,波波头说过的一句话。

  难道对红手绢施法的那个阴倌姓徐,是我的不知道第几辈长辈?

  关键按照波波头说的,是因为她的祖上曾经救过那个阴倌的命,为了报答她的祖上,那阴倌才会对手绢施法的。

  怎么现在听起来,好像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我点了点头,声音沙哑的说道:“是债总要还的。恩公对我们韦家的恩德,我绝不敢忘。就算你要拿走我的命,我也不会犹豫。”

  “你的命,我拿走。可是你好像忘了一件事。”月白长衫笑了笑,转过头看着前方,却是一字一顿的说:“徐家,只答应保你们三代!”

  “你什么意思?”我虽然还驼着背,身子却还是一挺。

  月白长衫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借债的人要守信,放债的,更要说话算话。说好只保你们三代,第四代就不能再留了!”

  “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猛地抬高了声音,因为激动,整个人都在控制不住的颤抖:“你别忘了,是我祖上先对你徐家有恩的!”

  “你们只救了我徐家一人!”月白长衫声音转冷:“韦家的恩,我们早还清了。现在是你欠我们!”

  “你敢动我老婆孩子,我先要你的命!”我猛地攥紧了拳头。

  月白长衫忽然笑了,缓缓转过头,轻蔑的看了我一眼,“你老婆我没兴趣,至于你儿子韦世杰,呵呵,他现在应该已经先你一步,去见阎王了。”

  “啊……”

  我身子一震,紧跟着像是想到了什么,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嚎叫,左手一翻,手心里凭空多出一把锋利的小刀,朝着月白长衫就刺了过去。

  月白长衫脸上笑容不减,甚至连躲避的意思都没有,只是快速的抬起手,后发先至的抓向我的手腕。

  然而我却已经发觉,刀刺出一半,我的手已经在往回收。跟着五指一松,小刀脱手,仍是朝着他的脖子飞了过去。

  同一时刻,我竟还做了一个我自己都觉得荒诞的动作。

  我居然用肩膀撞向了车门!

  老式的轿车虽然不比现在的安全性,但车门哪是能撞开的。

  我被车门反弹的往后一退,月白长衫却已经把刀抓在手里,刀锋一掉个儿,猛地朝我颈间划了过来。

  我反应也是不慢,不等稳住身子,立刻就两腿一勾,上半身朝下滑去。

  没想到月白长衫更刁钻,纤长的手指竟无比灵巧。

  三寸长的小刀在他手指间一翻个儿,刀尖竟跟着朝下追了过来。

  一阵冰冷划过,我避无可避,终究是被从鬓角到下巴割了一刀。

  但这一刀并不足以要我的命,不是他不想,而是感觉到无路可躲的时候,我左手军大衣的袖子里忽然冒出一截细绳。

  那绳子像是有生命似的,我只觉得手腕和手臂的肌肉快速的拱动,细绳飞快的从袖口蹿出来,好像毒蛇般缠住了对方持刀的手腕。

  我一把捏住绳子,用力往旁边一扯。

  刀尖直顺着牵扯的方向,从我的鬓角划到下巴。

  这时‘我’似乎也意识到,车门是撞不开的。

  右手攥拳一挥,车窗应声而碎。

  月白长衫想回刀再次刺向我,可拿刀的手却被‘我’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法,被那截细绳捆在了前座中间凸起的部位。

  只是这一牵扯的工夫,我已经从破碎的车窗钻了出去。

  可在钻出车子的前一刻,腰间却传来了一阵刺痛。

  “八嘎!”

  “还愣着干什么?追!”

  跳下行驶中的轿车,仓惶而逃的时候,我隐约听见车里传来这两句对话。

  八嘎……

  我脑子里猛一激灵。

  让追的是月白长衫,另外一个声音,是那个胖司机。

  我终于想到为什么感觉像是见过他了,他的样子,竟像极了鬼楼的那个看门人、死在赵奇枪下的老八嘎!

  老八嘎是个糟老头子……而且干瘪的很,怎么会和胖司机是同一个人?

  事实容不得我多想。

  因为,除了身不由己,我不光能看到韦无影所看到的,还能感受到他所感受到的一切。

  脸侧的伤口和腰间的刺痛越发剧烈,我甚至能感觉到,那把原本属于我的小刀,此刻就插在我的后腰上。

  但我已经全然顾不得了,从雪地里爬起来就只顾往回跑,往来时的方向跑,往家的方向跑……

  身后很快传来汽车发动机的声音。

  我一咬牙,转身朝着路沿往下跑。

  路边狭长的河沟结了冰,我不至于落水,但却在冰雪中一次又一次的狠狠摔倒。

  仓惶的奔逃中,我已经分不清,我究竟是自己,还是韦无影了。

  只觉得我像是一条丧家之犬,在被穷凶极恶的屠夫追赶。

  那屠夫不光是想要我的命,或许还已经侵犯了我的‘狗窝’,伤害了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然而,在这种狼狈可怜的情形下,我居然想到了一个无关紧要的问题的答案。

  韦无影为什么要傻乎乎的去撞车门?

  因为……因为在某个时代,汽车对于多数人来说,都是很陌生的。

  韦无影的生活无疑是很窘迫的,吃窝头就咸菜……他又怎么会接触汽车?

  他根本不会开车门!

  汽车发动机的声音渐渐远离,我也已经踉跄着奔进了树林。

  身体的痛楚早已麻木,眼泪水夺眶而出。

  “秀娥……孩子……我的孩子……你们千万不能有事啊!”

201802/16/9048_3491245 201802/16/9048_3491245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