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六章 无法愈合的伤口

第六章 无法愈合的伤口

更新时间:2018-11-24 20:54:42

  看清瞎子的模样,我头皮都快炸开了。

  他一丝不挂,浑身上下至少有百十道伤口,每道伤口都和手臂上的伤处一样,像小孩儿的嘴一样咧的老大。

  这样的伤口几乎遍布了他的手臂、胸腹、大腿,乍一看,就像是被开了花刀的鱼一样。

  关键是,伤口中并没有血流出来,甚至没有任何的组织液,只有带着血丝的粉红色的肉向外翻呲着。

  我看的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心直抽抽:“快送他去医院!”

  在我看来,伤成这样还活着,简直是奇迹。

  普通人受了这样的伤,就算不失血过多而死,也得活活疼死!

  我和郭森弯下腰,想把瞎子抬起来,一时间却不知道该从哪儿下手。

  毕竟是个大活人,不是案板上的鱼,这一道道的伤口,看着都觉得疼。

  “别碰我!”瞎子居然摇了摇头,“就让我这么躺着,要是起来,我他妈立马就得死!”

  我发现他这么说的时候,表情并不像是有多痛苦,反倒还小幅度的舒展了一下手脚,竟像是十分的舒服受用的样子。

  我冲郭森打了个手势,示意他先别动。上下查看了一下瞎子身上的伤,再看他的脸色,忍不住疑惑的问:“你用了麻醉剂?”

  瞎子苦笑着说:“哥们儿,你走走脑子行不行?我上哪儿弄麻醉剂去?”

  “那你不疼吗?”除了大剂量的麻醉类药物,我实在想不出他怎么能抗拒伤处带来的痛苦。他居然还能笑得出来?

  “还不是托你的福。”瞎子又是两声干笑:“你这床底下埋过昆仑太岁,现在还残留着一些昆仑地气,和你这活鬼的煞气。我只有躺在这儿,才不会觉得疼。只要一挪地方,就我现在这样,呵呵……不活活疼死才怪。”

  “是谁把你弄成这样的?”我声音控制不住的有些发颤。眼见他伤成这样,就差没掉眼泪了。

  瞎子仰面看了我一会儿,神情显得有些迷茫:“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没有……没有人弄伤我。”

  “鬼扯!”我用力一挥手,“你跟我说实话,是什么东西把你害成这样的?”

  作为一名法医,就算不借助任何工具,单凭肉眼判断,也能看出,这些伤口全是撕裂性的,像是被利器,或者干脆说像是被大型猛兽的爪子挠出来的一样。

  瞎子摇摇头:“我都这德性了,还鬼扯个毛啊?我真不知道怎么会弄成这样的。”

  我一怔,又猛地挥了挥手,这动作毫无意义,只是想让自己压制住情绪,能做出理智的判断。

  “你先待在这里,我去药店……”我也不知道药店里能买到什么有用的药品,可总不能任凭瞎子一直这样。不管他是怎么伤成这样的,必须尽快帮他处理伤口。

  “别费劲了,这伤口根本没法愈合。”瞎子说道。

  “怎么可能?你到底有什么瞒着我?”

  瞎子又摇了摇头,却是闭上眼睛,不再说话。

  我没再追问什么,蹲到他身边,仔细检查他的伤口。

  很快,就发现他颈部靠近左肩的位置,有一处伤口和其它部位的伤有些不一样。

  他的伤口实在特别的很,没有流血,没有分泌组织液,单靠伤处边缘的形状,实在没法判断他受伤的具体时间。

  然而,左肩上方的这处伤口,边缘处有着干瘪萎缩的迹象,并且已经开始发黑。

  这表明,这处伤口至少已经超过一个星期,甚至更久。

  可是,看伤口深层的组织,却没有丝毫愈合的迹象。

  “这是最早的伤口?”我试着摸了摸伤口的边缘。

  瞎子没有表现出疼痛的感觉,而是闭着眼点了点头:“这里已经伤了半个月了。”

  “半个月?你从东北回来的时候就受伤了?”按照时间算起来,半个月前,正好是瞎子刚回来,我让他把泰山石送到平古的那次。

  瞎子“嗯”了一声:“别问我怎么受伤的,我也不知道。我发现这伤口的时候,还只是一条线,就像是被刀片划到一样。可是没过两天,就变成现在这个样了。”

  “去医院检查过没?”我问。

  瞎子摇了摇头,“我自己上了白药,可压根没用。伤处不会流血,也不疼。我他妈还试过自己用针缝,可它就是合不上!”

  “你在东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越来越觉得,瞎子在刻意隐瞒着什么。

  然而瞎子却又不吭声了。

  我恨得咬牙,却也拿他没办法,想了想,问他:“你得了后期糖尿病?还是……梅DU?”

  就我的常识看来,这两种疾病是最可能导致伤口久不愈合的罪魁。

  瞎子猛地睁开眼,瞪着我骂:“你丫才得梅du呢!”

  “你他妈这不说那不说,总不能就这么在这儿挺着吧?”我是真急了。

  瞎子忽然转眼看向郭森:“你带着郭队来,是来抓我的?”

  “滚蛋!”

  嘴上骂着,我还是看了郭森一眼。见他浓眉紧锁,心却是稍稍放下了些。

  事实是在验尸的时候,我就已经发现,所有证据都指向瞎子就是凶手。

  特别是女死者隐私部位提取的男性分泌物,那根本就是瞎子的!

  我嘴上说的硬气,其实心里早已经开始含糊了。

  现在看到瞎子这副样子,起码说明,就算是他杀的人,这当中也别有隐情。

  见郭森不说话,瞎子嘿嘿一笑:“只要郭队不是来抓人的,我这个‘杀人犯’的命,总算能暂时保住了。”

  他突然发狠的咬了咬牙,“不过那也得看姓刘的命够不够硬!祸祸,送我去平古!”

  “去平古干什么?”

  “去城河街。”瞎子深吸了口气,“这里的地气维持不了多久了,只有去城河街,才能保住我的命。不过……不过那得看我能不能熬得过这段路,还得看你徐祸祸够不够横。”

  “真是死性不改,都他妈什么时候了,还卖关子呢?”我恨恨的骂道。

  我对瞎子到底是了解的深,知道这货不会拿自己的命开玩笑,他对我有所隐瞒,必定是有特殊的原因。

  我问他:“是不是只要离开这里,你就会感觉到疼?”

  “是,很疼。”

  我点点头,站起身对郭森说:“你在这里帮忙看着他,我去准备一些东西。”

201802/16/9048_3494474 201802/16/9048_3494474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