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倌法医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未分类 > 第十七章 镜子理论

第十七章 镜子理论

更新时间:2018-12-01 21:09:00

  朱安斌的身影骤然一闪,消失了踪影。

  再看角落里地上的人影,稍许又逗留了一会儿,也跟着消失不见了。

  我看着季雅云发愣,见她大眼睛里闪过一丝狡黠的同时露出询问的意思,我才反应过来。

  我去,敢情这女人表面柔弱,可一点都不傻。

  非但不傻,还聪明的可以用狡猾来形容。

  她刚才明明是从我的反应看出了我的用意,才故意配合我演了这么一出戏!

  见屋里再没异状,我忍不住瞪了她一眼,小声说:“这么会演,你怎么不去日本发展?”

  “什么?”季雅云一愣,“什么去日本?”

  我翻了个白眼,回头对沈晴说:“别愣着了,快去叫医生来。等等。”

  我指了指急救床:“先替她穿上点衣服。”

  身为男人,我到底还是忍不住向齐珊一丝不挂的身子多看了两眼。

  谁知这一看之下,无意间见到的一个细节,让我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

  季雅云在我胳膊上拍了一下,斜瞅着我说:“徐老板,你不是这么没起子吧?这也要趁人之危?”

  我摇了摇头,快步走到急救床边,拦开了沈晴。

  见我上上下下打量着齐珊的身子,沈晴忍不住蹙眉道:“你还真是个流`氓阴倌啊?看够了没!”

  我没理她,目光停留在齐珊的脖子里,我迟疑了一下,俯下身,把鼻子凑了过去。

  一股若有若无的鱼腥味钻入鼻孔,我猛地皱起了眉头。

  刚要直起身,耳边突然响起一声高分贝的尖叫:“啊……”

  “我艹!”

  ‘大风大浪’都过来了,我却被这一嗓子吓得腿肚子一哆嗦,勉强扶住床沿,才没秃噜到地上。

  “砰!”

  身后传来开门的声音。

  “先别过来!”季雅云喊了一声,急着过去拉上了帘子。

  进来的是郭森和大何,郭森急着问:“怎么这么久?出什么事了?”

  我回过神来,抬眼才看到,齐珊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了眼,正满眼惊恐的看着我。

  “不想死就别再鬼叫了!”我总算反应够快,先发制人的厉声道。

  同时从旁边扯过一条被单,抖开了盖在她身上,回头说:“郭队,你进来一下。”

  我正色对齐珊说:“我现在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解释你所发生的状况,只能说,咱们是同行,请你相信我的专业素养。”

  齐珊先是一愣,跟着低下头,朝身上看了看,又看看四周,苍白的脸骤然胀成了猪肝色,歇斯底里的冲着我大叫:

  “什么叫专业?!这里是抢救室?什么人才应该在抢救室?医生呢?护士呢?为什么是你?我不过是脖子受伤了,为什么要脱我的衣服?!”

  郭森进来后就已经傻眼了,看着薄薄的被单覆盖的身体,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只能是看向我。

  见齐珊红头胀脸,很有些崩溃的前兆,我一咬牙,猛地伸出双手按住她双肩,俯下身子,近距离直视着她的眼睛,沉声说道:

  “你的老师有没有问过你:‘当你面对一具尸体,觉得这具尸体的形态、状态挑战到你的底线,让你难以忍受的时候,你应该怎么做?’”

  齐珊怔了怔,居然紧接着就用超大的声音回答:

  “他们是人,我也是人,我们为什么要怕他们?为什么不能面对他们?无论是以前的仵作,还是现代的法医,我们只要记住一点,在面对尸体的时候,我们自身就只是一面镜子!我们要做的,就是照出死者身上所有的细节,向和我们不同专业领域的人提供我们的专业观点……最终,将凶手绳之于法!”

  我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对她的回答,还是有些错愕。

  不过我反应也不慢:“你解剖尸体的时候,第一个步骤是什么?”

  齐珊似乎已经进入一种教科书似的状态,机械却仍旧扯着嗓门回答:

  “在解剖尸体前,必须反复确认对象是否有表面遗留痕迹!必须、必须、必须彻底仔细的观察尸体表面,因为第一刀下去不但意味着新工作进程的开始,还代表着,现场遗留最重要的痕迹,已经被我们亲手破坏,永远不可能修复还原!’”

  “告诉你这些的导师是谁?方便的话把他的联系方式给我,有机会我一定要向前辈讨教。”我点着头,由衷的说道。

  法医实在是一个‘水很深’的行业,我的导师林教授,确实是一个严谨的老师,但绝对和教授齐珊的老师不是一个风格。

  无论各行各业,入行之初,总会遇到瓶颈。

  我也一样。

  当我处于瓶颈期的时候,老教授一句话就把我打发了:“滚!什么时候想好还干不干了,直接来跟我说一声。”

  不光是我,孙屠子,张喜,都听过同样的‘教诲’。

  我坐井观天的以为,所有同行都差不多一个待遇,可怎么都没想到,还会有齐珊……或者说齐珊的导师才是奇葩!

  我绝对认同她导师的‘镜子理论’,法医的存在,就是要从最原始的物体上找出真相。

  可我却发现,齐珊的导师比起林教授,似乎缺少了一些人情味。

  听完齐珊的回应后,我突然觉得,林教授很慈祥,对我们已经相当的放宽了。

  而齐珊的老师,就完全是在一种催眠性质的手法在教导自己的学生。

  他对齐珊的教导,已经深入了齐珊的骨髓,所以在这样的情形下,我一说起专业,齐珊仍会有这样激烈而机械的反应。

  这种专业的询问和机械的回答,似乎让齐珊恢复了冷静。

  她居然从被单下抬起一只手,撩了撩头发,看了看郭森等人,转眼看着我问:“这里是急救室?”

  我点头。

  “你为什么会在这儿?”

  “救你。”

  “我的衣服呢?”

  “你是怀疑我会在郭队和沈晴他们眼皮子底下上你?”

  齐珊又看了郭森和沈晴等人一眼,涨红的脸终于有所缓和。

  半晌,问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记得……我今天一早赶到实验室……我觉得昨晚运回去的那具尸体有些不对劲,我本来是想再仔细观察一下,结果……结果……”

  “你记不记得之后发生了什么?”我问。

  齐珊脸上的红晕本已经消退,听我问,突然再次胀了起来,却不再是红色,而是透着一抹恐惧的青紫:

  “我……我把尸体从冷藏室拉出来……正准备和张辉把她抬到实验室……”

  见她脸色一变再变,一旁的沈晴忍不住问:“然后呢?”

  “我和张辉刚想把尸体抬到架子车上,那女尸……那女尸突然从冷藏柜里坐了起来,扭过脸……她扭过脸……没睁眼,可她……她对着我笑了……”

201802/16/9048_3498141 201802/16/9048_3498141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