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七十八章 极刑

第七十八章 极刑

更新时间:2018-11-20 15:24:49

  我大吃一惊,慌忙想要躲避,哪知忙中出错,脚下一绊,失去平衡,斜剌剌倒在了地上。

  这时,我才看清,无脸人并没有直接抓向我,而是把手伸到我原先脸前头的位置,除了拇指,其余四指快速的屈伸,做了个十分古怪的动作。

  我原本是看不清他的脸的,可他在做这个动作的时候,我竟看到他那张虚无的脸上,似乎是眼睛的部位猛然爆闪起两点诡异的绿光!

  紧跟着,就听他的声音像是从遥远的地方传来,有些虚无缥缈的说道:

  “你既然是红手绢的传承,就该知道,神仙索是受到诅咒,不能够轻易施展的。如今你既悬索登天,势必遭天宫神将诛杀,肢体不全,不入黄泉!”

  “行刑!”无脸人猛然抬高了声音。

  紧跟着,我就听到一阵惨绝人寰的哀嚎。

  此刻,韦无影已经不见了踪影,只有那麻绳还悬浮在空中微微飘荡。

  惨叫声竟然像是从天上传来一样!

  我已经预示到接下来会发生怎样的情形,却还是忍不住瞪大眼睛,迎着落雪看向天空。

  突然,绳子落了下来。

  紧接着,天空中骤然洒落一蓬鲜血。

  血水和落雪参杂,彼此分不清楚,乍一看,就像是下起了红色的雪!

  ‘红雪’中,似乎有一样东西坠落下来。

  我本能的一眯眼,那东西已经“噗”的掉在了我身边。

  仔细一看,我后脊梁根就猛一凉,那居然是一条人的大腿。齐根的伤口血流不止,俨然像是刚从人身上切割下来似的!

  更多被分离的肢体先后落下,我看的浑身的血都凉了。

  我忽然想起,0443撞毁前,伴随着那场红雪,似乎不断有重物砸在车顶上。

  难道说,那竟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残肢?

  尽管我的职业就是和尸体打交道,可看到这样诡秘残酷的场面,刹那间的震撼,还是让我浑身僵硬,倒在雪地里,失去了行动的能力。

  “砰”!

  一声闷响过后,惨嚎声戛然而止。

  最后落下来的,是一个球状的物体,就落在离我的脸不到两尺远的地方。

  虽然明知道那是什么,我还是战战兢兢看了过去。

  果不其然,那是一颗血淋淋的人头。

  我终于看清了韦无影的样子。

  他的五官算是很清秀的,和印象中的驼背老人完全没有一丝相像。

  然而,此刻他的脸孔扭曲,眼角因为怒睁而迸裂,眼中除了痛苦,更多的是不甘和仇恨。

  人头近在咫尺,仿佛直直瞪视着我。

  他的嘴唇颤颤嗦嗦,居然还在动。

  他还没有死!

  我更觉得恐怖无比,却又控制不住的想要听清楚他在说什么。

  “秀娥……孩子……”

  我终于听清他说的是什么了,可不知何时起一直盘旋在心头的那种莫名的恐惧却更加强烈到了极限。

  因为他最后一句说的是——“姓徐的,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我要你们全家死绝!”

  说完这句,人头终于没了动静。

  一抹艳红飘落,正覆盖在他脸上,却是那半条红手绢。

  “神仙索果然不同凡响,可那又怎样?我……想做的事,还没有办不到的。”

  无脸人的声音魔鬼般的传来,然而恰巧一阵疾风卷过,让我没怎么听清他最后一句话。

  一只手伸过来,从韦无影的人头上拿起了红手绢。

  当我恍然的抬起头,却见无脸人已经渐行渐远,留给我的,就只有穿着月白长衫的背影,以及握在他手中的那抹艳红……

  “不可能!根本不可能有神仙索!”

  我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大口大口的吸着气。

  回想刚才的情形,我下意识的抬头看向天空。

  即便真的存在神仙索那样的神技,韦无影受了那么重的伤,也绝不可能以那样的速度攀爬。

  我也不相信他是被什么天兵神将极刑肢解的。

  肢解……

  想到关键,我急忙低头想去察看那些残肢。

  哪知却发现,包括人头在内,韦无影的肢体竟然都不见了。

  不光肢体不见了,地上连一丁点的血迹也没有。

  不可能会这样……除非,除非韦无影根本就没被分尸!

  脑子里忽然冒出这个念头,同时也想到了另一个关键。

  那根麻绳呢?

  循着方向看去,不见麻绳,却看到雪地里有一摊凌乱的痕迹。

  绳子最后掉下来了,可是不见了。

  我隐约想起,无脸人在离去前,除了右手握着红手绢,左手中像是还拿着一团东西。

  他把绳子也带走了?

  “唉……”

  一下突如其来的叹气声,让我还没来得及松懈的神经再度紧绷起来。

  顺着声音看去,就见对面的雪坡后,有一团白色的影子在晃动。

  无脸人已经走了,这白影难道是他?

  我一下想起了最初把韦无影带离家的月白长衫。

  这会儿我已经能行动自如,连忙沿着冰面跑了过去。

  跑到跟前一看,那的确是个人,却不是月白长衫,而是一个穿着翻羊皮袄的家伙。

  这人背对着我,手里拿着铁锹,在地上挖着什么。

  一边挖,还一边嘀嘀咕咕的念叨:“这都是命啊,该来的,想躲也躲不掉。我老李能做的,就只能是帮你把弟妹和世杰送走了。唉,这样也算是把欠你的酒钱还上了。老弟啊,你别怪我不讲究。要按咱俩的交情,我是应该再为你做点什么,可我能力实在有限啊。我现在能做的,就是把你给埋了,不让人发现!”

  ‘羊皮袄’又挖了一阵,停了下来,点起烟袋,吧嗒吧嗒抽着,半晌又叹了口气:“有时候对活着的人来说,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未尝是坏事。我不敢让弟妹她娘俩再见你,是怕她们因为知道你的死,还会惹上杀身之祸啊。”

  “就这样吧,就这么结束吧。等到有一天,你回来的时候……”羊皮袄干笑了两声,“等你回来,我怕是早就去见阎王咯。”

  说完,他收起烟袋,晃晃悠悠走到一边,吭哧吭哧的从雪堆后拖了一样东西出来。

  我看了看地上挖出的深坑,疑惑的走过去,惊愕的发现,那居然是一个人。

  当我看清那人的样子,再回想羊皮袄的话,终于弄清了羊皮袄的身份,同时也弄清了某人的尸骨所在……

201802/16/9048_3491917 201802/16/9048_3491917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