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八十章 报恩

第八十章 报恩

更新时间:2018-11-21 17:24:52

  韦无影怔怔的看了我一阵,忽然神经质的笑了起来:“呵呵呵……这么多年了,这么多年,你们徐家的人虽然没露面,可你真当我是傻子么?”

  他笑着看向每一个人,身子却在控制不住的颤抖:“他说我老婆孩子没死,嘿嘿,你们都看到了?你们说,我老婆孩子死没死?”

  郭森和高战对视了一眼,一时间都沉默不语,就连静海的表情也有些纠结。

  韦无影还想再说,被我大声打断:“行了!你本来不是傻子,可你被人关了这么多年,关傻了!”

  我是真来气了,冲上去指着他的鼻子说:“你要是不傻,那就给我解释解释,你为什么要害死那辆中巴车上的人,为什么要害死那个出租车司机!”

  韦无影一愣,跟着竟也跳起来,冲我大吼:“那是因为我找不到我的孩子,我着急,我急疯了!”

  “你都说你儿子死了,你还找他干什么?!”

  想到两起车祸死了那么多人,我一阵咬牙。

  见韦无影发怔,想起刚才的情形,回头问静海:“大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虽然我不知道你们两家有什么恩怨,可你也看到了,你们两家有仇的嘛!”静海斜眼看着我说:“他明知道自己老婆孩子都死了,却口口声声说你是他的后代,要你帮他找死人骨头,那不是摆明了居心不良嘛。佛爷我越看越不对,所以就回来想法子救你咯!”

  我看看郭森和高战,点点头,“原来你们一直都在。”

  但很快,我就发觉哪有点不对劲。

  我回头看着静海:“你能随意离开幻境?”

  静海眼珠转了转:“不能。”

  “那你是怎么回来的?”我更加疑惑。

  之前我貌似看到两个静海,那情形似乎很不寻常啊。

  静海忽然叹了口气:“唉,也是合该着你命好,命不该绝。在车上的时候,我已经发觉苗头不对,后悔这趟不该来凑热闹,可那个时候已经晚了,已经脱不了身了。没法子,为了减少风险,佛爷只能使个法门,用降头分出一缕魂魄,跟你们来咯。”

  “分魂?”我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你根本没下车?”

  静海背过脸去,含糊道:“下不下车有什么关系,只要某人以为我下车不就行了。”

  我鼻子都快气歪了,难怪老丫下车的时候回过头看那一眼的眼神有点不对劲呢,完事还特意把车门关了。

  敢情老和尚一早看出苗头,给自己留了后手了。

  静海瞄了我一眼,说:“你也别怪我不讲义气,这家伙的幻术有多厉害,你也见识过了?要说起来,佛爷总算对得起你,一看出不对头,立刻就召唤本体赶来救你了。”

  “我赶来的时候,他正想上你的身,夺你的舍呢!”他抬手指了指韦无影,脸上的表情忽然变得有些古怪,斜眼看着我说:“你人缘倒是不错,居然连鬼差都帮你。要不是鬼差先我一步拦着他,恐怕我也救不了你。”

  鬼差?

  我蓦地想起刚才拉住韦无影的那个虚影。

  是波波头!

  韦无影恍惚了半晌,忽然又直勾勾的瞪着我说:“你身上带着我们韦家的红手绢,肩上还有鬼爪子,你是徐家的后人,是你杀了我老婆孩子!”

  鬼爪子?

  我不由得想起了印在那块白布上的血手印。

  韦无影是在看了那个‘鬼手印’以后才跟月白长衫走的,那代表着什么?

  我的鬼爪子?

  我下意识的摸了摸右肩,隐约有点明白过来,那个手印是用先天鬼爪印上去的?

  艹,难怪之前韦无影在我肩膀上捏了好几下呢,原来是在试探我。

  这个韦无影,心机也是不浅啊,果然是憋着劲要害我。

  我想了想,问他:“你还记得李铁嘴吗?”

  见韦无影发愣,我又问:“他是不是有件翻羊皮袄?还爱抽旱烟?”

  “你怎么知道?”韦无影神情更加疑惑,“你见过李铁嘴?”

  我点点头:“应该算是见过吧。”

  “放屁!”韦无影猛地抬高声音:“你才多大年纪?怎么可能见过李铁嘴?”

  这次轮到我愣怔了。

  通过幻象看到的,完全是出于韦无影的意识。可后来李铁嘴出现的时候,韦无影已经死了。

  韦无影的魂魄应该是被无脸人带走了,那我又怎么能看到李铁嘴的?

  静海忽然问我:“我刚才就觉得奇怪,你看上去不笨啊,这回怎么就不开窍呢?他都被人分尸了,‘戏码’都演完了,你还傻兮兮待在那儿干什么?”

  我下意识的皱了皱眉,照这么说,只有我一个人看见李铁嘴了?

  那不是韦无影的意识,难道是……灵觉?

  想来想去,也只有这一个解释了。

  我顾不上再在这上面多纠结,直接对韦无影说:“你老婆孩子没死,那把火不是后来的月白长衫放的。放火的,应该是李铁嘴。”

  “胡说!李铁嘴怎么会放火?”韦无影瞪着我大声道。

  “听没听过金蝉脱壳?!”我比他声音还大,“如果不是他及时把你老婆孩子送走,又放了那么一把火,你老婆孩子就真正死定了!”

