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七十四章 鬼手印

第七十四章 鬼手印

更新时间:2018-11-18 22:38:47

  在阴阳透骨镜里看到月白长衫的背影时,我就有种莫名的恐惧。

  不光因为他对付韦无影的手段诡异毒辣,还因为我竟觉得那个背影有些熟悉。

  他似乎很像是在狄家老宅里,杀死狄金莲的那个长衫人!

  这个发现让我不禁想起了一些事,似乎从某个时期开始,我就和月白长衫有着脱不开的牵连了。

  这个月白长衫究竟是什么人?

  如果杀死韦无影和狄金莲的是同一个人,杀狄金莲是为了得到狄家秘术,他杀韦无影的目的又是为了什么?

  这些疑问让我对‘月白长衫’的身份越来越好奇,迫切的想知道他到底是什么人。

  现在,我终于看到了月白长衫的庐山真面目,可怎么会是他呢……

  “收拾一下,跟我走吧。”面前的月白长衫淡淡的说道。

  ‘我’似乎呆了呆,跟着竟点点头,“等我一下。你,要进来坐吗?”

  月白长衫摇了摇头,嘴角仍带着微笑。

  ‘我’又点了点头,关上了房门。

  “是谁啊?”女人在身后问。

  ‘我’缓缓的转过身,动作有些僵硬的走到桌边,把手里的那样东西放在桌上。

  我刚才的注意力全在月白长衫身上,这时才看清,那是一块白布。

  白布的形状并不规则,看材质,像是随意从白衬衫上撕下来的一角。

  然而看清白布上面的东西,我心里猛然生出一股极度的寒意。

  那上面竟赫然是一个血红色的手印!

  不,准确的说,这手印没有皮肉,倒像是用人的手骨拓印上去的一样。

  没有皮肉,五根手指骨都显得有些狭长。再加上印记鲜红似血,与其说是人手印,倒不如说更像是刚杀死过人,还沾染着鲜血的鬼爪子,随手在布上抹了一把。

  “是他……是他的后人找来了……”女人的声音有些发颤。

  我点点头,“他让我跟他走。”

  我的声音也有些发抖,甚至还是用那种苍老的声音和女人说话。

  女人愣愣的看了我半晌,又朝房门看了一眼,神情黯然的站起身,走到床边,打开衣柜收拾起来。

  直到女人打好一个包袱,我都没有开口。

  女人把包袱放到桌上,低声说:“办完事早点回来,我和孩子在家等你。”

  我嘴唇翕合了两下,垂在身侧的右手忽然一翻。

  因为我的视线不能自主,不能看到具体动作,但能感觉出,手里多了一团柔滑的东西。

  等把手抬起来,才发现那是一团红纱。

  等把红纱抖开,才看清那是一条红手绢。

  只是,这手绢和波波头留下的那条有些区别。波波头的那条已经比普通的手绢要大许多,这条红手绢却比波波头那条还要大了一倍。

  “刺”的一声,手绢被撕成了两半。

  我把其中半块手绢塞到女人手里,低声快速的说:

  “天一亮就带世杰走,去找李铁嘴,他会帮你和世杰指一条活路。”

  女人咬着嘴唇摇了摇头,“我哪儿都不去,就在家等你回来。”

  “别胡闹!”

  我猛然抬高了声音,却仍是压着嗓子,像是生怕被门外的人听见:“秀娥,老韦家的香火不能断,你听话,带世杰走,如果能躲过这一劫,我会去找你们。你带着这半条手绢,无论你们在哪儿,我都能找到你们。”

  女人又用力咬了咬嘴唇,看了床上的婴儿一眼,终于点了点头。

  我仍是驮着背,在屋里来回走了几步,忽又停下来摇了摇头,“不行,不行,世杰是韦家的人,他能找到我,也一定能找到世杰。别等天亮了,我走以后,你们立刻离开!离开以后,就改名换姓……还是得去找李铁嘴,他还欠我酒钱,一定会帮你们。”

  女人又点点头,眼睛里已经噙满了泪水。

  我突然直起腰,猛地将女人抱在怀里。

  良久,松开女人,快步走到床边,俯身在孩子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然后,再次回到桌边,拿起包袱和那块印着血手印的白布,转身向门口走去。

  我走的很快,很急,像是生怕稍一迟疑,就会改变决定一样。

  屋门再次打开的时候,我又已经变成了驼背。

  月白长衫并没有刻意往屋里看,而是微笑着朝我点点头,转身朝着一个方向走去。

  我拉上房门,却始终没回头,就以驼背的姿态,跟在他身后在夜色风雪中往前走。

  这时再次看着月白长衫的背影,我更是越来越感觉,他和杀死狄金莲的那个男人,也就是狄金莲的丈夫相像。

  怎么可能是他?

  旁的不说,光是年龄也对不上啊……

  走了大概有十多分钟,就见路边停着一辆黑色的轿车。

  看车型,竟是平常只有在电影里看得到的那种老爷车。

  月白长衫打开车门钻进了后座,我也跟着上了车。

  我似乎已经有了决断,没有丝毫的犹豫。

  但这只是韦无影的决断,我本人的疑惑却早已达到了极点。

  按照时间推算,这个时期能坐轿车的得是什么样的身份?

  韦无影和他……和这个月白长衫,究竟有着什么关系?怎么单凭一块布、一个鬼爪子似的手印就问也不问的跟着他走?

  看韦无影离家时的情景,分明是知道自己会有生命危险,才对自己老婆,那个叫秀娥的女人安排好了后事……

  “回去。”月白长衫淡淡的对司机说道。

  司机是个胖子,看上去年纪应该和月白长衫差不多。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胖司机的侧脸,我居然也觉得有些眼熟,像是在哪里见过他似的。

  可我印象当中,却怎么也搜索不到身边出现过这样一个人。

  思绪混乱如麻,车子却已经开动。

  因为下大雪,车开的很慢。

  借着车头灯和积雪的反光,我看出路上的情形竟和我们从中巴车上下来后看到的境况一样。

  看方向,车应该是往平古开的。

  “你是恩公的后人?”

  ‘我’终于说出离开家后的第一句话。

  月白长衫没说话,却微微点了点头。

  我默然了片刻,再次开口:“你,想要我做什么?”

  月白长衫转过头看向我。

  他的动作很慢,语速也同样缓慢,但每说一个字都像是重锤一样敲击在我的心口。

  “天底下没有白得的恩惠,当初我们徐家救了你们韦家三代人的命,也只答应,救你们三代人。答应过的事,我们做到了。现在,是时候收回这笔账了。”

201802/16/9048_3491207 201802/16/9048_3491207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