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七章 14号的秘密

第七章 14号的秘密

更新时间:2018-11-25 0:56:05

  “别白费劲了,等我再养会儿神,你俩直接把我抬上车。”瞎子咬着牙说。

  “别他妈逞能了,老老实实等着!”

  我瞪了他一眼,跑出门,从屋檐下拿了一把铁锹,径直出了村子。

  再回到家的时候,郭森在院里堵住我,小声对我说:“他伤的这么重,这么乱来能行吗?还是送他去医院吧?”

  “正常的伤口能是那样吗?”我摇着头说:“瞎子不会拿自己的命开玩笑,就按他说的办。”

  说是这么说,进了屋再看到瞎子,我心里也是直发怵。

  他那一身伤口,真是看着都疼。

  我从包里拿出两个气雾罐,递给郭森一个,对瞎子说:“我现在找不到麻醉剂,你的状况……也不适合用麻醉药。你……你给我咬牙撑着吧。你记住,你要是撑不住嗝屁着凉了,段四毛可就跟别人了。老实说,她身材可真不错,要是被别的男人给那什么了,你可就亏了……”

  我一边胡说八道,一边和郭森一起把干冰止疼喷雾狂喷在瞎子身上。

  “拿床被子兜着他吧?”郭森作势要去扯被子。

  我忙阻止:“什么也别垫,车上我都准备好了。”

  要说我没少经历过吓人的事,郭森也不是吃素的主。可就把瞎子从家里抬到村口这段距离,俩人的衣服却都从里到外,被冷汗溻透了。

  瞎子的伤口绝不是只在正面,而是布满了全身。

  把他抬起来的时候,我都感觉到手掌贴着他伤口里的肉,牙根子都酸麻的快不是自己的了。

  瞎子说的没错,一离开我床底下那块地,他就恢复了痛觉。到了村口,人已经快疼的晕过去了。

  “把他放后座!”

  “车里头是什么?”郭森问我。

  “河泥,我刚才挖的。”

  瞎子的状况几乎颠覆了我医学上的认知,到头来我能想到的,就只有用这种原始的方法,尽量帮他减轻痛苦了。

  瞎子被放平在铺满河泥的后座上,“呃”的一声,长吸了口气,“我艹,这滋味儿,真他娘的酸爽。”

  我哪还顾得上跟他打屁,上了车只管拼命往平古开。

  路上一直跟他提段佳音,只想尽量刺激他,别让他昏过去。

  快到城河街的时候,瞎子突然含糊的问我:“祸祸,你有14号的钥匙吗?”

  “没有。”我不明白他为什么问这个。

  瞎子到底是疼的厉害,再也没心思‘故弄玄虚’了,咬牙说:“你还记得我上次跟你说过的三尸木吗?”

  我愣了一下,“记得!”

  上次瞎子去给我送泰山石的时候,曾让我提防大双,说大双可能会害我,还说城河街十四号有宝贝。

  宝贝之一,就是一楼角落里那个四不像的柜子。

  瞎子说那不是普通的柜子,而是三尸木打造,专门用来养尸的。

  而在当时,我发觉瞎子有事瞒我,郁闷之下喝的大醉,只记得他解释了三尸木中的‘浮尸木’,对于三尸木的具体作用,却没有完全听进去。

  想到那次在他眼睛里看到的异状,我终于还是忍不住再次问道:“到底出什么事了?你还想瞒着我吗?”

  “唉,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瞎子疼的又连着倒吸了两口气,“我快撑不住了,嘶……你记住,无论你用什么办法,都要把我放到那个柜子里,只有那样,才能保住我的命。还有,提前给你打个预防针,你等会儿要是看到……”

  瞎子的声音越来越小,我急道:“你说什么?大声点!”

  郭森探着身子往后看:“他晕过去了!”

  “艹!”我骂了一句,把油门踩到了底,同时把手机扔给郭森,“打给大双,边耀双!”

  郭森找出大双的号码,不断打过去,却一直没人接。

  到了城河街,我不管不顾的直接把车开到14号门口。

  狂砸了一阵门,却都没回应。

  郭森本来还想用百合钥匙开锁,我哪还能等,一咬牙,一脚把门踹开了。

  “去把瞎子抱进来!”我一边说一边去开灯,找到开关,灯却不亮。

  我只好用手机照着,几步走到角落。

  看着眼前的柜子,我不禁有些怀疑瞎子的话。

  表面看,这就是个普通的柜子,而且十分陈旧。拿到二手家具市场,能卖二十块钱就不错了。

  这么个东西,真能救瞎子的命吗?

  心里想着,伸手就去拉柜门。

  柜子只有一米五左右的高度,只有一扇柜门,却没有拉手。

  我抠住一边往外用力拉了拉,打不开。

  我以为找错边了,用手机照着,想看看合页在哪边,却发现不但没有合页,整个柜子似乎连一根铁钉都没有,完全是用榫卯将木板拼接在一起的。

  “就是这个柜子?”郭森把瞎子抱了进来,“那赶紧把柜子打开啊!”

  我摆了摆手,让他先别说话。

  木质的门轴在左边……没错啊,是从右边开的。

  上面也没有锁孔之类的,怎么会打不开呢?

  我把手机咬在嘴上,用双手再次抠住右边。因为心急,这次我一下就用了大力气。

  柜门终于被拉开一条缝,我却感觉像是被火舌舔了一下手指,本能的缩回了手。

  “怎么回事?”郭森问,“上锁了?”

  我摇了摇头,从嘴里拿下手机,再次仔细打量这不起眼的柜子。

  木质的柜子里当然不会有火,我之所以感觉手指像被火烧了似的,是因为当柜门被拉开的时候,缝隙中透出一股极度的寒意。

  骤遇极寒,是会让人产生火灼般的错觉的。

  我现在还不知道三尸木究竟是怎样的存在,可事实证明,瞎子说的没错,这绝不是普通的柜子。

  “你快点,他呼吸越来越弱了!”郭森急着催道。

  我点点头,把手机放到一边,拉下夹克的袖子包住手,再次去拉柜门。

  我本来用了更大的力气,哪知道这一次,竟然没有遇到什么阻力。只一下,柜门就打开了!

  我被闪了一下,不由自主的踉跄着往后退。

  与此同时,一股强烈的阴煞之气从柜子里冲了出来。

  尽管我阴差阳错的避开了这股阴气的正面侵袭,可还是被冻得连打了几个冷颤。

  “把他放进去?”郭森问我。

  “等等!”我急忙阻止他。

  手机被我放在一旁的桌上,借着闪光灯的光亮,我隐约看到,柜子并不是空的,里边似乎有什么东西。

  手机闪光灯虽然没有直接对着柜子里,可发出的亮光绝不至于让我看不清柜子里的状况。

  可不知为什么,空间有限的柜子,就好像能吸收光线一样,明明离得这么近,我却偏偏看不清里边有什么。

  我示意郭森靠边,拿过手机,上前一步,将闪光灯正对着柜子里照了过去。

  只一眼,浑身就猛一哆嗦。

  闪光灯照到的,竟然是一张青嘘嘘的人脸!

201802/16/9048_3494542 201802/16/9048_3494542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