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五章 百鬼葬身地

第五章 百鬼葬身地

更新时间:2018-11-23 18:22:12

  我刚骂了一句,冷不丁从旁边伸出一只大手,把纸条抢了过去。

  我猛地抬起头,就见郭森快速的看了一遍纸上的内容,回过眼来,神情肃穆的盯着我。

  换了之前,看到郭森突然出现,我多半会惊慌失措,甚至还会感到恼火。

  但是现在,我已经不存在这样的心思了。

  我起身对郭森说:“想抓瞎子那个杂碎?行,我带你去!”

  郭森明显一愣。

  我也不管他,拿起桌上的酒瓶,用拇指堵着瓶口,直接往外走。

  路过吧台的时候,先前那个酒保看看我,又看看跟在后边的郭黑脸,鄙夷的哼了一声,把脸扭一边去了。

  走出酒吧街,上了车,郭森问我:“条子是刘炳给你的?”

  我没直接回答他,把酒瓶递了过去:“你先闻闻这酒的味道。”

  郭森看了我一眼,接过酒瓶,只闻了一下,就干呕了好几下。

  “呕……这味道怎么和尸体的味道一样?”

  我说:“除了臭味、酒味,还混杂了血腥味。酒里头,应该兑了死者伤口流出的血。”

  郭森皱眉:“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也正是我想问你的。”我点了根烟,看着窗外吐了口烟圈:“我承认,这孙子是有点猥琐,可他既然是特意给我留信儿,用得着用酒瓶子灌人血这么变`态吗?”

  “这纸上的字是什么意思?”郭森把那张纸条在我眼前晃了晃,“百鬼葬身地,是哪儿?”

  我看了一眼纸条,又忍不住骂了一句:“王八蛋,别让我见到你,不然老子打的你生活不能自理。”

  “行了!”郭森抬高了声音,“徐祸,你不是那种不分轻重的人。我说过,我也不相信刘炳会杀人,可现在要做的,必须得是先找到他!你也说了,只要找到他,如果再有命案发生,那起码能从侧面证明,凶手不是他!”

  “你答应我不抓他,我就带你去找他。”

  “办不到!”郭森犹豫都没犹豫。

  我说:“郭队,你也说过,我救过你的命。放心,我不会拿这个说事。我只是求你,见到瞎子,暂时别抓他。给我点时间,如果证明人真是瞎子杀的,你要抓他,我绝不拦着。”

  郭森盯着我看了一会儿,回过头发着车,问:“去哪儿?”

  “董家庄,我家!”我又忍不住小声骂了句脏话。

  桑岚配冥婚那回,上百个孤魂野鬼在我乡下的老屋里魂飞魄散,我也阴差阳错的和桑岚配了阳世阴婚。

  知道这件事的人寥寥可数,瞎子就是其中之一。

  妈的,用那么恶心的法子留下讯息也就算了,这孙子居然直接藏到我的老窝去了!

  这他妈就算我不插手,你要是被警察给捂住,我也涉嫌窝藏凶犯了。

  瞎子、刘炳、风水刘、刘大师……你可真看得起我!

  到了董家庄,已经是夜里一点多了。

  农村人本来就早睡,这会儿村里黑灯瞎火,大冬天的连狗都不愿意叫唤了。

  “刘炳有你家的钥匙?”郭森问。

  “就我家那破锁,拿根方便面都能捅开,哪用得着钥匙。”

  说话间,来到院子外头,我直接掏出钥匙开了院门。

  屋里没开灯,屋门也上着锁。

  郭森用手机屏幕照着朝锁眼看了看,下意识的压着声音对我说:“锁被捅开过。”

  见他本能的往腰里摸,我一把按住他的手:“你答应过我不抓他的。”

  郭森瞪了我一眼,“我拿百合钥匙!不开门怎么知道他在不在里头?”

  我愣了愣,反应过来,差点没笑出声:“原来你也有犯糊涂的时候,这是我家,我怎么会没钥匙?”

  郭森也是一愣,跟着嘴角抽搐了两下,把脸扭过一边:“开门。”

  我点点头,先走到一边推上了电闸,然后用钥匙开了门,直接摸到开关,打开了外屋的灯。

  郭森竖着耳朵朝里屋的方向听了一会儿,“没动静,他不会不在这儿吧?”

  我也觉得不对,快速的想了想,转过身用不大不小的声音对着院里说:“郭队是我带来的,他答应我不抓你。”

  院里没动静。

  我朝另外两间屋看了看,转身走到里屋门口。

  “吧嗒”!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可灯一开,我还是忍不住激灵了一下。

  就在我从小睡到大的那张床上,赫然躺着一个人!

  那人身上盖着厚厚的被子,捂得严严实实的,连脑袋都捂在里头。

  “瞎子!”我喊了一声,没听到回应。

  我有点慌了。

  我喝多了以后没少在瞎子家留宿,有时候对着吹牛逼不尽兴,干脆就睡一块儿。

  这货可是和窦大宝一样,一睡着,呼噜都打的震天响。

  这会儿怎么一点动静也没有?

  不光没半点鼾声,就连被子也没有起伏似的。

  就算真是瞎子杀了那两个女人,也不会把她们的血灌到红酒瓶子里。

  难道说……

  我心里发紧,几步走过去,一把掀开了被子!

  “我艹!”

  我现在是真想掐死某人了。

  妈的,被子下头根本没人,而是堆了一堆我原先放在柜子里的旧衣服!

  “刘炳!你给老子出来!”

  我刚大喊了一声,突然,就觉得脚脖子一紧。

  我心跟着一抽抽,感觉脚腕像是被一只手给攥着,我火气再次涌了上来。

  “孙子哎……”

  我边骂边退后半步,想把某人揪出来暴打一顿先,可借着灯光,看到抓着我的那东西,我差点没扯着嗓子喊出来。

  那的确是一只手,而且手臂是光着的。

  可我实在不能分辨,那到底是活人的手臂,还是腐尸的胳膊。

  抓着我的手倒是光溜溜的,只是有些惨白。

  但是从小臂往上,竟满是伤口。

  伤口并没有明显的腐烂迹象,但每道伤口都至少环绕半圈胳膊,就像是一张张小孩儿嘴似的咧着,翻呲着露出里头浅红色的肉!

  “小心!”

  郭森一把将我拉开,到底还是把配枪掏了出来。

  “别!”

  我压低枪口,呼吸越来越粗重。

  “祸祸……”床下突然传来呻吟声,“是我……”

  我一口气猛的顶在胸口,一把将郭森拨到一旁,走过去连床带床上的东西猛力掀到了一边。

  “我艹……”看到床底下的情形,郭森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他这是怎么了?”

201802/16/9048_3493935 201802/16/9048_3493935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