  我是真来气,这个老东西未必就是傻子,但绝对是脑子拧筋了。还有就是他从早就有的臭毛病,认定什么就是什么,几十年都他娘的没改过!

  虽然稍微缓过来点,可我身上还是冷的厉害。

  我不想再跟他耗下去,就直接把我看到的,和了解到的全部说了出来。

  韦无影听完愣了半天,才犹疑的问:“月娥和世杰真的没死?”

  高战点点头说:“我查过资料,韦世杰是前几年病死的;你老婆月娥……应该是叫聂月娥吧,她死的时候已经七十三岁了。”

  “月娥和世杰真的没死……”韦无影怔怔的看着他,忽然冲到他面前,一把攥住他的手腕:“她娘俩真没死,那……那世杰的后人呢?我在那两辆车上感觉到了我韦家人的气息,世杰的后人、我韦家的孩子现在在哪里?”

  见高战看向我,我忍不住叹了口气。

  现实对于韦无影来说无疑是残酷的,可他害了那么多无辜,这残酷也是他应该承受的。

  我刚想说韦伟已经死了,突然,两个人影出现在韦无影身后,渐渐由模糊变得清晰起来。

  韦无影像是有所感应,猛地回过头,看到其中一人,身子明显一颤,踉跄着往后退了两步:“你……你是鬼差!刚才是你拦着我的!”

  “嗯,就是我!”那人点了点蘑菇似的脑袋。

  “波波头……”

  我忍不住笑了,原来这个逗逼鬼真做了鬼差。

  韦无影愣愣的看了波波头一会儿,神情变得疑惑不已。

  他的目光渐渐转到另一个和波波头一起出现的人身上,突然间猛地大叫起来:“你是世杰!”

  我刚才还在奇怪,为什么波波头现身,身边还带着个老头。

  这老头,居然是波波头的爷爷?是那个被李铁嘴送走的婴儿——韦世杰!

  到底是骨肉相连,时隔多年,当年的婴儿也已经变成了古稀老人,而且也已经死去化作鬼魂,韦无影却仍是一眼把他认了出来。

  “爹!”韦世杰颤声喊了一声,双膝一曲跪了下来。

  “闪开!”

  我和静海同时急道,分别把郭森和高战拉到了一边。

  “怎么了?”高战愕然的问。

  静海白了他一眼,“人下跪无所谓,要是活人被鬼给跪拜了,就要倒大霉了。哪怕只是不小心沾了‘福荫’,也是要折寿滴!”

  见父子俩抱头痛哭,我和静海等人也是有些唏嘘。

  只能说任何人都无法阻挡时间,罹难分离时襁褓中的婴儿,再重逢,已是垂暮之年,而且成了阴间亡魂……

  “世杰,你娘她……”

  “娘已经去轮回了。”

  韦无影点点头,目光忽然转向波波头:“这鬼差大人是……啧,为什么我感觉她有些熟悉呢?”

  波波头点了点自己的鼻子:“我是你儿子的孙女,你猜我们熟不熟?”

  这次韦无影是彻底愣住了。

  “是谁说他家的人‘生不入官门,死不入地狱’来着?”静海小声吐槽道。

  我哭笑不得,倒是波波头清了清嗓子,神情肃穆的对韦无影说:“你在阳世害了那么多人,是时候跟我去阴司受审了。”

  韦无影恍然的点了点头,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瞪着她上下看了看,问道:“你还这么小,怎么会死的?”

  “我怎么死的你就不用问了。”波波头朝我努了努嘴,“你只要知道,你刚才差点害死我的恩人就行了。”

  韦无影回头看着我又是一怔。

  随即惨然一笑:“世上所有人都有可能骗我,可我的孩子不会。她说你是她的恩人,那就是了。呵呵,真是造化弄人,到头来,竟还是我韦家欠你们徐家的。只是这恩德,我却是还不上了。”

  说完,转过头对波波头说:“我跟你走。”

  见波波头点头,我脱口说:“你还不能带他走!”

  波波头一愣:“怎么了?”

  我说:“有些事我必须向他问清楚。”

  之前波波头说,那个阴倌是因为受了韦家的救命之恩,才对红手绢施法的,可现在看却不是那么简单。

  关键是,那个阴倌也姓徐,似乎还和我有关系。

  波波头挠挠头,“想他多留一会儿不是不可以,可现在天已经快亮了。他现在戾气和煞气都没了,见不得天光的。”

  我说:“只要你同意,我有办法让他留下。过了今天,你再把他带走。”

  不得不说,波波头是我见过最随意的鬼差了。

  她居然只说了个‘行’,跟着就连同韦世杰一起不见了……

  韦无影走到我面前,缓缓的说:“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你对我的孩子有恩,我不会瞒你任何事。”

  我眼珠转了转,凑到他耳边低声说:“问问题是一方面,让你留下,主要是因为我不喜欢听空话。我,要你现在就报恩!”

201802/16/9048_3492315 201802/16/9048_3492315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