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十五章 见鬼

第十五章 见鬼

更新时间:2018-11-30 20:58:00

  “出什么事了?”

  “病人怎么样了?”

  大何和沈晴各自抓住医生和一个护士问。

  “有……有鬼啊!”被沈晴拉着的护士突然尖叫一声,居然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另一个护士比她调门还高,竟然扭头跑了。

  郭森皱着眉头,上前一把抓住医生的胳膊,厉声道:“你冷静点!病人现在的状况怎么样了?”

  兴许是被郭森镇住了,医生勉强站定了身子,却仍是不自然的来回扭动着,结结巴巴的说:

  “病人……病人已经醒了。可……可她的情况有些不对,她……她怎么会那样呢?”

  “哪样?”郭森眉头拧的更紧,“你把话说清楚!”

  “我说不清楚啊……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病人!”

  那医生的个头也将近一米八了,竟都快要哭出来了。

  老何忽然用力一按我肩膀说:“快进去吧,不然就出人命了!”

  我心中一凛,刚要上前,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了两下。

  拿出来一看,居然又是鬼线人发来的短信!

  看清短信的内容,我摒了摒气,上前问郭森:“谁在里头?队里的?”

  “是齐珊。”郭森眉心拧出了疙瘩,指着那医生大声说:“你是怎么做大夫的?你要是看不了,就赶紧去找别的医生来!”

  我回头看了一眼老何,上前拦了郭森一把,“先别叫医生,你跟我进去看看。”

  “你?”郭森疑惑的看着我。

  我刚点了点头,老何突然又在我身后说道:“他不能进去!男人都不能进去!”

  我忍不住皱眉,男人都不能进?那干嘛让我进去?

  “我和你一起进去吧。”季雅云转动轮椅来到跟前,轻声对我说道。

  我点点头,对郭森说:“你还是在外边等着吧。”

  不知道为什么,再见到季雅云,我感觉和她之间竟比以前多了几分亲近和信任。似乎有她在身边,我心里就能安稳不少。

  扭脸看到沈晴,我冲她抬了抬下巴,“你也跟我进去看看。”

  郭森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让沈晴陪我一起进去。

  我抬头看了看,急救室的灯都还没关。

  难道真像刚才那个护士说的,里头有鬼?

  急救室里怎么会有鬼呢?

  带着疑惑,推开了急救室的门,就见中间拉着一道白色的帘子,外头没人,帘子里头也没动静。

  “感觉出不对了吧?”老何在身后问道。

  我刚想点头,猛然想起刚发来不久的那条短信,犹豫了一下,摇摇头没说话。

  事实上,急救室的门一打开,我就有种久违了的感觉。

  这种感觉难以描述,我却知道意味着什么。

  可因为某个特殊的原因,我不得不暂时向所有人隐瞒自身觉察到的东西。

  我让沈晴关上门,抿了抿嘴皮子,走到帘子跟前。

  帘子后边没一点动静,连轻微的呼吸声都没有。我甚至都怀疑,如果齐珊真在这里,她或许已经死了。

  我没再犹豫,猛地一把撩起了帘子,看到的情形,令我不禁浑身一震,同时紧紧攥起了拳头。

  急救床上的确躺着一个人,正是昨天才见过的,市局的女法医齐珊。

  然而她现在绝不是急救应有的样子,而是浑身一丝不挂躺在床上,两条腿还是分开的,身上就连一点能遮蔽的东西都没有。

  让我感到震怒的,是急救床的床尾,竟然站着一个男人。

  这男人绝不是什么大夫,如果是,他现在就应该被戴上手铐,直接关进局子里等判刑了。

  这人身材高大,竟也是赤`条条的,浑身不着寸缕。

  而且,他所站的位置,正对着齐珊的身子。

  只要稍有常识的人,看到这种情形,都会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或者即将要发生什么。

  男人似乎也发觉有人到来,猛地把脸转了过来。

  看清他的样子,我浑身猛一激灵。

  我几乎脱口而出:怎么会是他?

  可就在这时,身后猛然传来一声尖叫:

  “啊!怎么会这样的?那是什么?”

  发出叫声的是沈晴。

  我本来看到眼前的情形,已经忍不住要发作了,沈晴这一嗓子倒是让我冷静了不少。

  见那男人还没有动作,我急忙放下帘子,蹲到季雅云身边。

  见她满脸绯红中透着恼怒,我也来不及多想,把左手摊开伸到她嘴边:“吐口唾沫!”

  本来以为还要费口舌解释为什么要让她这么做,没想到季雅云竟问也不问,直接“呸”的一下,朝我手掌心吐了口唾沫。

  我反倒被她干脆的举动弄的一怔,反应过来,急忙站起身,同时将手掌在左眼上方抹了一把。

  眯起右眼,再次猛地扯开帘子,看到的情形,和之前竟完全不一样了。

  那个男人已经不见了,急救床上仍然躺着一个人。

  但就是这个人,却让人从骨头缝里感到惊悚。

  这人和刚才的齐珊保持着一样的姿势,但我却已经完全分辨不出她的样子,甚至不能确定她到底是不是人。

  此时看来,那更像是一截人形的木头,而木头上面攀附着密密麻麻米粒大小的浅绿色虫子。

  我对昆虫没什么研究,但也认出,那根本不是什么稀有的毒虫之类,而是专蛀木头的木虱!

  我终于知道,刚才的医生和护士为什么要不停的扭动拍打身体了。

  这些木虱爬满了厚厚的一层,几乎完全覆盖了所攀附的东西,让人看不清那‘东西’原本的样貌。

  而且,就连整张急救床都爬满了那绿色的小虫,看上去让人觉得浑身打骨头里都发痒。

  “他过来了!”季雅云和老何突然同时低声道。

  我猛地睁开右眼,眼前的画面,一下分化成了两种重合却又截然不同的场景。

  左眼看到的,是一床令人作呕的木虱;而右眼却看到方才那个没穿衣服的男人,正神情恍然的朝着我走了过来。

  看着他离我越来越近,我心里直打鼓,下意识的把手伸向了背包。

  这家伙可不是普通的鬼魅,而是朱安斌、是五行邪煞之一的荫木傀!

  我怎么都没想到,齐珊会被这样一个煞星缠上。

  然而,此刻我却不知道该不该和这凶名昭著的家伙放手一搏。

  因为,鬼线人发来的短信是——别让人发现你能看见鬼!

201802/16/9048_3497645 201802/16/9048_3497645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